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区 > 书卷查考 >

第六篇:南方王与北方王(下)

2018-01-09 阅读:

第六篇:南方王与北方王(下)

四、安提阿库四世

1、卑鄙的王兴起

〔但十一21〕:必有一个卑鄙的人兴起接续他的王位,人必不将国的尊荣给他,他却趁人安稳的时候,用狡猾奸诈的言语行动夺了国。

安提阿库三世死后,西流古四世-非路帕德(Seleucus Philopator,主前187-175)继位,在位十二年。为着按年分期缴交罗马的赔款,他施行横征暴敛,向全国人民搜括钱财,包括派遣财政官员希利奥多鲁(Heliodorus)到耶路撒冷圣殿,欲夺取殿中的金银宝器。至终在主前175年,被替他征敛的人谋杀。

安提阿库四世是西流古四世的弟弟,他被送到罗马当人质。后来,西流古四世不忍弟弟被扣留太久,就改派其长子底米丢(Demetrius Soter)去罗马代替安提阿库四世为人质。于是,安提阿库四世被释放。但在返国途中,热衷希腊的文化和习尚的他,却在雅典停留了二年之久,并做地方官员(他在罗马住了十四年;这段期间,他不是被关在黑牢里,而是活跃于上流社会阶层中;他深受罗马文化、宗教和生活习尚的熏陶)。当他获悉西流古四世被人暗杀后,便从雅典返回叙利亚的安提阿。他返回时,刺杀国王的主谋者希利奥多鲁,正阴谋拥护西流古四世的幼子登基为王(实际上,他想夺取政权代理幼王来摄政)。安提阿库四世回来后很快地平息这个阴谋,希利奥多鲁随即潜逃到国外。后来,安提阿库四世取得别迦摩王的帮助,杀掉了他。接着,安提阿库四世以阴险狡猾的手段杀死其侄儿而篡夺王位,并且以曲意的说词和谄媚的态度来赢得人民的拥护;他外表十分谦恭和民主,且慷慨大方很快就获得人的信任和拥戴。因此缘故,雅典人也赐他为“荣誉市民”的头衔,并立他为地方官。但他不是合法的王位继承人,在罗马的底米丢才是真正的王位继承者;他理当再回罗马作人质,把底米丢赎出来登基作王。然而,他却急于自登宝座,用巧言说服了朝臣,篡了侄子的王位。

2、整肃异己、推行希腊化政策

〔但十一22〕:势如洪水泛滥的军兵,必在他面前被冲没、败坏,连与他同盟的君也必如此。

安提阿库四世夺取王位以后,自封名号为安提阿库四世-以比凡尼(意即天神显现)。换句话说,他是天神的代表。然后,他推行希腊化政策来谋求全国的团结,提高生活水平。并开始整肃异己,杀死了许多反对他的政客和军人。“势如洪水泛滥的军兵”,指迦勒底和埃及结盟的联军,他们来攻击叙利亚,但是被叙利亚打败;“同盟的君”,应该是“盟约之君”(“君”可指大祭司,而“盟约”是指神与犹太人所立的约)。这是指耶路撒冷的大祭司乌尼亚三世,他极力反对安提阿库四世的希腊化政策,这种政策与犹太人的宗教和文化产生极大的冲突。在主前175年,安提阿库四世登位不久,乌尼亚的兄弟耶孙,以三百六十他连得(talents)的银子和煽动性的情报,来贿赂安提阿哥四世。因耶孙热衷国王的希腊化政策,答应积极推行。他要求国王废除乌尼亚大祭司的职务,请安提阿库四世封他为耶路撒冷的大祭司。安提阿库四世接受耶孙的贿赂,废除了乌尼亚的职位,改派耶孙为大祭司。但在主前172年,一名叫门尼老斯(Menelaus)的政客,偷取圣殿的圣具和大量银子,向安提阿库四世求得大祭司的职务。安提阿库四世因其国库空虚,欣然接受门尼老斯的贿赂,于是废除耶孙的职务,而让门尼老斯为大祭司。耶孙早获情报急忙逃亡。乌尼亚三世因知道门尼老斯偷取圣殿的宝器而挺身,公开抗议,谴责门尼老斯。主前171年,门尼老斯在达夫内(Daphne)的圣所杀死乌尼亚三世。故此,“同盟之君”乌尼亚三世也在安提阿库四世面前“冲没败坏”。

3、结盟以谋求私益

〔但十一23-24〕:他与那君结盟之后,必行诡诈;他必上来,以微小的民成为强盛。他趁人安稳的时候,必进到国中极肥美之地,行他列祖和他列祖之祖所未曾行的;他必将掳物、掠物和财宝,散给众人;又设计攻打保障,然而这都是暂时的。

“与那君结盟之后”,原作“有人与他联盟”(与上一节的“君”不连接,并非同一人)。安提阿库四世曾主动和其他国家缔结友好关系,但他暗地里则以阴谋欺诈从中谋求私益;“那君”,乃是指埃及王多利买六世-非罗密多(Ptolemy Ⅵ Philometor,主前181-146年),他是安提阿库四世的外甥。后来,安提阿库四世利用二人的联盟从埃及夺取许多属于埃及的巴勒斯坦城镇(堡垒要塞地),使北国渐渐富强联盟。他遍行国内各个富庶地区,搜刮财物和宝器,特别是他抢夺各个神庙的金银宝器。他将掠夺的财物充实空虚的国库,也将其中的一部分犒赏他的部属(这里也暗示他在耶路撒冷圣殿的抢夺)。他利用权势、财物和世上的荣华富贵以赢得某些人的支持。虽然安提阿库四世是狡猾、富裕和拥有强大的军力,但他的日子不会长久,只能炫耀一时。因为一切均操在历史的主宰者的手中,神将要除灭他。

4、南侵埃及、恶计未成

〔但十一25-27〕:他必奋力鼓勇,率领大军攻击南方王;南方王也必以极大极强的军兵与他争战,却站立不住,因为有人设计谋害南方王。那些吃王膳食的,必毁坏他;他的军队必如洪水泛滥,多人必被杀仆倒。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邪恶,同席说谎;但所行的必不成功,因为到了定期,结局才来到。

多利买六世的母亲克丽佩脱拉(Cleopatra)曾以其超群的才智和良好的外交方针,协助她的儿子振兴国势,稳定民心。那时北方的安提阿库四世不敢轻举妄动去攻击埃及。主前172年,埃及王后克丽佩脱拉死后,年幼的埃及王听信两位野心的奸徒煽动,于主前170至169年间,竟向安提阿库四世宣战,出兵入侵巴勒斯坦。这两人是尤拉尤斯(Eulaeus)和利拿尤斯(Lenaeus,他是叙利亚人)。于是,安提阿库四世率领大军迎头痛击,击败入侵的埃及军队。埃及王多利买六世逃向撒摩瑞斯(Samothrace),却遭到叙利亚军的追击而被掳。随后,多利买六世被他的舅父安提阿库四世软禁,刻意保护。但当时埃及的贵族,就是反对多利买六世的“吃膳食者”(但十一26),便拥立王弟腓斯孔(Ptolemy Ⅶ Euergetes Ⅱ Physcou)在亚历山太城登位为王。

当腓斯孔在亚历山太城登基时,安提阿库四世带兵乘胜追击埃及军,攻取了孟非斯(Memphis),再挥军逼近亚历山太城,可是徒劳无功。因此,安提阿库四世便利用埃及王位的权力斗争来挑拨埃及人。“至于这二王,他们心怀邪恶,同席说谎”(但十一27),指的是安提阿库四世故意释放埃及王多利买六世,以盛大的宴会来招待他。同时,他毛遂自荐,志愿充当多利买六世王冠的保护者,并献计与多利买六世,二人合力对付新王,事成后将埃及变为北国一省归多利买六世统辖。多利买六世虽然年轻,却深知其舅父的阴险狡诈,看他是个极可怕的敌人。他洞悉舅父的阴谋,却不道破,反而将计就计,欣然同意接受安提阿库四世的建议,欲借用安提阿库四世之力,将亲弟除去。于是,两人联合起来公开反对腓斯孔。埃及亚历山大城的居民听见这消息,立刻宣称不承认多利买六世是他们的君王,因为他们不能忍受向安提阿库四世臣服。但因安提阿库四世的外甥女克丽佩脱拉(CleopatraⅡ)妥善地调解两个兄长之间的误会和敌意,使他们联合统治埃及。这种结果使安提阿库四世恨得咬牙切齿,他的恶计不能如愿达成。这里强调神是控制历史的主宰,祂不会让安提阿库四世的恶谋得逞,“所行的必不成功”(但十一27)。再则,暴君的猖狂和暴行仅是短暂的,不久将被消灭;只是时候未到,而不是神不会审判他。

5、掠夺和屠杀

〔但十一28〕:北方王必带许多财宝回往本地;他的心却反对圣约,任意而行,回到本地。

安提阿库四世的奸计失败,致未能如计去颠覆埃及,于是班师回国。他带回许多战利品返国,这些战利品有些是他停留在耶路撒冷时所掠夺的。因为返国途中,耶路撒冷有人谣传安提阿库四世已在埃及战死了,耶孙想重新夺取大祭司的职务,便和他的党徒从约但河东带领一千人前来攻入耶路撒冷,杀死许多门尼老斯的支持者,并赶逐门尼老斯离境,重新夺回大祭司的职位。耶孙因大肆屠杀,引起众愤;结果,他也被驱逐出城。而安提阿库四世认为这件事证明犹太人背叛他,故他听到耶路撒冷混乱的情形,便挥兵进入耶路撒冷,再立门尼老斯为大祭司,并在门尼老斯的引导下进入圣殿的圣所,掠去圣殿内许多器皿和宝物,且纵容兵丁大屠杀三天。犹太人不分老幼,男女被害者约有十万之众,被掳出卖作奴隶者也有数万人。安提阿库四世恣意反对圣约(真正的宗教),因他关心的不是真理而是权威的问题。

6、占领圣地、玷污圣殿

〔但十一29-35〕:到了定期,他必返回,来攻南方;但这后一次,却不如前一次,因为基提战船必来攻击他,他就丧胆而回;又要恼恨圣约,任意而行;他必回来,特别留意背弃圣约的人。他必起兵亵渎圣所,就是保障,且要除掉日常的献祭;他们必设立那造成荒凉的可憎之物。作恶违背圣约的人,他必用花言巧语使他们被玷污;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民间的通达人,必训诲多人,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或被火烧,或被掳掠抢夺。他们跌倒的时候,稍得扶助;有许多人只用谄媚的话依附他们。通达人中有些跌倒的,为要熬炼百姓,使他们纯净洁白,直到末时,因为到了定期,结局才来到。

安提阿库四世回国后,听到南方的前埃及王多利买六世不但和其弟腓斯孔和好,共同治理埃及,而且他们并声明要同心协力和叙利亚奋战到底。愤怒无比的他,不理会罗马的警告,于主前168年第二次出兵南侵埃及的亚历山太城。但这次的情况跟以前不同,因埃及得到罗马的帮助。那时,当他围攻亚历山大城的时候,罗马刚刚战胜了希腊,其势力正扩充至中东,它为了要成为埃及的保护国而决不让安提阿库四世先拔头筹,以获得管辖埃及的权利。所以,罗马从基提(现今的塞浦路斯岛),派遣波比留(Popillius Laenas)率领战船,来协助埃及攻击叙利亚军。波比留递给安提阿库四世一张罗马政府的信函,命令他停止攻击埃及。安提阿库四世回复说,要先和部下商量才能作出答复。波比留就叫安提阿库四世到海边沙滩,在沙地上绕着安提阿库四世划一个圆圈,威吓他若不答复,就不准走出圈外。史家指出,波比留在众人面前侮辱安提阿库四世,讥笑他曾在罗马为人质。安提阿库四世非常恼怒,可是又不敢得罪罗马这个新兴的超级势力。他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屈服。丧志、恼怒的他,极不甘心地收拾残军班师回国。

在失意返国途中,安提阿库四世满怀怨恨地寻找发泄的对象。当他听到犹太人不满其政治和文化措施而常有抗议的行动,更是火上加油。于是,他便向犹太人发泄怒气,挥军直入耶路撒冷。他纵容军队在耶路撒冷大施屠杀,把居民掳去卖为奴仆。耶路撒冷的居民被掳、被杀的不知凡几。他下令废除圣殿一切的礼仪和献祭,毁灭所有律法书,更不得传讲;禁止守安息日和其它节期,废弃洁与不洁的饮食条例和禁止替婴孩行割礼。甚至,他逼迫犹太人改信希腊神,不顺从的处极刑。他的部属要员阿波罗纽(Apollonius)和腓力浦,主要的任务:一方面是积极推行希腊化政策,捕杀反抗或不妥协的犹太人;另一方面,国王命令他们要禁止犹太人的宗教活动。残暴嗜杀的阿波罗纽命令军兵恣意屠杀,抢掠纵火,奸杀妇女,并联络背离圣约(背弃犹太教)的人污损圣殿和拆毁部分城墙。那些背叛传统信仰的犹太人,为要赢得权威者的喜悦,便用威迫利诱,甜言蜜语去勾引人背弃信仰和认同。这些是丧失良知信仰,投机迎合之徒,他们贪生怕死,为虎作伥,专务告密谄媚坑人之事。阿波罗纽又在圣殿附近建筑一个警卫森严的营房。犹太人称它阿克拉(akra),即可憎可恨的象征。因在表面上,犹太人看到邪恶残忍的叙利亚人和那些卖国求荣、背信负义的犹太奸徒。

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安提阿库四世下令在殿中献燔祭的祭坛上,另筑一座宙斯的祭坛,并在其上献猪给丢斯神,还设立了丢斯的神像,把圣殿改名为丢斯庙。这是但以理所说那可憎之物,这个“可憎”的丢斯神像“毁坏”污秽了圣殿。其实,安提阿库四世还下令把猪血涂抹在圣殿的器皿和幔子上,强迫圣民拜偶像,吃猪肉,诱惑青年在殿中行淫,出卖祭司职分。不但如此,他还在各地设立了异教的祭坛,命令犹太人向偶像献祭。

7、他是敌基督的预表

〔但十一36-39〕:王必任意行事,自高自大,超过所有的神,又用奇异的话攻击万神之神;他必行事亨通,直到忿怒完毕,因为所定的事,必然成就。他必不顾他列祖的神,也不顾妇女所羡慕的神,无论何神他都不顾,因为他必自大,高过一切。他倒要尊崇保障的神,用金银宝石和珍宝,敬奉他列祖所不认识的神。他必靠外邦神明的帮助,攻击最坚固的保障;凡承认他的,他必将荣耀加给他们,使他们管辖许多人,又分地赏给他们。

十一章二十一至三十五节说到安提阿库四世,而这里却说到敌基督。安提阿库四世就是敌基督的预表,也是那“小角”(但八9)。他自高自大,攻击耶和华神及信靠祂的犹太人;凡是顺从他的,他就优待他们,给他们地位、财物,及生活上的好处。他的情形,正好是世界末期将要出现的敌基督的描写(启十三15-17;帖后二3-4;但七25,八9-14、23-25,九27;太二十四15)。虽然在安提阿库四世身上已经得着应验了,但真正的应验,有待世界末期,敌基督的出现时。

安提阿库四世,是个心理异常的宗教狂徒。他自视为天神的化身,自夸他比任何神明更伟大。当然他也轻视、攻击犹太人所敬拜的主神。由于这种异常的心态,他做出了神人共愤的疯狂作为。他以狂傲的言词攻击神。他背弃了叙利亚的主要神明阿波罗和塔模斯;他们是安提阿库四世的祖先所崇拜的神明。他受到希腊和罗马宗教的影响,供奉希腊的神明丢斯,他以宗教为手段来遂其政治欲望与目的。他在安提阿为丢斯建立宏伟的庙宇,也在各地兴建丢斯神像和祭坛。他以贵重的祭物献给丢斯并强迫全国百姓崇拜丢斯。在耶路撒冷和其它重要城镇,安提阿库四世派遣军队驻留,并致力推行希腊化政策。安提阿库四世自认为丢斯的显现,他对那些接受他的人赐给他们高官厚禄,而且以贵重礼物和土地贿赂他们。安提阿库四世以尘世凡人竟自以为神,更攻击侮辱创造的真神。这个狂妄自大的暴君真是自取灭亡,无可救药。

8、命定的结局

〔但十一40-45〕:到了末时,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冲没泛滥;又必进入荣美之地,有许多国就被倾覆;但以东人、摩押人、和亚扪人中为首的,必脱离他的手。他必伸手攻击列国;埃及地也不得逃脱。他必把持埃及人隐藏的金银财宝,和各样的宝物;吕彼亚人和古实人,都必跟从他的脚步。但从东方和北方必有消息扰乱他,他就大发烈怒出去,将多人杀灭净尽。他必在海和荣美的圣山之间,支搭他如宫殿的帐幕;然而到了他的结局,必无人帮助他。

这几节经文,一面是说到安提阿库四世的末期情况,另一面是说到末期敌基督的定命。但以理预言安提阿库四世的末日(但十一27、35)已来临。那时安提阿库四世必整军,疯狂地攻击巴勒斯坦和其它邻近小国,甚至侵入控制南方埃及,他将掠夺许多金银财宝,杀戮许多人。他将在所征服之地设置坚固壮伟的营垒,来管理那些占领区。可是正值他意气高扬的时候,其本国东方和北方(亚美尼亚和帕提亚)的属国必发生叛变危机,迫使他突然撤军回国。但以理最后以其信仰强调安提阿库四世在末后的人生必孤独无助,忧病或疯狂而死。

根据《马克比书》和历史记载:那时,安提阿库四世因着库银不敷支配,就到波斯去,在各处征收税银。正当他停留在巴比伦的时候,有人去报告他说:“征伐犹太的兵已经败下来了,吕西亚的精锐在他们面前大受挫折羞辱。他们又拆毁耶路撒冷祭坛上,王所造宙斯的祭坛,并筑起高墙来,环绕圣所的四周,仍恢复先前的样式。”他听见这话,立刻惊惶失措,心中焦急,晕倒床上,以致忧郁成病。他在那里住了好些日子,知道自己离死期不远了;在临死之前,他极其懊悔在耶路撒冷的恶行,以致造成今日的困苦。主前164年,也就是马克比带领众人洁净圣殿(见“第七篇:马克比王朝”)的第二年,他终因忧病而死于波斯的塔白(Tabae),结束其疯狂残忍的一生。

(高歌,2013年3月15日)

推荐文章
  • 预言与启示(介言)
  • 第一篇至第十篇,查考的范围,它们之间有着必然的关联,帮助我们理解和领会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