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区 > 书卷查考 >

第三篇:四个兽、公绵羊和公山羊

2018-01-09 阅读:

第三篇:四个兽、公绵羊和公山羊

一、有四个兽从海中上来

〔但七2-3〕:但以理说,我夜间在异象中观看,见天的四风陡起,刮在大海之上。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彼此各不相同。〔但七17〕:这四个大兽就是将要在地上兴起的四王。

天的四风激动大海,就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这不是说这些兽的源头是天,而是天安排了产生这四个兽的局势。四风表征天从四个方向而有的行动;大海被激动,表征地中海周围的政治局势被激动;从海中上来的四个兽,表征四个大而凶猛、残忍、毫无人道的王及其帝国。在二章尼布甲尼撒的梦中,地上人的政权是由满了荣耀、光彩的大人像所表征;在七章,但以理得了启示,看见地上人政权的元首,以及人政权的本身,是由野兽所表征。

二、四个兽的特征和表征

从海中出来四个大兽的启示,相当于二章里大像的四个部分。这两章所启示的,乃是关联的。头一个兽相当于像的头,第二个兽相当于像的胸膛和膀臂,第三个兽相当于像的肚腹和腰,第四个兽就相当于像的腿和脚指头。依照七章的异象,到后来第四个兽要长出十角,这十角实际上就是大像第四部分的十个脚指头。

1、第一个兽:有鹰翅膀的狮子,表征巴比伦帝国

〔但七4〕:头一个像狮子,有鹰的翅膀。我正观看的时候,兽的翅膀被拔去,兽从地上被拉起来,用两脚站立,像人一样,又有人心给了它。

人像中的金头,表征尼布甲尼撒,即巴比伦的创建者和王。人像中的金头如何表征巴比伦帝国的尊荣,照样,百兽之王(狮子),表征巴比伦帝国的凶猛威武。在耶利米的预言中也曾经把巴比伦比喻作狮子,他说:“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是毁坏列国的”(耶四7);把军队移动的快速比作鹰而说:“看阿,仇敌必如云上来,他的战车如旋风,他的马匹比鹰更快”(耶四13)。鹰是飞禽之王。兽的鹰翅表征它是在空中,空中是属于撒但,那空中的掌权者;鹰翅,也表征它的行动快速。

总而言之,巴比伦帝国,特别是尼布甲尼撒王是狮子,是百兽之王,也就是世王各国之王。神曾赐给他威严、尊贵和荣耀。他却不将荣耀归给神,反要有鹰的翅膀,要升到天上,要高举他的宝座,要坐在聚会的山上,要升到高云之上,要与至上者同等(参赛十四12-17),要窃据了神的荣耀;所以他的翅膀被拔去,被革去王位,夺去荣耀,他被赶出离开世人,他的心变如兽心,与野驴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湿,等他知道至高的神在人的国中掌权,凭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国时,才又赐给他人心,聪明复归于他(但四23-25、31-33)。巴比伦帝国的盛衰正好说明第一兽的情形。

2、第二个兽:旁跨而坐的熊,表征玛代波斯帝国

〔但七5〕:又有一兽如熊,就是第二兽,挺起身体一边,口齿间衔着三根肋骨;有人对它说,起来吞吃多肉。

银胸银臂如何表征继巴比伦而兴起的玛代波斯帝国,照样,旁跨而坐的熊,正是玛代波斯帝国。这个国的国力如同凶残的熊;虽然攻倒了巴比伦帝国,却没有狮子的行动快速及威严。旁跨而坐说明,倚重一侧;虽然以玛代波斯联合成了一个政权,但波斯的国力远胜于玛代;常以波斯王称呼玛代波斯帝国的王。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表征它吞噬了巴比伦帝国之三主要地区:巴比伦、埃及和吕底亚(小亚细亚中西部一古国);吞吃多肉,则指吞并多方多国之民。

3、第三个兽:有四个鸟的翅膀、四个头的豹,表征希腊帝国

〔但七6〕:此后我观看,又有一兽如豹,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这兽有四个头,又有权柄给了它。

豹就是人像中的铜肚腹和铜腰所表征的希腊帝国;豹的力气虽不如狮和熊,但其动作敏捷;皆因它的肚腹,腰部的肌肉运用自如。亚历山大帝是难得的军事天才,行事敏捷;攻敌之时,直如疾风迅雷,歼灭敌人如扫落叶,行军有瞬息千里之势,犹如加上四个鸟翅膀。亚历山大帝崩后,希腊帝国,由他手下的四个将军分治他的国土(但八7-8),成立了马其顿、叙利亚(北方王)、埃及(南方王)和小亚细亚四国。第三个兽得了权柄,这表征它得权掌管列国。

4、第四个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头有十角,表征罗马帝国

〔但七7-8〕: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见第四兽甚是可怕可惧,极其强壮;这兽有大铁牙,吞吃嚼碎,所剩下的用脚践踏;这兽与前三兽不同,头有十角;我正注意这些角,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连根被拔出来。这角有眼像人的眼,有口说夸大的话。〔但七11-12〕:那时因那小角说夸大话的声音,我就观看,见那兽被杀,身体毁坏,扔在火中焚烧。至于其余的兽,权柄都被夺去,生命却仍存留,直到所定的时期和时候。〔但七19-20〕:那时我愿知道第四兽的准确意义,它为何与那三兽不同,甚是可怕,有铁牙铜爪,吞吃嚼碎,所余剩的用脚践踏,它头上有十角和那另长的一角,在这角前有三角倾倒;这角有眼,有说夸大话的口,形状强大,过于它的同伴。

〔但七21-25〕:我观看,见这角与圣民争战,胜了他们,直到亘古常在者来临,为至高者的圣民伸冤,圣民得着国度的时候就到了。那侍立者这样说,第四兽就是地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不同,必吞吃全地,并且践踏嚼碎。至于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后来又兴起一王,与先前的不同,他必制伏三王。他必向至高者说顶撞的话,并折磨至高者的圣民;他想要改变节期和律法;圣民必交付在他手中一年、二年、半年。然而审判者必坐庭,他的权柄必被夺去,以致毁坏、灭绝,一直到底。

圣经本身已解释说,第四兽是地上必有的第四国,与一切国不同。而这个第四国,就是第二章人像中的铁腿和半铁半泥的脚所表征的罗马帝国;它的政权有时是议会制,有时帝制,有时集团传统治制,五花八门,和前面那些帝国大不相同。但是强壮如铁,能打碎压制列国,又好像凶残的兽,吞吃、嚼碎和践踏其余的动物一样。第二章里的十个脚指头,就是第七章的十角。有一位天使告诉但以理说,那十角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但七24),是世界末期要迫害神子民的敌军;“又长起的一个小角”(但七8),就是后来又兴起的一王(但七24),此即世界末期要显现出来的敌基督;“在这角前有三角倾倒”(但七20),是指在敌基督面前有三王要被毁灭。有关十角及又长起的小角,到目前为止尚未显明,等到世界末期的七年,特别是最后的三年半,才会完全显明出来。

十二节中“至于其余的兽”,它们的权柄(权与国)都被夺去,生命(文化)却仍延长,直到所定的时期和时候。这指明虽然巴比伦、波斯和希腊的统治和权柄被夺去,但他们的文化却要延长,仍然存留。今天我们是西方文化,罗马文化的一部分。西方文化乃是罗马、希腊、波斯和巴比伦文化的总结。虽然罗马帝国早就结束了,但罗马的精神、文化、法律、政治、和习俗继续存在。所以,就某种意义说,我们今天仍是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三、公绵羊和公山羊

但以理书八章主要启示两件事:象征波斯的公绵羊,和象征希腊的公山羊。这两个动物,就相当于七章里所说的第二个兽和第三个兽。彭伯(G.H.Pember)在他论到大预言的书中说,在古波斯,尤其在首都,到处都有绵羊的标志。并且在古希腊,也有许多山羊的标志。圣经这里用绵羊象征波斯,用山羊象征希腊。

1、公绵羊,表征玛代波斯帝国

〔但八3-4〕:我举目观看,见有一只双角的公绵羊面向河站着,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我见那公绵羊往西、往北、往南抵触;兽在他面前都站立不住,也没有能救护脱离他手的,但他任意而行,渐渐强大。〔但八20〕:你所看见双角的公绵羊,就是玛代和波斯王。

这里的公绵羊,乃是指波斯帝国末代国王大利乌三世。主前331年,他在尼尼微附近之亚比拉战役中败于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玛代波斯帝国至此灭亡。“双角的公绵羊”,表明这个国家是由二国(玛代和波斯)联合成为一个帝国,正如胸与臂虽是有左右之别,却是一个人的。虽然威猛,但他对待神的选民温和如绵羊;“向河站着”,即站在河边,这表征公绵羊在乌莱河边成为强大;“两角都高,这角高过那角,更高的是后长的”,说出虽然二国都很强大,但后来才兴盛的波斯国,比先兴盛的玛代国更强大。

2、公山羊,表征希腊帝国

〔但八5-8〕:我正思想的时候,见有一只公山羊从西而来,遍行全地,脚不触地;这山羊两眼之间,有一显著的角。他往我所看见面向河站着,有双角的公绵羊那里去,大发忿怒,向他直闯。我见公山羊就近公绵羊,向他发烈怒,冲撞他,折断他的两角;绵羊无力抵挡他,被他撞倒在地,用脚践踏;没有能救绵羊脱离他手的。这山羊成为极其强大,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长出四个显著的角来。〔但八21-22〕:那多毛的公山羊,就是雅完王;它两眼之间的大角,就是头一王。至于那折断了的角,及其根上长出的四角,乃是从这国里兴起来的四国,只是力量都不及他。

公山羊,就是雅完王,即希腊王。这章里的山羊是指亚历山大大帝,他在位大概十三年,三十三岁就突然死去。他的力量并不像绵羊,乃像山羊。历史告诉我们,当亚历山大大帝到马其顿的时候,他戴着山羊角的冠冕。

“从西而来”(但八5),这表征它从欧洲,就是地中海之西而来;“两眼当中的大角就是头一王”,大角说出这一位王是大有能力者,亚历山大大帝率兵转战于埃及、亚述、巴比伦和波斯各地;“脚不触地”(但八5),说明行军之快速,直如疾风迅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在公元前331年,他击溃波斯王大利乌三世之军队于亚比拉,则乌莱河边(可能就是现在的格耳卡河),灭玛代波斯帝国,建立希腊帝国。但“正强盛的时候,那大角折断了(但八8)”,就是指他正值权势强大,处于盛年,三十三岁就突发热病死了(主前323年);“长出四个显著的角来”(但八8),指亚历山大死后,他手下的四个将军将希腊帝国瓜分为马其顿、小亚细亚、叙利亚和埃及四国。这里的预言是在亚历山大之前很久写的,我们读的时候,不能不相信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按照人的看法,亚历山大大帝死了,希腊帝国就结束了。但在神眼中,希腊帝国继续存在,就是由亚历山大大帝的四个将军所组成的四个帝国。至终,这四个国合并为两国,一个在南方(埃及),一个在北方(叙利亚)。十一章描写这两国在以色列领土上的战争。

3、公山羊的继承者

〔但八9-14〕:四角之中,有一角长出一个小角,向南、向东、向荣美之地,渐渐极其强大。他渐渐强大,高及天象,将些天象和星宿抛落在地,用脚践踏。并且他渐渐强大,以为高及天象之君;祂日常的祭祀从祂除掉,祂的圣所被毁坏。因过犯的缘故,有军兵和日常的祭祀交付与他;他将真理抛在地上,行事无不顺利。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日常祭祀,和造成荒凉的过犯,以致圣所与军兵遭践踏的异象,要持续多久呢?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个日夜,圣所就必得洁净。

〔但八23-26〕:在这四国末期,犯法的人罪恶满盈,必有一王兴起,面貌凶恶,善用双关的诈语。他的力量必强大,却不是因自己的力量,他必行非常的毁灭,并且行事顺利;又必毁灭有能力者和圣民。他用权术使手中的诡计亨通;他心里自高自大,在人坦然安定的时候,毁灭多人;又要站起来攻击万君之君,至终却非因人手而被灭。所说二千三百日夜的异象是真的,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为那是关于许多日子以后的事。

“从四角之中的一角长出小角”(但八9),这小角表征叙利亚的安提阿库四世-以比凡尼(Antiochus Ⅳ Epiphanes,主前175-164年)。他在治国期间,曾南向埃及,东向小亚细亚,并向荣美之地以色列(但十一16),大为扩展。至于到“二千三百个日夜”,这是指安提阿库四世在圣地行恶的日子,共有二千三百日,约从主前171年延续到主前165年12月25日,就是犹太英雄马克比(Maccabeus)击败安提阿库四世之后,洁净圣殿的日子。

附注:主前170到168年间,安提阿库四世侵犯耶路撒冷,洗劫圣殿,且于主前168年12月25日,献污猪于祭坛,立偶像于圣殿,以污损之。三年后,也就是主前165年,犹太壮士犹大马克比洁净并修复祭坛与圣殿。并且照坛殿受玷污之日,定12月25日为圣节,连欢八日,以志庆洁修坛殿之壮举。这个圣节就是犹太人的“修殿节”或“献殿节”(约十22)。

当然,这里小角所表征兴起的一王,不单纯指着第十一章的北方王安提阿库四世,因为所要行的是关乎末期的许多日子,而这里是着重预表在末期将要出现的敌基督。关于小角(公山羊的继承者)的特征,和小角表征安提阿库四世,以及安提阿库四世预表敌基督,这些点会在以下章节查考中说到。

(高歌,2013年3月12日)

推荐文章
  • 预言与启示(介言)
  • 第一篇至第十篇,查考的范围,它们之间有着必然的关联,帮助我们理解和领会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