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预防注射 >

今日国内召会所面临的隐患和危机

2018-03-21 阅读:

读经:

你从我听的那健康话语的规范,要用基督耶稣里的信和爱持守着。你要藉着那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保守那美好的托付(提后一13-14)。

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从我所听见的,要托付那忠信、能教导别人的人。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凡当兵的,不让今生的事务缠身,好叫那招他入伍的人喜悦(提后二2-4)。

你要将这些事提醒众人,在神面前郑重地嘱咐他们,不可为言辞争辩,这是毫无用处的,只能败坏听见的人。你当竭力将自己呈献神前,得蒙称许,作无愧的工人,正直地分解真理的话(提后二14-15)。

一、编者的负担

1、作无愧的工人

本文乃是作为“揭开反对李氏及地方召会之幕后的神秘面纱”的续篇,如果说,前面几篇更多是为着圈外人来了解召会,了解历史真相,并为着我们对外澄清误会,那么这篇所要论及的,是专门写给在主恢复里的众同工和众圣徒的。特别对于中国大陆的众同工,本篇的负担会有所着重。

编者自知这一点负担的文字,会引起某些人的不满和不悦,甚至会得罪他们。但是,照着圣经的教训,就不得不说。以往在我们中间都存在一种观念,“不看消极、不摸消极”,甚至这种教导或观念,也被一些制造难处者利用;他们一边在制造难处,一边又叫信徒不要谈,以至于那种难处在肆意扩大并蔓延,而无所顾忌。并且,当我们讲到消极的时候,我们都喜欢引用挪亚醉酒其儿子含失败的事例,又习惯引用李弟兄所举的到人家去不看垃圾桶的例子。但是,弟兄姊妹,我们千万不能将这样的教导作片面领会。在消极的事上,不要尽看消极,更不要传消极,这是正确的。因为无益于个人的属灵追求,也无益于基督身体的建造。然而,我们又要问,为什么圣经中有三分之一的篇幅记载着消极的人事物;如米利暗毁谤神的仆人、可拉党的背叛,以色列人的背逆、在哥林多的召会有分门别类、底马贪爱世界,以及启示录七封书信中所提到的,等等。这其中关键在于我们是否有正视消极的心态、是否有如倪柝声弟兄所说的“光与自知”,又是否能分辨什么是传消极的话,什么是警告和提醒的话?在面对一些消极的情形,如帖撒罗尼迦城信徒必遭患难,保罗在书信中是预先告诉你们(帖前三4),又是切切嘱咐你们(帖前四6);凡是该警告、该提醒的话,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再三讲说。这给人看见,在初信者想要向主活时,警告他们这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未尝不可。否则,当试炼来到,这些在基督里的婴孩将会感到沮丧而挫折。

其实,对于任何一个信仰团体或任何一处召会来讲,若说其中没有消极,或甚至可称为失败的事,是不可能的。这就好像说自己是毫无瑕疵的,那也不需要基督借着话中之水来洗净了(弗五26-27)。实际上,圣经中所提到的消极,正是反映出召会中或圣徒间会发生这些事,包括我在此所要交通的。只是我们还需要分辨,什么样的情形是在传播消极,什么样的情形是在警告和提醒。深入一点,也要摸摸说话者那背后的灵,究竟是出于什么的。狭隘地讲,一个人若不能分辨,见消极而色变,或竭力掩饰并叫人表面看去多么属灵,至少说他对消极的认识过于片面了,甚至可能没有了自知,更难以谈得上悔改;广义地讲,一个团体,或民族或国家,若不能有正视消极的态度,只能说是活在自以为是的光景中。有一天,所有隐藏的垃圾都会显露出来,那不仅是清理这么简单,而且可能会绊倒很多人。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切记:真正忠心的主仆,不单有属灵的眼光,也必定预先对可能面对的危机提出及时的警号;而真正有智慧的信徒,也必然虚心接受忠告,吸收别人属灵的经验,加以应对。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知道,传播消极是不对的,但无视消极完全是错误的。

2、作今日的预防者

在已过特会中弟兄们教导说:“提摩太后书的主题是对召会败落的预防剂,因此这卷书告诉我们:提摩太后书是为着预防者所写的书;预防者就是那些给人注射预防剂,以抵挡召会败落的人。当时这封书信虽是写给那位预防者提摩太,但事实上,这卷书是为着历世历代所有的预防者。

预防者是借着施教,来给人预防注射。我们的教训就是一种注射,就是一种分赐。使徒保罗给提摩太的第一个嘱咐,不是要他作别的事,乃是要他嘱咐人,不可教导不同的事。教训是非常重要的,每一种教训都是一种分赐:或是分赐毒素,或是分赐健康的药物;或是分赐属于死亡的东西,或是分赐属于生命的东西;或是分赐能够败坏的东西,或是分赐能够医治的东西。

我们有理由相信,就着大体基督徒的情形而言,今天的情形比保罗那时候更糟。所以,在这样一种情形里,实在需要一种抗毒剂、一种药物、一种争战、一种治疗,才能保守并医治基督的身体。这样的治疗,就称作预防剂或预防注射。例如,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种不同的流行性感冒。如果你不希望生病,你就要接受预防注射,以保守你健康,加强你的免疫系统,使你能够抵挡各种要毁坏你身体的病菌、毒素和外来物。”

就某一面来说,主恢复的托付就是作今日的预防者。所以这项工作,不是仅仅落在一些同工或带领弟兄们身上;这个责任实在是在我们众人身上。主恢复里的每一位圣徒,都应当是预防者,至少我们应当渴慕作预防者。所以,本篇所论及的,不是仅仅为着少数人,乃是为着我们所有的人。这乃是照着编者所听见的、所看见的、亲身经历的,和向来所领受的,从而指出一些重要的点或事项,以让众人有所了解、察验,并作及时预防。

二、今日国内召会所面临的隐患和危机

如果说,上篇所讲的逼迫,是外来攻击。那么,本篇所要讲的,就是召会内部的情形,是需要国内同工们预防和警惕的。然而,一旦抱着无所谓态度,或轻视、漠视,甚至没有蒙受神话语的光照而有自知和悔改,那么要不了多久,不需要外来攻击,国内召会的国防和堡垒,就会不攻自破,甚有各自为政为王之险。这并非是庸人自扰、耸人听闻。倘若信徒有属灵的观察力和长远的眼光,就不得不产生这种强烈的感觉。

在此,编者仍是重申自己交通到这一场危机,所要面对的。也许,会得罪一些人;也许,会迎来更多反对的声音。但是,作为预防者,并作无愧的工人,既然有这份沉重的负担,就不得不挑起来。现在我要谈及以下几大方面,这些方面都会成为主恢复的工作在中国大陆倒退走回老路的因素,也是神厌弃那一代人的因由。

1、一地多会——野心家的杰作

“一地两会”或“一地多会”,现今在国内召会已成普遍,并且在四处蔓延。这种情形的发生,主要责任归咎于某些领头者。这些人在召会中有点恩赐,或有点资格和地位,就野心膨胀,并逞天然和肉体之能。一旦发觉召会不受自己控制,或自己的说话渐渐失去领导力,于是就私下串联,拉帮结党,形成自己的小圈子。平时在同工之间,没有和谐的配搭,时而产生难处,直到一定时候,连配搭也不再可能,就拉出一批人,私设擘饼桌子。对外宣称,他们才是代表那地的召会。并且跑得特别勤快,这儿相调,那儿告状,总之采取一切方法和手段,标明他们才是那地的正统。而对跟随他们的信徒,又总是说那一班人的坏话。也就是李弟兄在“提防四个消极的因素”里所说的,这类人喜欢嘉许他的成功和优点,暴露他人的失败和缺点,也不模成基督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一点破碎。

权柄和野心,导致少数领头者前仆后继。凡私自另设桌子的,都会找出365个理由。但真要对照召会立场的三个元素,许多人往地里钻,地洞都不够。其实谈到立场,倪柝声弟兄在福州被革除后不久,就说过一句话:“看那地,谁是最先的,谁是后来的,要多加考量。”但现今,许多人都不讲这个。另外,“错也错在身体里,不岔出去就行”,这话经常被套用乱用,也成为某些海外同工处理国内这类难处的守则,其实就是“和稀泥”原则。不但不讲李常受弟兄在世就警告的“我们的难处之一,就是不在意惩治”,而且这个原则已然成为一种酵,助长国内召会的歪风邪气。野心家们仿佛就是酵里的屎壳郎,整天在捣鼓,以致蔓延成普遍;这儿有分会,那儿也有分会。

其实,凡是如此的“分会”,已经走上了的宗派的道路,没有召会的立场,也没有召会的见证。虽然领头者也拿着主恢复里的书籍,也讲召会的立场,也讲基督身体的建造,但那不过是在自我嘲讽。因为他们所讲的,与所行的,正是背道而驰的。但他们又不得不讲,因为他们知道离了这一切,他们就无路可走,也立刻暴露出他们不在主的恢复里,他们是岔出去的一班人。另则,一方面因着目前大环境的限制,有野心的人,不敢明目张胆;另一方面,因着总体较为平稳,他们不敢冒尖,惟恐成为众矢之的。可这并非说,此等人就安分守己了,现今乃是悄悄的、小搞小闹。而其性质主要表现为分门结党、搞分裂、建立自己的王国。在众人面前,极力鼓吹自己这班人是“正统”,却不为分裂之行径而有丝毫的痛悔。然而,野心家总不会甘于默默无闻,就算将来大环境有所改善,恰好是这些野心家从各处冒出来的时候,他们会大张旗鼓,恣意妄为。与外地甚至海外有交通有相调,成为他们在众人面前的夸口;而被拒绝,那就干脆做个土皇帝或山寨王。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在各处建立地方宗派,就算他们自己不承认。此乃国内之特色,也是国内召会所要面临的最大隐患和危机。

有的信徒说,这种情形的发生,乃是那些人没有看见异象。编者不这么认为,实质是,那些人在聚会中讲异象比谁都能讲。严格说来,他们是不受异象的控制和管治。再深入地说,在他们身上,没有破碎,没有变化,在人性上没有受一点对付。反之,他们仅有的只是天然、肉体、资格、地位、野心、恩赐和才能,以及社交和玩政治等手段。

2、组织控制——滥用属灵权柄

在一九七五年,李弟兄回到台湾带领并实行改制。因着台北召会已有二十六年的历史,经过多年的演变,难免有些转变。他认为,时间越久,召会的组织越易形成,召会也就越有组织;召会越有组织时,召会就会越堕落。从前是这样,现今也是如此,形成组织也非不可见人的事,只要认真对待就行。但遗憾的是,有些地方比组织的基督教还要组织,当地领头者却不承认,闭口不谈不提不悔改。至于改制,好比难如上天。一旦改制,就如工人面临下岗,唯恐落到自己头上。这类人满足于召会的现状,安逸于以得台,习惯了摆资格讲地位,挪一挪,那是绝对不允许的。这其中不排除一些年长者,特别是自封作长老的,什么都不懂,就晓得教导年幼者要顺服年长者,并擅长运用属灵权柄,只叫信徒顺服再顺服即可。在此,编者并非说召会中不需要年长者,如果召会中没有颇具经验的老年人在那儿掌舵,召会就不成为召会,召会的责任若只落在年轻人身上,也往往会一团糟。而是说,在某些年长者(老年人)身上,显见的特征就是老旧、组织和摆资格。

如果说,组织是针对老年人而言,那么控制就是针对中年人的。在国内一地多会的地方,许多制造难处和分裂的,就是那一类中年同工;说老不老,说年轻不年轻。他们非常有精力来建立自己的王国和山寨,并对其跟随者实行控制,且牢笼一批无知的妇女。老年人是不讲什么野心的,顶多摆摆资格;但中年人一旦野心膨胀,就上跳下窜。表面上被称为“同工”,暗地里所行的,都可成为“野心家”、“阴谋家”或“阴沟老鼠”。他们所走的道路,比他们嘴上所说的宗派还要宗派。假如信徒有些议论,他们就以“不讲消极、不摸消极”来掩盖,又以各种属灵的理由为遮护。如此这般,乃是野心家们惯用的伎俩。总之,他们是在欺骗、迷惑、拉拢和控制。

另外一种情形,就不单单是组织或控制,而是形成了一套体系或系统。当我们弃绝基督教的那一套体系,并脱离基督教的系统之后,在国内少数地方,现今也已建立他们的体系或系统,这主要表现为家族管理。请注意,我们说,神的经纶就是神的行政、神的经营、神的家庭管理。但有的地方,把神的家庭管理演变成家族管理。召会的治理,也成了家族经营。有什么决议,有什么交通,有什么反对或支持,不问圣经,不问属灵,只问家族中有地位的人(往往他们在召会中也站地位)。只要一句话,大家跟着上;只要一句话,众人跟着下。这是什么?这是召会的治理吗?不是,这是家族体系渗透到召会中,以家族的行政代替神的行政。

滥用属灵权柄,乃是今日国内召会所面临的第二大隐患;国内的众同工应该察验,你们那里是否需要改制,而多地实行改制,也是当前势在必行的。

3、落于道理——内虚症状

如果说,野心家是召会的内鬼;那么,落于道理,就是召会的内虚症状。对于国内召会而言,现今的野心家越来越多,同时患内虚症状者也越来越多。这种症状编者在四年前就写文章描绘并提醒预防过,而今正应验我曾经所交通的。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高峰真理不离口,申言分享一套套,属灵人披戴假大空,风吹如叶水上漂”。什么意思呢?再形象点来描绘,就是高举主的名字,戴着高峰真理的帽子,哼着赞美诗的调子;身穿假大空的盔甲,手拿教训人的利剑,脚穿“懒得动”牌的福音鞋子。而敌人一来,轻轻一击,就投降或倒下了。究其关键,乃因假、大、空,这是属灵的通病。假,就着生命而言,明明是小孩子,非要穿着大人衣服,以为自己就是成年人。而生命也非自然的流露,总是做作出来;大,认为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属灵,别人在眼里都是很小的,自以为义;空,没有自以为有,习惯随处用属灵高调来教训人,但自己从来不行其言,也往往是真理不清,乱扯一通,不知所云。内虚的症状,还表现为安逸带来身体的肿胖,以及罪和污秽。

倘若我们留意观察,现今国内召会的年轻人,其普遍的属灵情形是极其可怜的(当然,基督教团体也好不到哪去)。这归咎于几方面的原因:第一、世界的诱惑太大,许多年轻人没有追求基督并渴慕基督的心;第二、有些年轻人,虽很想追求,又愿意服事,但看到召会中同工之间的勾心斗角,渐渐冷淡;第三、年轻人得不着适时的喂养,并正确的牧养,导致许多信徒要么营养不良,要么消化不良。

营养不良的,是因为有些地方同工在忙着抢地盘,在忙着跑相调,无暇顾及他们;消化不良的,是因为有的地方只知道叫信徒去啃《晨兴圣言》,根本就不理会信徒在哪个阶段该吃什么。我们说,《晨兴圣言》是非常好的晨兴材料,我们也能从每次特会信息中,听到相调弟兄们的交通,并了解主恢复往前的方向,以及主恢复当前的开展及行动。但是,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晨兴圣言》乃是干粮,就是编者这得救十几年的人,对于某些真理的要点,纲目对照晨兴内容,仔细咀嚼回味几遍才能领会。我就不信,一个初信者就能领会了。然而,有些地方领头的,只是一味说,我们要跟随相调弟兄们,他们是继续李弟兄的说话,也是时代的说话,不得不读。基于此,无论是老信徒,还是初信者,都天天在啃干粮,结果就出现许多人消化不良。毋庸置疑,这些同工们对于主恢复的往前,召会的往前,并在跟随职事上,大方向是对了,但是在牧养上,其方法和方式是极为不妥的,甚至是错误的。这样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现今我们所看到的,也是摆在我们众人面前不得不承认的,许多信徒只知道讲高峰真理,只知道讲职事的话,只会运用属灵高调教训人,但只要深入一点,让他们自己去分享他们所知道和所运用的,又讲不出一二三四。所以,这样的情形,就是落于知识和道理,没有对基督的经历。虽然有的信徒喊着说,“我很享受这段话”,但实在没有享受的实际。也就是说,那些话都不能成为他的。如果叫他复制粘贴可以,转载也可以,但要那些话从他里面出来,并成为他的出口,成为帮助他生命长大的元素,那是顶难的。

编者的一点预见是,过于抬高《晨兴圣言》,改变其初衷,只会使召会在真理上越来越狭隘;将来许多信徒只知道职事的话,其它什么也不知道。另则,说是被职事构成,并且愈是鼓励和加强,但真正被构成的实在不多,大多数仍是嘴上会讲一套套,但在实际应用中,一点用处都没有。

所以,弟兄姊妹,老底嘉的情形我不愿在此多说,只要我们有心去读一读就清楚了。今天,我们没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对于我个人而言,一直以来,我深感骄傲的,乃是神从起初就把我摆在主的恢复里,并使我认识真理,知道祂心头的愿望。假如今天,我们只会唱唱属灵高调,没有行为,没有生命的活出,那就是赤身的;假如,我们整天在讲对付和变化,却在我们身上难有一点破碎,反而野心家发肉体的人愈发增多,那表明我们是什么呢?再则,没有召会的立场,没有召会的见证,一地多会,宗派主义…如此这般,那表明我们是什么?不管表明什么,我知道那不是主的恢复,却是“反主恢复”的光景,为撒但所喜悦的。

所以,内虚症状是今天国内召会特别要预防和警惕的一件大事。否则,再过些年,或下一代,我们除了有手里的高峰真理,其它就什么也没有。反而,我们所不该有的,什么都有了。就算摆在主的恢复里,也再没有可值得自豪的了。

4、乱象丛生——地方发明

什么叫乱象?乱象就是无事生非,没事非要生出一些事端来,呈现纷乱或扰乱的状态和现象。无疑的,此乃国内又一大特色。以前,编者注意到乱象这件事,因听说国内南方少数训练中心出现“训与不训原不相配”的怪论,就是参加训练的与没参加训练的,在婚姻的事上不相配,于是给参训者指定谁和谁婚姻配搭。这岂不就是乱象么?我们从圣经中哪里可找出这样的依据?为此,我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交通到这事。

如今,国内最显著的乱象,就是“一地多会”频频出现。另外,也总会有一些乱象不规则地冒出来。如我所听到的,有的地方同工在年轻人(学生)的聚会中说,“这两天给你们时间,各人要察验自己的罪,特别是淫乱的罪,然后私下找同工交通并认罪,这事必须要召会对付过去才行。因为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捆绑;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释放。”这话听上去,似乎有属灵道理,也有圣经依据。但这种做法是什么呢?弟兄们,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是天主教里的。难道同工是神甫么,让信徒到他面前去忏悔么?然后谁往同工那里去的,可能其他人看见都在猜疑那人犯了淫乱的罪?这种做法不但是滥用属灵权柄,而且是对圣经断章取义、胡乱教导,并且在实行上极为不妥。圣经是怎么说的?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五至十八节说,“若是你的弟兄犯罪得罪你,你要去,只在你和他之间指出他的过错。他若不听,你就另带一两个人同去,要凭两三个见证人的口,句句都可定准。他若不听他们,就告诉召会;他若连召会也不听,就把他当作外邦人和税吏。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捆绑的,必是在诸天之上已经捆绑的;凡你们在地上释放的,必是在诸天之上已经释放的。”但有的弟兄却把这段话改为:“你们要察验自己的罪,到同工长老这里来,交通并认罪,人人必须要把自己的罪,经过召会对付才行。…凡我们在地上捆绑的,在诸天之上也必捆绑;凡我们在地上释放的,在诸天之上也必释放。”弟兄姊妹,这话里有何区别么?区别大着呢!你们自己读读领会。即便召会有捆绑(定罪)和释放(赦免)的权柄,但同工们行事若不在属灵的原则里,就算说一百遍定罪或赦免,乃至发个证书证明都没有用。你们自己可以问问,神甫赦免信徒的罪管用么?

另则,当前的一大乱象就是局部地区自己编印诗歌本,并流传到外省,给一些地方造成诗歌本使用上的搅扰和难处。我们先不说这种的出版是否违背“一个出版”的原则,仅以预防宗教里的酵而言,就该弃绝的。这些编印诗歌的人,对编进去的诗歌并没有作认真的考量,不问作者,不问来源,多选网上流传的新歌,特别是年轻人爱唱的,甚至掺杂宗教里流行的,于是就在本地堂而皇之地使用,并大量印刷,且向外地推广。我不是说,诗歌本中的诗歌都是不好的,或都不能唱,而是这种行为,以及不考虑后果的做法,乃是令人厌弃的。因为编写并发行诗歌本,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然而,局部地区为着满足年轻人的需要,不但编印诗歌本自己用,而且不顾后果地喜洋洋地向外推广。这是什么呢?一是带进掺杂,不顾真理;二是蛮有热心,没有异象;三是本地享受,贻害各地,没有身体的感觉。这个身体,不是仅限于某一地的召会,乃是宇宙性的,就是一个团体的新人。我们在这个新人里的行动,或定规一件事,就要顾到别处,对别处是否产生影响。我们总该要思想,台湾有那么多圣徒,为何就没见到冒出“自己的诗歌本”,偏偏在中国大陆,就会产生一些乱象,并有那么多的地方发明呢?

总的说来,国内的这类乱象,除了有些同工胡乱教导,野心家恣意妄为,还有就是因没有异象。经上说,没有异象,民就放肆(箴二九18)。这话今天正验证在我们中间。放肆到什么程度,放肆的方式是什么,不一而足。所以在此我只能用“冒”这个字,不知什么时候又冒出来,超过人所能预料的,这都归咎于人的聪明和地方的发明。这样的聪明和发明,如果同工们再不注意并慎重行事,只会朝向巴别塔而去,相比较于新耶路撒冷生命的建造,最终只能落属于巴比伦式的仿造。

三、预防并警惕后院失火

如果把国内召会比作一幢房子,那么面对外来的逼迫,就像是门前迎敌;而隐患和危机,就是家中内部堕落和腐化;但是,许多人忽略了后院。当我们翻开以往的历史,就可以从中汲取一点教训。如国内兴起的异端邪教:“常受主派”(始作俑者河南的程有),“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创始人安徽的王永民),“东方闪电”(背后操纵者原籍黑龙江的赵维山)。当这些人野心膨胀并胡作非为时,人们常常把罪责错加于李常受及地方召会(只因这些人读了几本我们中间的书籍或说是有那么点渊源),这使主的恢复蒙受极其严重的负面影响,而对基督身体建造之破坏力更是难以估算。所以现今,我们再面对这类有野心并破坏之人(含其跟随者),若无法挽回,就必严厉拒绝,坚决远离,绝不姑息。这乃是一个真正的主恢复里的圣徒应该做的。

然而遗憾的是,今日国内召会圣徒普遍沦陷:有相当一部分的同工麻木不仁,无动于衷;也有相当一部分的年轻人,愚昧无知,盲从跟风。仅以国内召会的后院所该留意的而言,无疑就是“常受主派”余党程有一伙。程有本人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与他那一伙的,甚至连程有都被他们所利用。这伙人不思悔改,对历史罪行良心里毫无知觉,现今正以网站和微信公众平台来迷惑、拉拢主恢复里的圣徒。不要不相信,兴许读本篇的你,就是其中一位!你若不是,在你的好友里,五个人中可能就有一个。

当前,程有一伙的异端招牌站点有:“主恢复独特资讯网”、“基督徒资讯”;微信公众平台:(名称:主恢复;微信号:lordsrecovery)。在圣经里,我们看到撒但也会运用圣经,甚至它比谁都会引用圣经。但你不能说,你要跟从撒但去;从前,异端邪教“常受主派”也读生命读经,“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也讲“职事站”,“东方闪电”更是拿着主恢复里的书籍作恶自如,但你不能说他们都是好的,要跟从他们去。而今,“常受主派”余党程有一伙也在他们的网站和微信平台上传和发送主恢复里的信息,你就认为他们是好的吗?也许有人会说,我不管那些人怎么样,我只关注他们发送的内容是主恢复里的信息并且对我有帮助。像这样,他们就不知不觉地成为邪恶滋生的土壤,于是乎,异端余孽始终未能根除的一大因素,只因人的愚昧和无知。事实证明,许多人关注他们的网站和平台,久而久之,就自然成为程有一伙的同情者和辩护者,并成为异端邪教得以生存的温床。

有一种情形是国内众召会将来所要面对的,也是全地主恢复的众召会所要承担的,就是不久的将来,国内召会的后院要失火,因为现今我们所做的工作留有一个很大的破口,这破口乃是为撒但一伙预备和存留的。有一天,当火势蔓延的时候,许多同工会猛然发现,四周都围着狼群,并有许多羊已被掳去。当狼群在羊群中肆无忌惮地行走时,你要么接纳它们,也使自己成为狼,要么就是被狼吃掉。恐怕到时想要做什么来挽回,那就是顶难的事了。面对程有一伙,也是如此。编者与他们打交道十年,深知他们的邪恶,以及出于肉体私欲等鬼魔行径,也洞悉他们的不良企图。今天我们若不留意并抵制这伙人,再不亡羊补牢,并从历史中汲取教训。那么有一天,这伙人势必逼着众召会接纳他们。若接纳他们,就等于“常受主派”异端从主的恢复里出去的,现今合二为一了,这也正应验圈外人历来所定罪我们的;若拒绝他们,这伙人就必引起极大的扰乱。在二00五年,编者已领略过他们扰乱的行径,其恶行扩散到海内外。这是有许多弟兄姊妹可以作见证的。然而,那时他们在网上并没有一班跟从者,所以他们为程有喊冤、正名,祭出程有的鬼论,邮件群发海内外,只要及时曝光他们,就能起着拦阻和澄清作用。并且,海外的同工们拒绝他们,他们也无可奈何。但是,这些年他们改变策略,宁愿默默地私下拉拢,现今海内外都有被他们败坏了心思之人。只要到一定时候,只要他们以为时机成熟,就会在召会后院放火,并对外宣称他们才是主恢复的正统。这是必然的。这把火之所以被引燃,归咎于今日相当一部分同工的麻木不仁、漠视和冷眼旁观,以及相当一部分信徒的愚昧无知和盲目跟从。那一天,我们要为今日的不作为买单。甚至,因其扰乱,不仅在众召会里扰乱,还在召会外扰乱,这势必引起政府和基督教界关注,李常受及地方召会极有可能再次无辜背负恶名。

四、今日在工作和实行上的短缺和加强

下面,编者来谈一谈今日我们在工作和实行上的短缺和加强,分几个小点来讲:

1、网络服事需要加强

没有人能够否认,现今的时代,也是网络时代。离开网络,估计许多人都活得没有滋味。基于此,网络服事是格外重要的。然而,当前国内许多同工对网络这方面陌生,有的甚至存在片面的观念,一味地认为网络是虚拟的,对网络上发生的事漠不关心。所以,当务之急,是国内的众同工需要加强对网络的认识,并且要正确、全面且平衡地来看待网络。只有对网络有足够的认识了,才能交通到网络的负担,否则就给异端邪教创造机会,使之长久占据网络领域。等你回过神来,他们已拉拢了你数也数不清的人。

但是,网络服事还要切记几点:一、切记必须要脱离与钱财的瓜葛;有的人建立平台,表面看是服事,但不过是借服事拉拢人,只为赚钱或做生意,这是要坚决禁止的。再则,凡是心里想着钱的人,那份“服事”都是值得考量的。二、建立平台不要仅是出于热心,要有负担,要有异象,要给自己定位一个服事的范围和方向。三、没有负担、没有异象,仅是出于一片热心和爱心,并且发帖只是为了引人关注、吸人眼球的,那么干脆就关闭。免得弟兄姊妹乱跑,并给网络霸占人而创造条件。四、只为了小圈子的服事,不需要大力推广,你要把对主的忠信,实实在在地用在供应或喂养上,而不是让更多人来关注。再则,麻烦没找到你,没吃过亏,你就不晓得有些作法是很危险的。五、开始服事最好寻求服事者之间的交通,看有没有重复的工作,否则就是浪费时间。六、网络服事是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的,服事者要考量,你所作的,是否有工作的果效和价值?七、凡是能在召会中实行的,最好不要带到网络上,但可以适当照顾因现实条件而无法实行的少数圣徒。假若以网络的实行取代召会的实行,并使信徒完全依赖于网络,这会对地方上基督身体的建造产生极大的破坏。

2、改制、自知与悔改

面对国内召会的隐患和危机,各地众同工应该在一起交通,看看你们那里是否有。若有,那改制是势在必行的。但真要改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的人就像太上皇,或已成为国王了,谁敢动一动他瞧瞧看!然而,改制的前提,更需要自知和悔改。不要说你那里是富足的、是健康的,是没有问题的,恐怕你的骄傲和自以为是蒙蔽了你的双眼,使你无法自知。没有自知,更谈不上悔改。没有悔改,哪来的改制?所以,许多同工需要在光中照一照,一些野心家更需要像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一样,被真光打倒,否则主的恢复极有可能就毁在我们这一代。

面对如此种种,有的人会说,我们祷告吧,要加强祷告。有时候,我对“我们祷告吧”,不以为然。并非我轻视祷告,可以说,基督徒离了祷告,就算不作基督徒。但是,在某些时候,这句话却成为人敷衍和麻木的法宝。惯常遇到消极,老年人会以“我们祷告吧”安慰年轻人,这也情有可原。但是,假如这句话仅成为国内同工们的处事利器,就显得过于轻率,并落于黑暗。从积极方面,同工们更应该加强祷告,“我们祷告吧”这是对的;但从消极方面,当我们遇到问题,并不是单凭祷告就能解决的。如一些罪恶的事,分门结党的事,以及那些层出不穷的乱象,这并非仅仅凭着祷告。我们的祷告还少吗?为什么多年来乱象有增无减?也许,十年前人会说,我们祷告吧;但十年后,仍在说我们祷告吧。这是什么呢?这是麻木。十年的祷告,人越来越麻木,而神也听得越来越厌烦,正如圣经中神厌烦那一代人一样。所以,弟兄们,我们要看得更远,我们也要思想神为什么要厌烦那一代人。当某些事情必须要我们去正视和面对时,就算我们凭自己无法解决,然而我们若仅是停留在“我们祷告吧”,那么,我们就不会往前,也会越来越麻木。因为,现今我们急切需要的,不单单是祷告,而更多是自知和悔改。

3、要有相调的实际

关于相调这件事,从前也说得太多,不愿过于重复。在此,仅希望同工们注意两点:第一,是要在意惩治。今天,我们常常忽视惩治这件事。李弟兄在“召会生活中引起风波的难处”里说到,这是我们中间的第五大难处。然而今天,这种难处仍在。有些人是在本地制造难处和分裂的,却特别喜欢跑,要么跑到海外去告状,要么跑到各地去相调,其实就是去拉关系的。若有海外圣徒来相调,叫他们三天不睡觉也行,因为这样更证明他们才是代表那地的召会,否则在信徒面前就说不过去。若他们不代表那地的召会,怎么还有海外的圣徒来相调呢?所以,惩治这件事非常重要。对于编者而言,若认识某地的弟兄,在不知其背后的情形之下,会保持交通。但是,一旦我知道那人是在本地搞分裂的,我就不愿再与他有什么交通。李弟兄说,惩治就是避开制造麻烦者。那些人需要被隔离才好,因为他们长了大麻疯。但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人很难在意惩治这件事。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惩治这件事几乎就被忽略了,所以才让一些野心家能够逍遥法外。故此,有时候,相调这件事,不是为着相调的实际,而是加剧那地的难处。照着现今国内召会的情形,起码我们需要看见,与某地相调,先要问问那里有几班人,哪一班是站在地方召会的立场上,哪一班已变成宗派了。否则,你去相调,其实是去捣乱的。

第二,切不可将相调变成“相调礼拜”。有的弟兄姊妹乍听到“相调礼拜”觉得挠头,什么意思呢?因为我看到有的地方每月一次相调就是去赶礼拜的。没有去过礼拜堂的人,可能很难领会,但我对教堂礼拜是太过熟悉了。本来,每月有一次相调,大家聚在一起,这是非常宝贵的。但是,那样的相调,各人从各地来,有的甚至千里迢迢而来,仅是与那几位同工来调的,跟其他弟兄姊妹没关系;来听同工们讲听不懂的、难以消化的长篇的高峰真理,满脑灌一本书职事的话,然后匆匆回去。就算相调几天,每处来的,没有互动,互不理会,互不相干。这是什么?不得不叫人联想起教堂赶礼拜的情形。就是众人从各处来,然后找个位置坐下,然后听牧者在台上讲道,等到聚会完各走各的。那一种的相调,是不是与赶礼拜太相似呢?然而,站在台上的,讲了一个半小时还总觉得哪儿讲漏了!通常礼拜聚会,讲道不超过一个半小时,但“相调礼拜”是一个半小时结束,休息十分钟,再连续三个一个半小时,并且上午下午今天明天乃至后天,都要不停息。有的同工在“相调礼拜”聚会中,要么不站讲台,一站上去每篇讲的比相调同工们站讲台释放的时间还要长而再长。我并不是说长不好,也不是说连续几天聚会不好,而我所关注的,有些地方是否只把相调变成了一种外在的必须的形式,变成了一种宗教式的礼拜,变成了同工们的讲道会,却谈不上一点相调的实际。如果是这样,弟兄们就该有所考量,与其满脑灌,与其众人回去仍是难以消化,不如合理安排时间,安排内容,让每堂聚会真正有“调”的氛围和实际,而不是仅来听几位长篇大论的,回到家仍是一头雾水。一直以来,编者认为,最好的牧者,是能将最高峰的真理,讲得最接地气的,是能把饼擘碎供应出去的。而不是台上在讲,台下囫囵吞饼,然后腾云驾雾,或梦回九霄,最终不知其味。“讲重点,接地气,灵活跃,有互动,你调我调人人调”,这是相调的聚会可作参照的。

五、对未来的预见和展望

1、神炼尽的工作

在以赛亚书一章二十五节说,“我必反手加在你身上。我必炼尽你的渣滓,如同用碱炼过,也必除净你的杂质”。在我们平时的聚会中,或从信息里,偶会见到“炼尽”这个词,几乎都是说到我们这个人,要炼尽我的渣滓,去尽我的杂质;来烧毁一切我们里面天然的东西,与神不相配的。使我们更细,锻炼我们,变化我们。

据编者观察,在神的工作中,有不止一次的炼尽,这炼尽乃是为着祂的名、祂的恢复、保守和清理,并执行且完成祂的经纶。仅是从已过主恢复在我们中间的历史来看,每一次的风波、每一次的分裂,都把一些人暴露出来,并且有些信徒不是退去,就是随他们而去了。他们出去后,不是分而再分,就是回到基督教里去,或在世界中死了。一面来说,我们觉得很可惜。是的,不仅可惜,更是伤痛;另一面来说,我们必须看见神炼尽的工作,为着祂的恢复、保守和清理。而留下来的,都是稳稳当当在主里站住的。

神炼尽的工作是在持续的,从前有,现在有,将来也会有。我们既看见这些事,就当作为鉴戒,并思想如何为着主的恢复,如何在这条路上不被炼尽掉?这对于我,以及众人,都是一个预防和提醒。然而,面对今日国内召会的隐患和危机,假如我们不正视,又没有悔改,将来不久,神必要在中国大陆进行一次大的炼尽。炼尽掉一切不愿悔改的,炼尽掉渣滓和杂质。那么,神要以怎样的方式来进行炼尽的工作呢?一点的预见是,若无大的改制,必有大的炼尽,神要兴起一个大环境。也许,“常受主派”余党程有一伙,也会被神暂时所用,因为在历史上,神的工作中,我们也曾看见往往一件错的事,乃至是出于撒但的,神都会扭转局面,为着祂的经纶效力,也因为祂是主宰一切的神。但这伙余党不过是神兴起一个大环境的出口,紧接着就废掉它,并且环境临到,众人在这环境中要大受苦楚,看见自己可怜赤身,看见自己以往的麻木不仁,看见自己的愚昧无知,然后痛哭悔改。

今日的野心家们,不仅要面对神的炼尽,而且那日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还要查出他们的不忠不义。同工们需要谨记:神的审判乃是从神的家起首。

2、“七千人”和“余数”

有一些事例可以证明,当神在一个地方炼尽后,留下来的人就被分别出来,他们开始向外开展,以至于兴起一处一处的地方召会。而那些从主恢复的路上被炼尽掉的,他们的结局甚是可怜,不仅从神的经纶岔出去了,更是落在一片茫茫然的光景中,与主的恢复无关了,与神在今时代的行动无份了。

在神的工作中,特别在以利亚时代,我们看到神为祂自己的名留下“七千人”。祂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十九18)。不只在以利亚时代,就是从那时起,在召会以后的历史中,每当召会堕落时,神都为祂自己的名留下“七千人”。今天,谁是神为祂留下的“七千人”和“余数”呢,我们里面是否有足够的确信?

弟兄姊妹,这里有一种展望:编者坚信,即便将来大环境临到,神炼尽的工作过去,在中国大陆,不过是砍去许多老枝子,但还存留老根,老根长出嫩枝新叶,开花结果。这些嫩枝新叶,就是神为祂的名所留下的;老枝子砍掉,嫩枝新叶就长出来,继续这道生命的暗流,好维持主恢复的见证,并带进新的复兴。在他们中间,没有不义,没有野心,没有乱象;他们乃是真正敬畏神,宝爱主的恢复,并有份于神在地上行动的人;他们是一班清心等候主再临的人。阿门!

(高歌,2015年10月15日)

推荐文章
  • 《预防剂》简介
  • 主恢复的托付就是作今日的预防者 经文 你从我听的那健康话语的规范,要用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