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交通问答 >

问题简答系列(五问)

2017-05-16 阅读:

第一问】:

请问召会的奉献款可以借给社会上的人并拿利息吗?其中有十五万元以高利借给厂家利息是二分的,后来厂家还不起,只能请个律师以个人的名义起诉厂家并胜诉,请问这样的做法合适吗?

答:我们先来看几节经文:你不可向你弟兄取利息,无论是银钱的利息,粮食的利息,或是什么可生利之物的利息,都不可取。你可以向外邦人取利息,但不可向你弟兄取利息(申二三19~20上);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太二五17)。

旧约明言我们可以借钱给别人取利,但不能在弟兄姊妹中间有取利的事。到了新约,主耶稣因那领一千银子的仆人,不懂得将钱放在“兑换银钱的”(指类似银行或钱庄)以取利,而认为他是恶仆。这些例子即是间接允许投资性质的借贷(或放款)行为,借方可以藉着取得合法的利息,来达到理财的目的。而贷方也可以藉着贷款,来经营生意以获利偿债(银行乃是将存款户的钱用以转投资获利,而以利息回馈给存户,这种用存户的钱去做生意的方式,也可以说是一种投资性的借款)。

在良性与互信的基础上,圣经并没有认为投资性的借贷是不好的。然而,这种投资性的借贷是有风险的,假使贷方生意失败,无力依约偿付贷款,借方只好依法追讨,如“若借给外邦人,你可以向他追讨”(申十五3)。只不过如此一来,就徒增烦琐,旷日废时了。因此,这种投资性的借贷,各人要衡情量力而为,不可贪图利息而导致身心俱疲。

所以,在此我们要衡量几个小点:1、借钱向外邦人取利是可以的,圣经也有依据;2、召会的奉献款,管钱的总不能只放在家里,就算是存到银行,也是合法取利息的一种;3、借贷要有一个稳妥的慎重的考量,以及对借款方的偿还能力有一个全面的评估。假如只是为了高利息走高风险取利,有时还是不合法的,就要问问管钱的及弟兄们的心在哪里?换言之,没有过多考量和评估,只想放高利贷或以高风险取利,其性质不过如把奉献款拿去赌博。所以,在钱财及理财这方面,需要弟兄们慎重。

说一点历史。在四十年代初期,那时人把钱存在银行里,经过几次币制的转换,币值一路贬,到最后都为乌有,不过是一堆不值钱的纸张而已。当时,上海召会的账上存有三万元,是之前准备盖会所买地未买成而留在账上的。这笔钱存在银行里是个问题,有贬值的可能,而且当时甚至有所谓的“弟兄”拿着枪指着李渊如姊妹,要抢劫这笔钱,准备第二天来取(结果次日报纸登载那人被电车撞死了)。之后,这笔钱也成为倪柝声弟兄的一个负担。经弟兄们交通,愿意把钱借给生化药厂(其实是以此名义去保存这笔钱,当时没有其它法子,但绝对不是为着去放贷)。并且,倪弟兄表示如果今后聚会处找到盖较大会所的地皮,生化药厂将加倍偿还召会。(此处参《张锡康回忆录》第十七章)

虽然有些人常动这笔钱的主意,也有人造谣说他使用经济不明,但倪弟兄保存了这笔钱,不仅没贬值,反而升值了。就在一九四八年,上海召会买地造会所时,倪柝声拿出了三十几根金条,应付了经济上的缺乏。若不是他在那里,用各种方法管理那笔钱,也是化成灰了,贬值成废纸了。在此我们看见,这里有位弟兄,他不只明白真理,而且实在是忠诚。众人可以想想看,在那样变动的时候,币制一直改换,倪柝声却保守那笔钱的价值,末了还比原来的价值高。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有忠心的人才肯这样作。这是一个见证。

然而,今日我们中间也许有弟兄会说,既然那时候可以把召会的钱借给生化药厂,那么为何现今不可以呢?不是不可以,只是弟兄们需要更多考量,如时代的背景,我们的存心和动机。换言之,那个时候召会的钱,已然成为一种难处和负担。与我们今天只是想放高利贷取利息,完全是不同的性质。所以,我们不该一味来模仿。正当的情形下,是不建议借给社会上去取利的,因为一旦出现经济纠纷,不但对神对弟兄姊妹都有亏欠,而且在世人面前很可能失去召会的见证。

第二问】:

在我们县,这里有两个镇,分别为A镇和B镇。行政区调整后,A镇被撤并入B镇。后来弟兄们感觉原A镇召会和B镇召会也应该调整,于是决定两处召会合并,称B镇地方召会。B镇为一会所,A镇为二会所。这样实行几年后,B镇几位弟兄姊妹在没有经过交通情况下,就宣布A镇与B镇行政分开,跟原来一样,A镇弟兄们说分开就是分裂,破坏地方立场的一。但自认为众召会负责人的弟兄也公开支持B镇那几位的做法,说地方召会行政分开不是分裂。请问弟兄的看法如何,恳请给予回复。

答:这是典型的分裂行为。在我们的教导中,甚至在《初信课程》第十七课里都讲到:“在任何一个地方上,召会只能有一个行政,因为在任何一个地方上,只能有一个召会,也只能有一班长老。如果在同一地方上,召会的行政分开了,也就构成了分裂。”然而,以“行政分开不是分裂”为由,把一个地方一分为二,没有任何说服力的。甚至,不管从前是什么样的光景和情形,只要交通到一起,并有了一的实行,以后那地可以有一会所、二会所、三会所、四会所,但绝不可以有第二个召会。否则,就是走向宗派、分裂的道路。

纵观主恢复的历史,除了三个原因,在某地有后兴起“另一个召会”的必要。否则,没经过身体的交通,没带进那地弟兄们的交通里,就另起炉灶的,都属于纷争结党,都属于分裂。哪三个原因呢?第一,原先的召会,离开主的恢复,走回基督教的老路;第二,原先的召会,从神的经纶岔出去,教导不同的事,甚至是异端教训;第三,原先的召会,不能容纳清心爱主的人,将不跟随他们的人赶出召会。所以,我们需要查问这三个原因,考量所站的立场。今天,凡是国内某地兴起的“第二个召会”(或第二班人),更需要多多考量,因为其中有许多已失去了召会的立场,并正走向宗派的道路。

第三问】:

父母拜偶像,三天两头在家里做法事,是否要继续与他们同住?

答:是否继续同住,在于什么样的人,也在于父母那边的情形。但要守住一个原则,不能因此破坏与父母的关系,反而更要孝敬父母。

说到什么样的人,这分几种:第一种,是认为可以同住,感觉没有什么妨碍,这类往往是真理不清。第二种,是可以同住,一方面考虑不同住会破坏与父母的关系,另一方面想着以后父母会改变,但自己对父母传福音的力度不够,仍在坚持着。第三种,是无法容忍,住下去自己里面过不去。所以,住或不住,在于各人对真理认识多少,以及各人的生命程度,并其度量能承受多少。

对于父母那边的情形,也分几种:第一种,各信各的;父母得知子女信耶稣了,认为彼此信仰不冲突,这表现在子女与父母在这方面缺乏交流和沟通。第二种,是敬畏神爱子女;当子女告诉父母自己信耶稣了,以后他们就不能去算命或为死人烧纸之类。比较开明的父母,会尽量听取子女所说的。虽然他们不信,但心里仍有对神的敬畏之心,害怕再去算命会有祸,并殃及子女。又如给死人跪拜和烧纸之类,有些父母虽不信,但平时还是多少受基督教影响,知道信耶稣的不能去做这类事,所以在这类事上不会去勉强;第三种,就是反对型。遇到这样的父母,子女往往在信仰上会遭到逼迫,或受到诸多方面的困扰。第四种,就是强逼型,常常出现在婆媳之间。有的婆婆对待媳妇,并没有亲父母对子女的爱,反而认为嫁到男方家,一切都该服从,甚至会强逼媳妇信从他们的异教,并去拜偶像。这类往往就不能同住,但不同住,婆媳关系可能会更恶劣,所以两个人结婚,不单是两个人的事,考量对方的家庭是否在信仰上有冲突,那是必要的,否则将来后悔不已,有的姊妹只能以离婚来解决。信的与不信的不能同负一轭,这话是不错的,有的信徒在结婚前不太注意这话,但在结婚后,就要在经历中备受痛苦。

不管是怎样的情形,子女该为不信的父母祷告。另外,在生活中有美好的见证,尤为重要,也不要忘记孝敬父母。即便对他们传福音无力,但见证是最好的传福音方式。若有机会,与他们讲讲福音是最好,能抓住时机,带他们呼求主名,更为可行。因为当他们一呼求,接下来就会有美妙的事情发生。

第四问】:

我们这里与另一班弟兄们有了相调,在相调时我们中间的一位自认为带领的弟兄说自己是这一带的负责弟兄,但在我们中聚会时有弟兄提出难题,他又说他不是领头的,把责任推给别人,这就使人认为太不负责任了。这位弟兄有三方面的特点:1、无论到哪处召会总是第一个说话和祷告,而且自己占大部分时间。2、再则他到其它召会拿钱财,不与本地其他负责弟兄交通,认为自己是为了主的工作。3、再一个问题是,我们与另一班弟兄们有了相调,前几天弟兄们在一起享受秋训,他们中一位带领的弟兄分享召会的立场这一篇,他申言说各乡各镇的召会都不是立场,都必须受县城召会的管理才是一的立场。当时他受到大区的几位弟兄的对付,虽然当时认识到不合真理,但回到本地他有负担交通时说,我们调在一起要有一的实行,一的享受,我们都阿们。他又交通各召会为了一的工作,要把财物聚在一处由他们统一管理,我们中间有弟兄议论。对于这些不明真理的弟兄,我们该何去何从?

答:关于这位弟兄的三个特点:1、这是目前许多同工身上的一个共同点,凡事要显在人前;大聚会时,坐在最前面(有时是顾到上讲台方便,有时并不是);说话时,巴不得全场聚会由一个人在讲,以显示自己的重要性。其实这类的问题,在于一个人里面有多少看见。以往我们也会听说过一些见证,有的老仆人是很有属灵分量的,但他们在聚会中是格外低调;每次聚会都坐到最后一排,并留意到别人未留意到的,然后自己默默去作,尽自己所能尽的那份功用,并不显扬,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所作的,乃是为神作的。一个人的属灵分量,在此就可以显明。当然,这并非要每个同工都如此效仿,每次聚会都坐到最后一排去。而是这里关系到一个人里面有多少的看见,别人是不能去要求什么的。

2、一个负责弟兄要在钱财这事上清洁,最好不要去摸,免得陷入不义。钱财对于同工们都是一个极大的试探。正当的情形下,或一个健康的召会,钱财该由执事们去管理,至少有两位配搭。若召会中有什么钱财开支,负责弟兄们可以交通出来,但自己尽量不要去管理财物。若是信徒有奉献,也最好交到指定的同工手里。并且,这位同工需要有配搭的同工在场,能在这事上有一个见证。这个见证,并不是因规定而有的,但能避免并澄清在钱财上的异议。对于个别同工私收钱财,这也要看这钱是奉献给召会为主用的,还是馈赠给个人的。若这钱不是赠给个人的,那收钱的同工就没有任何理由使用这笔钱,而需要交给召会,即便自己为主作工,若需开支或生活供应,那也得召会交通出来才是正当的实行。否则,就是极为不妥的。

3、至于钱财聚在一处,交由他们,还是我们管理。若无法达成一致,两边各交通出一人,共同来管理,倒也可行。总之,能合在一起,有一的实行,那是美事,就再不能因管理钱财方面,而生出事端或枝节。退一步讲,若因这事引起难处,那不如各管各的,维持以往。

第五问】:

我和姊妹在一起祷告时,感觉并不在一里,我祷告时点了一点,她接着祷告把我的点点了,并接着把她自己的点也祷告了,我感觉在外面没有在一里,这个感觉对吗?怎样祷告才能达到真正同心合意或者说在一里?

答:这个点啊点的,听着似乎真有点复杂。问怎样祷告才能达到真正的同心合意?在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九节说:“我又实在告诉你们,你们中间若有两个人在地上,在他们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谐一致,他们无论求什么,都必从我在诸天之上的父,得着成全。”这里的和谐一致,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同心合意”,和合本这里就翻译为“同心合意”。换言之,同心合意就是和谐一致,如同和谐的音乐一般;两个人的祷告若要像协奏的音乐那样和谐,则参与祷告的人必须像乐队的成员,先调好乐器,集中注意力于乐队指挥,使所奏(或所唱)的乐音快慢、高低,都能协调一致;祷告若要和谐,须放下自己的意思,一同寻求天上父的意思,而凭父的意思来祈求。

所以,在此我们可以得出两点:一是祷告前先调好乐器,就是有敞开的交通,达成和谐。我们要记得,当我们来在一起祷告时,祷告不是首先的,祷告乃是和谐之后的事。两个人在一起是这样,若为着某个点有负担的祷告,更是如此。必须是先有所交通,达成相同的看见、想法和说话,然后再带进祷告,就自然会顺畅。应用到召会祷告的职事,也是这样的,同工们来在一起祷告,并不是说祷告就会带进同心合意,而是在和谐之后带进祷告,才会蒙诸天之上的父得着成全。弟兄们必须先把自己摆在身体里,问问自己所站的地位是否对,有没有彼此相争的,有没有还没饶恕的,有没有存着私心的,把这一切对付了,达到和谐了,接着才是祷告的事。然而,在现实中我们许多人却是反着来的,自己的那个问题不愿受对付,或还没有对付干净,就祷告着求神垂听。也许神会说,等你们把自己的问题解决掉,再来到我面前求。

第二,就是放下自己的意思。如果我们在一起祷告,各人照着自己的意思来祷告,自然不和谐。自己的意思,这里也有点讲究,包括几个小点:1、祷告只为自己求,或只照着己意求;2、你必须照着我的点来祷告;3、你不要跟着我的点祷告,各人照着各人的点祷告。如果我们在祷告的时候,存在这其中的一个小点,一方里面就顿时会产生不好的感觉,那祷告就会受阻,越祷告越不在灵里,反而自己的感觉占了上风。譬如,两个人正祷告时,一方为自己求,另一方是有点看见的,心想,你怎么能为自己求呢,这样祷告不对,感觉就上来了。又如,一方在祷告时,提出一个点,他在祷告时心里还想着,你要接,但对方就是没有接,所以他感觉也上来了,好像对方跟不上自己的点。再如,一方祷告提出一个点,他还心想着,你再为别的点祷告吧,但是对方就是跟着他的点祷告,于是他就感觉重复了,甚至多余了,怎么总是不能达到同心合意呢?

其实,这些都不要紧,在祷告这件事上,夫妻需要慢慢操练,不要急。倘若一方有更多看见,也不要指责另一方,你怎么总不跟我合拍呢?不能这样讲的,有看见的要顾到没看见的,刚强的要顾到软弱的,这才是夫妻真正的和谐。所以,在操练的实行上,有一点小建议:每次祷告前,两个人要先有点时间交通。比如今天要为哪些方面来祷告,夫妻之间交通一番,有相同的看见、想法,这是重要的,也为同心合意的实质。至于接下来的祷告,怎么祷告,没必要计较以上的那三个小点,即便对方祷告说错了,也要拒绝自己的感觉。并且,只要照着先前交通的,祷告出来就可以了。像这样操练久了,两个人再祷告,就协调一致了。

我们再回到马太福音十八章十九节,我们向父求什么,首先是要和谐一致,然后才是祷告。若没有和谐一致,就算祷告很顺溜,诸天之上的父只会说口才好;若是和谐一致了,就算我们拙口笨舌,父也会成全,因为是带着诚心祈求,基督作为大祭司也为我们代求(来七25)。这话不仅适用于两个人祷告,而且同样适用于同工们来到一起。

(高歌,2015年11月15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