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交通问答 >

为什么一定要跟随倪、李的职事?

2016-07-20 阅读:

有弟兄问,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跟随倪柝声和李常受的职事?

答复指引】:

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重提“职事”这件事,乃是于一九七六年。在这一年,主兴起张湘泽弟兄,特别使用他,将跟随职事这件事重新提起来。张湘泽说这样的事情,乃是主恢复的一大往前。以前主恢复里的许多难处,都是因着没有看见职事造成的。基督要建造祂的召会,预备新妇都需要职事。直到张湘泽与弟兄们交通这件事时,大家觉得这是比较新的事情。

在此之前,李常受一直都知道这件事情,但他不便说,也很少说到职事的问题。因为不大好讲,特别在美国要讲到职事更是不容易。虽然他在海外开工已有近三十年,众召会被兴起来,但是有些东西三十年也不见得作到众圣徒里面,所以还需要来认识职事。人若看见职事,就不会说在跟随人(再则,就算人被主接去了,职事仍在)。在圣经中,保罗和提摩太,是众人该学习和效法的榜样。而这么多年,弟兄们与李常受在一起,深知他的职事是值得跟随的,也难得有一位像他这样全面的榜样。

职事与执事

职事,希腊文原意为服事、工作。神有许多的工作,在神的工作中,神所特别派人去作的一部分工作,就是职事。有的人神派他作这一个职事,有的人神派他作那一个职事。但在圣经里给我们看见,有一个职事是比其他的职事特别的,是独一无二的。这一个职事,圣经称之为“这职事”或“那职事”;这是按基督身体原则的一个团体的职事,就是新约的职事。在以弗所书四章十二节,神称这一种聚集造就基督身体的工作,为“那职事的工作”,以与其他的工作分别。简单来说,那职事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

圣经还给我们看见,施浸者约翰以后,主耶稣接续神新约的职事,彻底完成了那一部分的职事。接着,五旬节到了,彼得接续新约的职事。然后,保罗接续以往的职事。甚至,十二位使徒没有不同的职事。反之,他们全都有份于新约中这独一的职事。论到犹大,彼得说他“本来列在我们数中,并且在这职事上得了一份”(传一17)。这证明十二位使徒全都在“这职事”中,并说出新约里有一个独一的职事。因此,当使徒们祷告能有人替换犹大时,他们求主指明祂所拣选的是谁,“叫他有份于这职事”(传一25)。使徒保罗也说:“我们受了这职事”(林后四1)。他不是说“我受了这职事”,也不是说“我们受了这些职事”。他又说“我感谢那给我力量的,我们主基督耶稣,因祂以我有忠心,把我放在这职事里”(提前一12)。在这节经文里,保罗不是说“祂把我放在我的职事里”,他乃是说主把他放在新约中那独一的职事里。由此,我们看见使徒们共有一个职事;他们都在作同样的工作,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在他们的职事里却是一。

另外,我们有必要来分辨职事与执事的不同。职事就是工作,执事却是指服事者,就是事奉的人,众执事是指着我们这些人说的。执事虽多,但主在新约给我们看见,我们众人共同所作的同一个工作,并所负的同一个使命,就是为着成就神新约的职事,也是共有的惟一职事,包括众使徒的所有工作。使徒一切的工作,都是要完成新约的职事,将基督供应人,以建造祂的身体。在这一个职事的实际里,保罗有他的一份,彼得有他的一份,提摩太也有他的一份。当我们把所有这些份加在一起,那就是新约的职事。基督身体所有的肢体,都是一个生机体的一部分。我们都需要被成全,为着职事的工作,就是供应基督,来建造基督的身体。

倪弟兄职事所恢复的真理

从一九二O年开始,主在中国兴起倪柝声弟兄。紧接着,主借着倪弟兄,祂首先给我们看见救恩的问题。当时有上千的西教士到中国去,很多人相当有属灵的价值,也很有学问,但是没有一位西教士在中国把救恩讲得面面透彻。直等到倪弟兄被主兴起来,他不只是传福音,他更是把主根据救赎而有的救恩,从里到外,从头到尾,面面看见得完完全全,也向我们交代得清清楚楚。

再进一步,主就借着倪弟兄给我们看见召会的问题。在召会的问题上,主在消极一面给我们看见基督教、天主教已经完全堕落了,走样了。从来没有人把天主教和更正教的堕落,说得那么明亮透彻,像倪弟兄一样。主也在积极一面带领倪弟兄看见了地方召会,也就是召会实行的一面。他花了很多的工夫强调这一点。到末了,他所强调的点很清楚。他把召会的立场、召会的实际,都给我们清楚的看见了。

神也借着倪弟兄给我们看见基督如何作生命。主不光是作救主,作救赎主,作拯救主,作施恩者,作许多方面;那些都不是中心,中心乃是基督作我们的生命。主的救赎、拯救、施恩,都不是目的,而是达到目的的手续。神的目的就是基督作生命。那时,不仅去中国的西教士没有强调这一点,就是在整个基督教的历史中,也只有极少数人注重这一点。这些少数的人大部分是从盖恩夫人开始,以后就成为奥秘派,由奥秘派再转成内里生命派。倪弟兄当然是站在他们的肩头上,但是凡他们所看见的,倪弟兄都比他们看得更透、更高、更深、更丰富。

再下去,神就借着倪弟兄给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体。主给我们看见,地方召会是一个手续,还不是一个目的。地方召会的目的,乃是为着建立基督的身体。说到这里,很可惜的是,我们中间有不少的弟兄们,还是有分量的,他们只看到地方召会的重要性,并没有看见基督的身体。因此他们就起来争论说,倪弟兄讲得非常清楚,地方召会个个都是独立的,个个都是各不相干的。无论哪一个地方召会,都不能过问任何另一个地方召会。这是他们完全忽略了基督的身体。所以主进一步借着倪弟兄给我们看见,神最终所要的不是地方召会。圣经到末了,虽然有七个金灯台,却成了一座新耶路撒冷城。

回顾一九二二至一九五二年间,至少有五十余项重要启示,借倪弟兄揭示于神的众儿女。该五十余项启示,可归纳为四大项,即得救的真理、召会的真理、基督作生命以及基督的身体。

(《健康话语的规范》追求的指引 第十二课)

李弟兄职事所恢复的真理

主的恢复乃真理的恢复,其显著的特点,即圣徒对圣经所启示之真理的认识与经历,不断往前并增长。倪弟兄汲取历代神圣启示之精华,并于其上有更往前之看见,而为主今日之恢复打下美好根基;李弟兄接续其职事,在神圣启示上更上层楼,而达神圣启示之高峰。

一九五二年倪弟兄被囚,李弟兄接续其职事,早期主要信息注重基督、那灵、生命、召会、及基督的身体,并在此根基上往前发展。一九五八年,李弟兄带领圣徒看见并实行吃喝享受主。在他的职事中,一再强调圣经中生命树的线;他指出,圣经中有一极奥秘之思想,即神要进到人里,作人的生命、内容;为达此目标,人必须吃喝享受主。吃喝享受主最简单的路,乃是呼求主名、祷读主话。一九六六至六八年,李弟兄带领借着呼求主名,吸入主一切丰富;并借着祷读主话,用灵接触神那是灵是生命的话。

一九六八年,李弟兄从主看见普遍申言的实行,亦即在召会聚会中,人人皆应尽肢体功用,一个一个的申言;一九六九年,李弟兄看见七倍加强之灵的启示。关于那灵,一直是李弟兄职事的重点。主给李弟兄看见,基督在复活里成了赐生命的灵,乃是包罗万有、复合、内住的灵;不仅如此,李弟兄又从启示录看见,在召会堕落的时期,这一位灵在功用上加强了七倍,成为七倍加强的灵。自此,主恢复中对于圣言里关于那灵的启示,有了全面且透彻的认识。同年,李弟兄又看见活的基督乃是与死的宗教相对。

一九七O年,李弟兄清楚看见召会是新人。一九七一年,李弟兄看见基督是召会的人位,并看见基督在十字架上废掉了规条,同时也看见身体的基督。一九八O年代初期,主又借李弟兄启示三一神之分赐,揭示神新约的经纶,使我们看见,神圣的三一不是为着道理的研究,乃是为着神的分赐。一九八四年起,李弟兄带领召会,重新研究新约中神命定的事奉与聚会之路,从圣经清楚看见新约福音祭司的职任,并建立生、养、教、建的召会生活架构,使圣徒的生机功能大得启发,众召会普遍得着扩增。此即以弗所四章十一至十六节之应验。

八O年代后期至九O年代初期,李弟兄在基督身体的内在观点一面,不断释放新的亮光,关于召会作基督的身体,乃是三一神的生机体;召会作基督的新妇,乃是祂的扩增;召会生机的建造;召会是神圣三一之分赐及超越基督之输供的结果等,多有揭示,为神命定之路的实行注入了丰富的内涵。

一九九四年春,李弟兄从主看见圣经中神圣启示之高峰,即“神成为人,为要使人成为神”。神要信徒在生命、性情、甚至里面的所是和外在的彰显上,完全与神一样,唯无份于神之神格与神位。此即神在信徒身上所要达到之最高目的,亦为主所赐给祂恢复之神圣启示的高峰。李弟兄又指出,信徒作为被成全之神人,所过的团体生活,就是基督身体的实际。基督身体的实际,乃是借着众圣徒、众召会的相调才得以实化。基督的身体是神经纶的目标,众地方召会不过是达到这目标的手续。

一九九六年,主借着李弟兄,揭示了神完整救恩法理及生机的二面;法理一面乃神救恩之手续,借基督之救赎,使神救恩完全合乎祂公义之要求。生机一面乃神救恩之成全,借基督之生命,使信徒在神生命上变化长大而成熟。又进一步启示神生机救恩之八段,以及开启此八段之钥匙(“那灵同我们的灵”)。

同年,主又借着李弟兄给信徒看见,基督在祂三个时期中丰满的职事。基督的三个时期乃是:成肉体的时期,总括的时期,以及加强的时期。祂在这三个时期所完成的分别是:祂在地上的职事,祂在天上的职事,以及祂在天上七倍加强的职事。

不仅如此,主也同时启示与祂的恢复,新耶路撒冷乃是终极完成之神,与重生之信徒神人二性联调的宇宙合并。信徒必须完满地经历生机的救恩,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好终极完成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这宇宙的合并,乃是使徒们生活与工作的最高点,也是神永远经纶终极的目标。

(《健康话语的规范》追求的指引 第十三课)

职事与众召会

我们怎样理解职事与众召会的关系,又怎样断定那个召会是不是真正的地方召会呢?对此,李常受在《长老训练》第七册第六章里论到“职事与众召会”,他说:“某一个召会接不接受职事的带领,并不断定那个召会是不是真正的地方召会。本篇信息的题目不是说‘在主的恢复里’不吹无定的号声,乃是‘在主的职事里’。我不是说到主恢复里的事,乃是说到职事。美国公民会说许多事批评政府和军队总司令。但你一旦进入军队,成为军人,你就失去说话的权利。在议会里议员可以争辩、争论、甚至争吵,但就连议员一旦进入军队,成为军人,他们也必须安静。在军队里不吹无定的号声。职事不像议会。职事不是给人到这里来发表意见的国会。职事没有那样的容量。职事完全为争战的灵所充满。我不控制任何召会。所有离开公会,分裂的宗派,站在正确立场上的圣徒,都是他们所在地的地方召会。他们能发表他们的意见,但他们可能与这职事无关。”

我们实在需要留意这话,也不要误解,或将这话别有所用。

一方面,我们要认识,职事乃是指主在地上行动的工作。工作有带领的权利,众召会有跟随的自由,这乃是合乎圣经的实行。我们必须清楚,职事是一件事,众召会是另一件事。这两件事在保罗所写的书信中能区分出来。保罗的职事是一类,众召会是另一类。保罗从未想要迫使众召会在他的职事里跟随他,但保罗为着众召会的确有一份职事。同样,今天我们确切地知道,倪柝声和李常受,这两位弟兄为着众召会也都有他们的一份职事。并且,他们的职事,与使徒们的职事,并与主的职事是一。在倪柝声时代,有许多地方召会都是因着他的职事被建立起来;关于李常受的职事,他自己说:“我从没有说我的职事是独一的。我在我的著作里一再表明,当我们说‘那职事’的时候,我们是指新约的职事,而不仅是我的职事。如果我的职事是那职事的一部分,为此感谢神。”然而,我们不得不承认,现今主恢复中的众召会,都是藉着他职事的元素建立起来的。

另一方面,我们要认识,主的职事就像吹号,叫军队前去打仗(民十9,士七18)。在主的职事里不吹无定的号声。林前书十四章八节说,若吹无定的号声,谁能预备打仗呢?我们必须领悟,召会不仅仅是一班被聚集在一起的人,也是争战的军队,在宇宙中为着神与祂的仇敌争战。同时,我们要领会军队与公民的不同;军队是绝对为着争战的,但作为公民,或者说,你会是地方召会的一员,却可能与职事为着主在地上的权益争战无关。哦,这是何等严肃的事!我们若来走主恢复的路,就必须对主的权益认真。现在就要问,你是愿意留在军队里,为着主的权益争战,还是宁愿坐在那里尽发牢骚、批评,说异议的话、浪费自己的时间呢?如果我们对主忠信,愿意为着主的恢复,就该知道自己站在哪里?并知道我们众人所该作的,就是要成为军队并在军队里争战。

今天,我们这班因倪柝声和李常受这两位弟兄的职事而受益受鼓励的人,若想在主的职事里继续往前,我们也该思想:如何留在主的恢复里,如何跟随这职事,并与职事为着主在地上的权益争战?在提后书一章十五节,当保罗说,所有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他,这不是指明他们离弃保罗这个人,因为保罗这个人离他们很远。这节是指明他们离弃了保罗的职事。在亚西亚的众召会中间有以弗所召会,完全是借着保罗的职事建立的,如使徒行传第十九章所记。他们从使徒保罗的职事接受福音、教训、造就和建立。但是到保罗被监禁在罗马的时候,他们都离弃了他的职事。于是,在亚西亚的众召会就陷入满了堕落的光景中,并有不同于使徒教训的三种异端教训偷着进来,如启示录二、三章所记载的。由此,我们看见离弃职事与遵守主话相对。在亚西亚众召会的堕落,乃是因他们离弃了正确的职事。

我们再来看历史,有些所谓的同工宣称,他们十分接近倪柝声,但几乎没有一个召会是他们建立起来的。在他们中间,主的恢复在哪里呢?有些所谓的同工离弃了李常受的职事,作他们自己的工,在他们中间,主的恢复在哪里呢?这乃是给主恢复中众同工的一个提醒。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都吃同一棵树,就是生命树,我们没有任何其它的源头;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不许可教导与神的经纶不同的事(提前一3~4),只接受使徒的教训(徒二42),就是主耶稣健康的话(提前六3),也是神在子里向祂新约子民的整个说话;在主的恢复里,我们有神新约独一的职事,并不能接受任何不是这职事之一部分的职事。毋庸置疑,任何跟随这职事的召会都是刚强、蒙福的,这在主的恢复里是历史的事实。然而,那些忽略职事并想要凭自己作什么的召会,却失败了。关于这件事,将成为全地众召会的鉴戒。

(高歌,2015年6月9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