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见证分享 >

奇怪的人-对付己

2016-07-24 阅读:

我的名字叫旧人,含义就是受造而堕落的人。我不晓得是谁给我起的名字,但我知道,许多人都认识我。当人们讲到旧人时,我就站在那里;当人们自称我时,旧人就起立致敬。旧人就是我,我就是旧人。

这地上真是有许多个旧人,也就是有许多个我。每个人都有一个生命,圣经称之为“魂生命”。嘿嘿!当我凭着魂生命来生活时,人们称我活出来的叫“肉体”。这肉体有两种说法,也就是有好与坏之分。坏的部分,特别包括动怒发脾气的部分,人们称作“血气”。其实,在圣经原文中并没有这个词,乃是中国人平常的说法,是指着人天然的血性。有的人容易动怒发脾气,我们就说他血气很大。好的部分,其中的意见和主张,就叫作“己”;其中的能力和干才,就叫作“天然”。总的来说,在不了解我的人看来,我这人是奇特的。一旦和我熟悉了,对我有了很深的认识,就觉得我这人真是丰富多彩的。

今天,我坐在这里自我介绍,就是要你们来认识我。说起来,我的朋友很多;有国内的,也有国外的;有达官贵人,也有平名百姓;有白领,也有农民工。总之,不分国籍、种族和贵贱,以及职业高低,我的朋友满天下。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我的朋友。我说这些,你相信吗?不要以为我是在吹嘘自己,我并不是爱炫耀的人。其实,平时我这人是很低调的,也没有什么值得来炫耀的。但为了与你坦诚相待,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秘密,就是在我身上有一个很大的毛病。这个毛病一直困扰着我,就是“己”,常常导致我在别人眼中成为一个奇怪的人。

呵呵,有人就会问了:“你不是说己是肉体中好的部分么?意见和主张,哪称得上是毛病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有必要先问你是不是基督徒?如果你说不是,那么请向后转,因为你可能难以理解和领会;如果你说是,那么就要注意听了,并且还要细细咀嚼和揣摩。因为用世人的眼光看来是好的,但用属灵的眼光来看,未必是好的,可能就属于毛病。而认识人的己,与你属灵生命的成长,和对你走主的道路,是有益的。

己,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许多基督徒都知道马太福音里的一段话:“耶稣却转过来,对彼得说,撒旦,退我后面去吧!你是绊跌我的,因为你不思念神的事,只思念人的事。于是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否认己,背起他的十字架,并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魂生命的,必丧失魂生命;凡为我丧失自己魂生命的,必得着魂生命”(太十六23-25)。于是,就有人说,若要跟从主,就要否认己,像主耶稣一样舍己。但许多人却不知道,这里的己是什么意思,只以为要像主一样,舍去自己的身体,流血舍命或殉道。

然而,并不是这样解释的。主的十字架,乃是神在永远里所命定的旨意。但彼得却有了一个意见,他就拉主耶稣到一边,责劝祂说:“主阿,神眷怜祢,这事绝不会临到祢”(太十六22)。瞧,彼得发表他的意见,就是体贴人的意思,可怜自己,不接受十字架。而神的意思,就是神的旨意,也就是十字架。主耶稣说的舍己的“己”,乃是指着人的意思说的。主耶稣要门徒舍己,否认己,就是要他们把自己的意思摆在一边。主耶稣并没有说:“你们跟从我,就当为我流血舍命。”为主殉道是可以的,可主耶稣说的“舍己”,却没有这层含义。

那么,有人又要问:“人的意思,就是己吗?或己就是人的意思吗?”不能这样说,因为人的意思,还不是己的本身。主耶稣在谈到背十字架和否认己后,紧接着就说到魂生命,魂生命才是己的本身。因此,己的本身,乃是魂生命,而己显出来,就是意见,如彼得的意见。这个意见是不好的,换句话说,人的己显出来,是令人讨厌的。彼得是一个满了己的典型人物。他的话语最多,意见最多;在圣经福音书里,在好多事上,他都在那里说话,在那里发表意见。没有一件事,他没有意见,没有主张。故此,每一次,主耶稣总是对付他那个意见和主张。以上所举的事例,即马太福音十六章里否认己的教训,就是因着他而说出来的。又如,彼得说:“众人虽然为祢的缘故跌倒,我却永不跌倒”(太廿六33)。但结果,他却三次不认主,而大大地跌倒了。后来主耶稣复活了,门徒们聚集在一起,还是他提议说“我打鱼去”(约廿一3)。可见,他实在是一个“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的人(约廿一18)。

在此,有人会说:“这有什么关系呢?彼得是大使徒,以后不是照样被主使用吗?”是的,但如果,他没有认识己、对付己,没有跑去痛悔,没有体贴神的意思,又岂能背主的十字架,并且为主殉道呢?试问,如果人不舍己,又如何来跟从主呢?己,乃是拦阻人跟从主的大患,必须要拒绝,才能无条件地顺服主的带领,走主的道路。否则,人爱惜自己,可怜自己,体贴自己,活在自己的意见和主张里,就是不认识十字架,就是不愿背十字架了。

现在,再来看圣经中两个己的代表人物吧!

约伯记三十八章,开头说:“那时耶和华从旋风中回答约伯说,谁用无知的言语,使我的旨意暗昧不明?”约伯和他的三个朋友,以后又加上以利户,就是一直在那里说话辩论,一直在那里发表意见。等他们把话都说完了,神就来责备。约伯先是用无知的言语,发表自己的意见,到末了蒙神的光照,就在尘土和炉灰中厌恶自己。约伯的意见,就是他那个可厌恶的自己。他的意见,就是他这个己的表现。

四福音书里,还记载马大。每次说到她时,都看见她在那里说话出主张。她话多主张多的地方,就是在约翰福音十一章。那里记着说,她兄弟拉撒路患病死了,四天以后,主耶稣来了。她一见到主,就怪主说:“主阿,祢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这就是她的意见。主说:“你兄弟必然复活。”她接着就说:“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必复活。”这又是她照着自己的意见来解释主的话。主又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么?”她就答说:“主阿,是的;我信祢是基督,是神的儿子”。这真是答非所问,不知道她把主的话领会到哪里去了。她说了这话,也不管主的话说完没有,就回家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马利亚,说:“夫子来了,叫你!”这又是她捏造的话,替主出的主张。等到主同他们来到坟墓前,吩咐他们把石头挪开,她再次发表意见,说:“主阿,他现在必是臭了,因为他死了已经四天了。”在这个故事里,一直叫人看见的,就是马大的意见和主张,表明她的己非常厉害。

哎呀呀,我是不是这样的人呢?彼得、约伯、马大,这三位就像一面镜子,我拿过来一照,毛病就立刻暴露了。回顾以往,当我看到有位弟兄为主摆上,好像越摆上,主越为难他,使他生活过得清贫、艰辛,甚至难受,我常常会站在那儿讥笑说:“何必这样辛苦呢?反正我们都要到神那里去,走得轻松点不好吗?”这就是体贴自己的意思,不体贴神的意思。宁愿逃避十字架,不愿去碰一碰;宁愿保留旧人,不愿钉死和破碎。

有时候,当我与弟兄们交通一件事时,因我不赞同甚至反对,于是我就在那里一直发表我的意见和主张,我认为我说的都是对的,别人听我的是最好的。哦,我的己在意见里显出来了!我是一个满了意见,满了主张,就是满了己的人!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有资格,聚会的事上就是我说了算,弟兄姊妹都要照着我的眼光和作法来实行。只要听我的就行了,不用再交通了,也不用听别人的,更不用和别处的实行一样。只要听我的,我怎么安排就怎么做好了。哦,我是多么自以为是呢!别人来跟从我的意见和主张,最终给教会带来了难处,就是使我这一班成为分门别类的人。马丁路德曾说:“在我里面有一个更大的教皇,就是我的己。”哦,这个教皇就是指挥教会变成分裂的光景!实在说来,我也是土皇帝呢!

有时候,别人对我说了一句话,虽是出于好意,但却不合我意,他就是得罪我了;我看到他就烦,就不愿理睬,懒得再跟他讲话。哎呀,我要保护我的己到什么时候呢?我的己是不能碰的,一碰我就受伤,谁都不要来伤我。我最好躲在壳子里,像蜗牛一样,别人都不要来烦我,我也不想被人了解。我宁愿给人一个表面的好印象,却不愿叫人看到真实的我,因我害怕暴露我的己。于是,我这位旧人,整天挂在那里,不嫌害臊,得救多少年后,没有破碎,没有变化。然而,我仍可以喊着说:“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五17)。在别人看来,我可能比谁都热心和爱主,甚至生命程度非凡;没有人比我更敬虔了。

有时候,我和人辩论,就是不服气别人的说法。我可以拍着胸膛说,我讲的就是对的,就是出于圣经的。我非要将对方打垮,来证明我所主张所发表的,就是真理。甚至,我读过神学,念过圣经学校,或在某个著名人物门下受教,我懂得的远超过别人,我所掌握的圣经知识,足能使我在任何时候可以与神去理论一番。然而,我的难处不在罪上,不在世界上,也不在良心上,就是在己上,这叫我无法认识神。

有时候,我就是看不惯别人的带领,就是看不惯教会的实行,我认为可以改革了。教会将来所走的路线,应该按照我的思路来。为什么你们不采纳我的建议呢?为什么你们不随着我意呢?而我发觉你们的有些教训是错误的,有些实行是过时的,甚至我认为你们是瞎子领路。可是,我一直在黑暗中。我的己在那里没有稍停过,我的意见和主张把我孤立起来。我鹤立鸡群,唯我独尊。我要做一个改革者,像马丁路德一样,哪知我连圣经都没好好去读。信主多年了,还没有完整地读过一遍,更不谈去研读了。并且,对于那些教训那些实行,我也说不清楚,因我从来没有跟随过,没有亲身体会。只是我看认为行不通的,我就不会盲目跟从。但偶因碍于面子,我只好表面做作而已。你们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呢?为什么还要往死路上直奔呢?你们再不听我的,我就要为你们贴大字报了,把你们的错误,把你们我认为行不通的,都要曝光出来。哪曾想,我就像一个小丑似的,在黑暗里我行我素,可我自己却看不见。不仅是我的己,而且连那坏的部分,就是血气都出来了。久而久之,连我的良心都没有感觉了,我如同被撒旦完全得着,我不知整天在做什么,也不知该往哪里去,我的路俨然是一条死路。

有时候,我整天讲东道西,说我所不知道的话。我的口和我的手,是不能闲着的。当我看到一篇博文或一个短消息,我不知情由,或我根本没认真看,也没看懂,但我以为自己懂了。于是,我就照着自己的理解,其实是自己的意见和主张,要么来给对方一点属灵教育,要么来点古怪看似找茬的话。可对方还不认识我,搞不清我说的是什么,只感觉莫名其妙。但我却叫他,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了。然而,在我教训他的时候,我是从来不按我说的去做的。举个例子,我看到别人在谈及网络服事,呵呵,我有话说;我认为网络是虚拟的,不要太注重网络,还是回到身边教会中去服事吧,那才是实际。这是我给别人的建议,说得不好么?也不完全不好,但我没附加说,我整天在玩网络游戏,我一直是活在虚拟之中,在教会中我也没有任何服事。瞧!对方还不认同我的观点呢,好像在反驳。呵,这人真是不能经受十字架的对付!其实,我自己从来不知十字架是什么。再举个例子,我这人古怪到一定程度,看见别人发表某个言论,我就非要硬凑上去说两句,否则觉得嘴和手闲得慌。但我不明说直说,往往我是一两句话,要么表达不满情绪加省略号,要么就是找点茬难为别人。呵,这成了我的风格!久而久之,我就成了这样的人。无论在哪个网络平台,特别是在论坛,有的人初次见我说话古里古怪的,就感觉我这个人不对劲,甚至怀疑我里面的灵不对。但我还乐在其中,我认为我自己很正常,别人才古怪呢!更叫我觉得的,是那些和我唱反调的,他们的灵都有问题。像这样,我的属灵生命是没啥长进的,平时的追求是很少的。如果我真的看见了光,我就不会至始至终祭出我的意见和主张,就是我去到人面前,人还没到,己就表现露在那里了。说到底,我是没有看见己,没有从神的话语里蒙光照,我就是一个凭自己而活的人。我给人历来的印象,就是很特别,不合群,就是一个奇怪的人,都是因己造成的!

读到此,你对己应该有所认识了吧!意见和主张,确实是个毛病呢!然而,我这毛病的症状,还不止以上谈到的这些,有很多很多。真要一一述说,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在此就不赘述了。那么,有人要问:“这个己是从哪里来的,是神造的吗?”

当然不是。要回答这个问题,你首先要清楚,人有灵、魂、体三部分组成。灵是接触神的惟一器官,魂包括心思、情感和意志,身体就是我们能看见的这个物质的身体。从亚当和夏娃摘吃善恶知识树上的果子开始,人类就堕落了。整个堕落的人有两个难处:罪与己。罪在身体里;己在魂里;堕落的身体有罪,而堕落的魂有己。因此,基督徒说要对付身体,意思就是对付罪。同样,说对付魂,意思就是对付己。受造的身体没有什么不对的。神所造的身体是好的。使其不对的,乃是有罪与情欲从撒旦那里来进入其中。这是在神所造的东西之外的。同样,神所造的魂没有什么不对。神所造的魂是好的,但现今在魂里有了己,就使其不对了。神造魂,但神没有造己。

再进一步说,魂在灵的管制之下,并倚靠神的时候,就是纯洁、正确的魂。这是神所造人的魂的光景。然而,由于堕落,神所造的魂向神宣告独立。在堕落时,人将知识树的果子接受到他的身体里之前,他已将撒旦的思想、提议、意见和主张,接受到他的魂里。这样,人就在他的魂里向神宣告独立。人若保守他的魂倚靠神,就绝不会不顺从神,而接受知识树的果子。因为人的魂变得向神独立,魂就成了己。

哦,原来己与魂还有这样的关系!但从以上的内容中,已看出意见是己的表显、化身。我越向神独立,我就越有意见作为己的表显。每当我向神独立,并有意见或意志,我就有己,连同在己里的撒旦。因为己是魂里撒旦的素质,使魂向神独立,发表魂自己的意志,甚至是好意见。哦,你明白了吗?你若领悟这意义,并将其应用在日常生活中,你就会看见,日复一日,这是每个人的难处。为什么孩子不顺从他们的父母?只因他们的魂、他们的心思、他们的意志,向父母独立。他们有自己的意见,他们甚至有自己的意志。那就是己,而撒旦就在己里。

这样看来,己是否很可怕呢?不要惊慌,如果我不再想成为一个奇怪的人,在日常的生活中,只要发现有意见和主张出来,就要让圣灵来运行,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这些意见和主张上,把它们置于死地,就没有可怕的了。对付己,就是把意见拒绝出去,交给十字架彻底的治死。这需要我懂得旧人与基督同钉上十字架,知道意见就是己的表现,却不要让这些仅仅成为空洞的道理,而要有实际的经历,就是继续不断地活在对付己的经历中,活在圣灵的交通里。当我摸着了圣灵,就要让圣灵一直把基督的钉死,执行到我一切生活行动上。我这个让,就是与圣灵合作,让圣灵来执行钉死。如果十字架已把我的己敲碎了,我就能有光,不但是意见和主张,而且连生气和不满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什么人的意见最多,什么人的己就最肥大,他就越来越叫人奇怪。因为意见的地位,就等于肥土,让己长大了,人也变得越发古怪。无论是在聚会中,还是对于各样事情的交通中,或讨论圣经和真理时,那人在那里就是特别的,满了意见,满了主张,满了己。主耶稣说到对付己,是叫人背十字架,就是靠着圣灵,把十字架一直应用到人身上来,有一个十字架的印记。直到人被提变化的时候,才能和十字架分开。否则,什么时候一离开十字架,什么时候就是凭着肉体,凭着己活着了。

对付己,乃是我和你一生的功课,我们需要把十字架的死,执行到我们的己上。你,现在还是奇怪的人么?不要再做这样的人了,就做个否认己,背十字架的人。我和你,一起上路,一同来经历这十字架彻底的治死。

本文参引《生命的经历》第十篇、《生命经历的基本原则》第十二章

(高歌,2012年4月13日)

推荐文章
  • 论宗教与信仰
  • 一、最初的印象 在我得救前,每当提起宗教,首先想到的就是佛教、基督教、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