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区 > 人在旅途 >

初识王弟兄印象

2018-01-09 阅读:

王弟兄,就是那位众人熟知的、曾写文章为召会作客观中肯评论的王牧师。名字我就不提了,免得有人以为我借“大人物”沾光。其实,我得救十几年来,并不认识什么大人物,即便现今总会有人问我,是否认识某某某,我都说不认识。不知为何,总有些人以为我认识那些有名望的。而我只是个平平凡凡的小子,一个乡野之夫。

对于王弟兄,知道他这个人,在几年前开始,也是从他所写的文章,认识他。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在我心里,对王弟兄是比较敬佩的,因为现今国内能站出来为召会说句公道话的“圈外”宗教人士并不多。他们为何要站出来呢,难道就没有阻拦、难道就没有压力?然而,我确切地知道,他们是有真信仰的人;他们不会盲从别人的论断,他们是对信仰顶真的人,所以他们能够站出来。因此,我的那份敬佩之情,不言而喻。并且,我倒是盼望将来有一天,能去探望这位王弟兄。实在因为,这样的弟兄值得我去拜访。

几个月前,有弟兄要去北京,并告诉我说王弟兄也去;他们是去参加一个宗教研讨会。令我深感意外的是,那弟兄说,王弟兄想在北京见我。这绝对是个意外!这位王弟兄是从哪里得知我的呢?并且他还想见我,显然是对我了解很久了。于是,我毫不迟疑地回复道,一定会去。

就在那一天,我们见面了,在一起吃顿饭。并且,仅是在吃饭的时间,我们有一点简短的交通。但是,在我看来,这已使我很满足了。因为这次见面,并不在于交通多少,而关键是灵里有那份无法形容的满足。王弟兄虽是个大名人,但一点架子都没有,本来我还想,见面了我该如何称呼他,或别的弟兄如何把我介绍给他;但是,在我们见面握手的那一刻,就不用再作介绍了,也不需考虑我是否要称呼“王院长”、“王牧师”,还是“王弟兄”。毕竟,在我的经历中,却曾遇见一些很在意称呼和身份的人。

王弟兄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长兄,他是那一种夹在人群中不起眼的人;他也是那一种显得面容憔悴、甘于清贫为主劳苦的人。确实如此,从这位弟兄身上我看到一个真正主仆该有的品质,如勇敢、对信仰认真、没有架子、和蔼可亲......

从简短的交通中,我得知他已关注我建的网站和微信平台很长时间了,他笑着说,是微信平台忠实的粉丝。然而,我里面似乎有些惭愧,因为在他面前,我并没有多少能供应他的,反而我要从他得着更多供应。尤为可贵的是,这位弟兄长久关注我,并希望见我。这是我得救至今,特别惊喜的一件事,所以就算花几百元路费仅是见一面吃个饭,也是绝对超值了。谈到惊喜,不是因为我要见一位大名人,或一位大名人要见我,不是的,而是这位弟兄对我这个人,以及对我所作的,有认知并有肯定,比起我们中间那些有名望的,我是不敢去奢望的。然而,这里有一位圈外人,他能在百忙之中关注我,并看到我所作的,这才是我尤为惊喜的缘由。从另一面,在我里面也生起几分寒意。

我这个人,比较古怪,归咎于我不愿盲从和随大流。对于一件事,或一个真理的要点,我有自己的思考方式,也会从细微处观察,并专注于查考圣经。在我接受基督后,我的性格倔强之表现,主要在于对信仰的顶真(有人觉得这话是自夸了)。所以对于一切虚伪、做作和不义,乃至罪恶之事,我是无法容忍的。不容忍就会说出来,说出来就会得罪人,这是必然的。因此,凡是对信仰顶真的人,勇于表达一种正能量的人,都是我所敬慕的。反之,一切附和权贵、依重名利,不顾真理,以及那些凭外貌认人的,都为我所轻看。

我还得知,王弟兄是我的老乡,一个县不同乡镇。虽然他已离开老家多年了,但是盼望有一天,我们也能够在老家见面,在海边走一走,谈一谈我们共有的信仰。愿主预备。阿门!

(高歌,2015年11月19日,有感)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