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见证分享 >

论青年基督徒婚配

2018-01-09 阅读:

本系列虽不能对圣经中的婚姻盖以全貌,但结合现实应用,有心者不妨作阅读参考。

年轻人若想寻求属灵的婚姻,总得先来读读圣经,以求帮助。在我们来读经时,不难发现一些关于婚姻的事例,正如以撒的婚娶,和约瑟娶马利亚。对于基督徒,若关心自己的婚姻问题,并想找个“信主的”,我奉劝你一定要把这两个事例读一遍。倘若谁连这个都没读过,我认为是没有资格在主里配搭婚姻的。至少说,不该草率行事,如跳过这个就开始谈婚论嫁了。

所谓“婚姻配搭”,就是由教会出面并主持(这好比世人讲的说媒牵线),好使一个弟兄和一个姊妹,在婚姻的事上以神的事为念配合在一起。换言之,就是使这个婚姻能为神摆上,以成就神的旨意。当然,并非说教会来配搭,这个婚姻就是硬性的定规,还要看当事人的意思,以及圣灵如何带领他们。实则说,这个婚姻是属灵的,区别于世俗的婚姻。但有的教会没有这样的配搭,对年轻人的婚姻不够关心,顶多是牧师为其证婚。而有的教会虽有惯例的实行,但落实到细节处,仅是处在探索阶段。在我看来,倘若某个地方,对于未婚者的婚姻,有专人来负担,并有正确且成熟的引导,起码体现了那个地方的教会是健全的,并对年轻人的属灵前途是足够重视的。

一、圣经中婚姻的事例

现在,我们先来看一看圣经中婚姻的事例。

1、以撒的婚娶

创世记二十四章,给我们看见一个美妙的婚姻,就是以撒的婚姻。为什么说这个婚姻是美妙的呢?因为以撒预表基督是新郎,利百加预表教会是新妇。这个婚姻,不是仅仅叫一个单身汉有美满舒适的生活,而是完全为着达成神永远的目的。神要达成祂的目的,或者说,神要成就祂给亚伯拉罕的应许,如“我必使你的后裔繁增,如同天上的星,海边的沙”(创二十二17),那么以撒就要生出后裔才行。可是,没有婚姻,以撒怎能生出后裔呢?没有别的法子,这单身汉若要得着后裔,以达成神永远的目的,就必须结婚。以撒的婚姻不是寻常的,也不仅仅是为着他的人生,乃是为着达成神永远的目的。

这个婚姻的美妙之处,还不仅如此。我们还必须要重点来看在利百加和以撒身上,有哪些特征?

首先,利百加“容貌极其俊美,还是处女”(创二十四16);她是纯洁、单纯的,也是仁慈、殷勤的(创二十四18-20)。亚伯拉罕的仆人要水喝,她立刻给他水喝。她也为他的骆驼打水。从井里打上水来,倒在槽里,给十只骆驼喝,对一个青年女子来说是件艰苦的工作,但她这样作了。青年姊妹若要在神的主宰之下,尤其是在婚姻的事上,她们就需要仁慈又殷勤。不仁慈又松懒的青年女子应当独身。人请你作一件事,你必须为他们作两件事,并且第二件事该远超过第一件事。你不仅该给人水喝,也该为他的十只骆驼打水。你若这样作,你就有资格得着你的丈夫,你的以撒。这是对所有青年单身姊妹的忠告。

其次,利百加是绝对的(创二十四57-58、61)。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以撒,但她亳不犹豫地愿意去他那里。她没有对母亲说:“母亲,我从来没有见过以撒。也许我该先与他通信,然后请他来访问我们,我才能决定要不要和他结婚。”利百加没有这样说。虽然她的哥哥和母亲犹豫不决,要她至少再住十天,但她说:“我去。”她是绝对的。

再次,利百加也是服从的(创二十四64-65)。当她看见以撒,晓得他是谁的时候,“就拿帕子蒙上脸”(创二十四65)。蒙上脸的意义,乃是服从的表示,这也是蒙头的意义。在属灵的意义上,姊妹们服从的记号,不是仅仅把一块布放在头上,或以此作装饰,而是结婚了,她们的丈夫是她们的头,自己的头就必须蒙起来。这是婚姻真实的意义。

最后,我们来看以撒有哪些特征。圣经告诉我们,以撒不是一个活跃的人,因他没有作什么。他不过住在井边,在活水之地旁边。“天将晚,以撒出来在田间默想”(创二十四63),圣经译者对于本节希伯来文的译法不尽相同。有些译本译为以撒到田间去祷告,其它的译本说他到田间去敬拜。以撒在主面前默想,很可能想到他的婚姻。他失去了母亲,还没有妻子,最可靠的仆人又出门在外。以撒不知道仆人会不会回来。家中没有安全或保障,使他在为难的处境中。因此,他出去到田间寻求主,在神面前默想。当他默想的时候,利百加来了。仆人将一切所发生的事告诉以撒,以撒就接受父亲为他所作的,娶了利百加。他的婚姻来自承受,不是来自奋斗。他没有为着妻子奋斗;他承受了父亲为他所作的。他没有作什么事,来得着一个妻子。他不过接受父亲为他所得着的。他这样行,就是与主是一,使神的目的达成在他身上。他没有举行结婚典礼,却有真实且稳固的婚姻。以撒的婚姻最终达成了神的目的。在创世记二十四章,那些人的生活不仅仅是为着自己的人生,他们的生活乃是带进神永远目的的达成。属灵意义上,以撒生出后裔,就是神呼召我们来生出基督,并为着神的经纶(计划或安排)产生神的国。

(以上内容参见《创世记生命读经》第六十篇)

2、约瑟娶马利亚

马太福音一章十八节至二十五节,和路加福音一章二十六节至三十八节,讲到约瑟娶马利亚。

在路加福音,说天使加百列奉神差遣,往加利利的拿撒勒城去,到一个童女马利亚那里,对她说:“蒙大恩的女子,愿你喜乐!主与你同在了。…马利亚,不要怕,你在神面前已经蒙恩了。看哪,你将怀孕生子,要给祂起名叫耶稣。”这位马利亚,是已经许配给约瑟的。她听到天使的话,就说:“我没有出嫁,怎么会有这事?”但天使回答说:“圣灵要临到你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覆庇你,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马利亚说:“看哪,我是主的婢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天使就离开她去了。

在马太福音,说马利亚已经许配了约瑟,他们还没有同居,马利亚就被看出怀了孕,就是她从圣灵所怀的。她丈夫约瑟是个义人,不愿明明地羞辱她,想要暗暗地把她退了。正思念这事时,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说:“大卫的子孙约瑟,不要怕,只管娶过你的妻子马利亚来,因那生在她里面的,乃是出于圣灵。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你要给祂起名叫耶稣,因祂要亲自将祂的百姓从他们的罪里救出来。这一切成就了,为要应验主藉着申言者所说的…”约瑟从睡梦中醒来,就遵着主使者的吩咐,把他的妻子娶过来,只是没有和她同房,等她生了儿子,就给祂起名叫耶稣。

这个事例的情节大致如此,现在我们来看天使的话临到马利亚和约瑟,他们各自的反应。

马利亚听了天使的话之后,就说:”看哪,我是主的婢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一38)。表面看来这很简单,代价却极高。像马利亚这样年轻的童女,要接受怀孕的使命并不容易。假设我们中间一位年轻姊妹接到这样的使命,她能接受吗?这不是一件小事。因为没结婚就怀孕,实在是要付上极大代价的。然而,基督的出生,大半是藉着马利亚的降服来完成的。这告诉我们,要生出基督不容易,也不便宜。我们若要在属灵上生出基督,就必须付代价。马利亚付了这代价,使圣灵的能力有机会进入里面,来成就一些事。

那么,约瑟见马利亚怀孕了,是如何反应的呢?起先,他打算暗暗地把马利亚退了(太一19)。但他不是粗鲁急躁的,乃是顾虑周全、满有思想的。他正思念这事时,有主的使者向他梦中显现(太一20),约瑟就服从了天使的话。假设你和一个年轻女孩订了婚,发现她有了孩子,那孩子还不是自己的,你会娶她吗?娶这样的女子实在是羞辱。因此,不仅马利亚付了代价,约瑟也付了代价。基督的出生叫约瑟付出很大的代价,因这事使他受辱。

我讲约瑟娶马利亚这件事,不是要未婚者模仿着去做。虽然现今时代,没结婚就怀孕,不算个事;男子娶怀孕女子,哪怕不是自己的孩子,也不算太受辱。但在此,我讲的重点是付代价。约瑟和马利亚,都是神为着基督出生所拣选的人。那么,我们这些信徒为着生出基督(属灵意义上的),我们是否可以在婚姻的事上付代价呢?

二、同负一轭

1、择偶的原则

你们跟不信的,不要不配的同负一轭(林后六14上)。我相信,每个基督徒都听说过这句话。在众人的感觉里,就是基督徒找对象,最好是找信主的,否则不能同负一轭。例如,结婚后,一个去聚会,一个去跳舞;一个是信基督的,一个是拜偶像的。信主的和不信主的人看法不一样,主张也不一样,道德的标准也不一样,是非的标准也不一样,一切都不一样。两个人结婚了,在家庭和婚姻生活中,总会有许多难处。若把两个人摆在一个轭底下,不是轭折断,就是一方受拖累,或妥协于另一方,甚至远离神。布道家司布真曾用一个实例,来教训一位年轻姊妹。他叫姊妹站在高的桌子上,然后拉他,但拉上去不容易,可姊妹被他拉下来却很容易。这说明信徒若与世人交友,容易被他们拖下去。

其实,“不要不配的同负一轭”,这句话不止应用于男女婚姻的相配上,也应用于事业和各种亲密的关系上。这里的“不相配”,是指在种类上不同。信徒和不信者是不同的人;因着信徒神圣的性情和圣别的地位,他们不该跟不信者同负一轭。根据旧约经文,“不可并用牛驴耕地”(申二十二10),这指出两种不同的动物不可同负一轭。牲畜有两类:洁净的和不洁净的。洁净的是倒嚼、分蹄的。羊、牛是洁净的动物,但驴、马、骡和猪是不洁净的。律法命令以色列人,不可让洁净的和不洁净的动物同负一轭,不可把洁净的和不洁净的放在同一个轭下。牛是洁净的,可以献给神,但不洁净的动物不能献给神。因此,洁净的和不洁净的是不相配的。但保罗在林后书六章十四节并不是在意律法的教训,乃是在意这个要求所代表的属灵意义。今天我们这些信徒乃是洁净的人,我们是可以献给神的牛和羊羔。然而,不信的人是不洁净的,所以我们不该跟他们同负一轭。

那么,有人要问:信徒和非信徒可以结婚么?圣经已有明训:“你们跟不信的,不要不配的同负一轭,因为义和不法有什么合伙?光对黑暗有什么交通?基督对彼列有什么和谐?信的同不信的有什么同份?神的殿同偶像有什么一致?”(林后六14-16上)。又如在旧约中亦有多处经文记载,神曾不容许祂的子民娶不信者外邦人的女子为妻,禁止和他们通婚(拉九2、12,十2-3、10-11;尼十三23-27;王上十一7-8)。基督徒应该明白并领受分别为圣的重要原则,在选择配偶的事上,能小心谨慎地遵行,要与信仰相同的基督徒联婚,则在其未来的共同生活习惯上,彼此爱心的建立,感情的交流,行事的志趣,以及对儿女的教养等各方面,都会臻于和睦融洽一致完美的地步,使未来的家庭基督化,在婚姻的生活见证中荣耀神。倘若一个基督徒为了爱情缘故,和非基督徒难解难分时,这一个虽没有定罪,但要竭力的,最好在结婚前先带领对方归主,然后再谈婚姻之事,则较为妥当且合理。然而,如果信者和不信者马虎结了婚,以后信者试图以婚姻的爱情关系,去带领对方归信基督,那是一种希望性较小又危险的。万一对方非但不肯接受信仰,反而有抵挡时,则在以后漫长的夫妻生活中,所遭受的摩擦与痛苦,是不堪想象的。其最后的结局,将会弄到夫妻反目,水火不容的地步,甚至完全失去家庭和谐的乐趣,走向离婚之途,该是多么可悲的事!

2、共担同负

在腓立比书四章,我们看见另一种“同负一轭”;那里说,“我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腓四3)。这里的“同负一轭”,指与别人共担同负,乃是二牛同拖一犁之隐喻。古时农夫用二牛同拖一犁;因此同负一轭的,指与别人结合一起,共担同负。在保罗周围有一些同工,要配搭帮助两个姊妹。这二个姊妹是欧底亚和循都基(腓四2),她们彼此不合,没有相同的心思,可能常常吵架,想必已严重到一个程度,须要在这公开的信中提及。保罗写信给腓立比人时,寻找真实同负一轭的,就是愿在相同的轭下,与他共担同负的人。他在信中请求“同负一轭的”帮助她们,这标出那里有一班人是和使徒们同负一轭的。这样的人能帮助那两位姊妹思念相同的事,就是追求基督,好赢得祂并经历祂。

不管是对婚姻的配搭,还是对同工之间的配搭,信徒若不能同负一轭,实乃是一个羞耻。

三、世界败坏的潮流

1、撒但的系统

什么叫世界呢?经上说:“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着这世界的世代,顺着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那现今在悖逆之子里面运行之灵的首领”(弗二2)。这世界,指由许多世代所组成的撒但系统。因此,这里的“世代”是指撒但系统的部分、片段、方面、以及现今时髦的表现,为撒但所利用,篡夺并霸占人,使人远离神和神的定旨。这个系统,世界,是由许多世代所组成的;每一个世代都是撒但系统的片段。每一个世代也是一种风尚。每一个世代有一种样子和表现。在亚伯拉罕时的世界是一种表现,在大卫时是一种表现,在保罗时又是另一种表现。今天的世界也有其时髦的表现。不仅如此,这世界的世代也有其潮流。(参见李常受《以弗所书生命读经》第二十篇)

我从不相信在撒但的系统里,这个世代要比那个世代好。或者说,我们现今所处的时代,要比以前的时代好。有人说,现今时代科技是进步了,超过以往。一面说,是这样,古人不知有电脑这个玩意;但另一面说,古人比现代人还聪明。试想,古人建巴比塔要通天,是怎么建的?万里长城的巨石,是怎么砌上去的?埃及金字塔又是怎么建的?木乃伊也不是现代富贵人死后所能制作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道德方面从来就没有进步。表面上看,人在争取某种权利,平等了,公平了,但实际上,无论在世界哪个地方,发达的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都表现出道德的沦丧。举个例子来说,在希腊帝国时代,同性恋成了一种文化,到罗马帝国时,也盛行一时。直到基督教在全世界传播,才有反对的声音。然而,在现今的一些基督教国家,同性恋竟然合法化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某些教派教会,竟然默认许可了。请问,这个是进步呢,还是倒退呢?

总而言之,当我们冷静下来,用属灵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就会发现:撒但的系统一日比一日扩张,黑暗的权势一日比一日增加,罪恶的疆域一日比一日开展,世界一日比一日腐败,人心一日比一日邪恶。这个世界遍处都充满了不义、不信、凶杀、淫乱、贪婪、强暴、欺骗、谎言、自私、残害、嫉妒、仇恨。世界败坏,教会腐化,滚滚的大浪把全世界的人类都卷了下去。富的、贫的、贵的、贱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有学问的、无知识的、东方的、西方的、不信有神的、崇拜偶像的、称为基督徒的,就在这些人中间,不屈服在撒但的权下、不甘心作罪恶的奴隶的人,简直如同晨星那样稀少。也可这么说,世界已经败坏到极点了;从人类第四次堕落,就是建造巴比塔开始,直到如今,这个世界就没有变好过,只会越来越败坏。你想,撒但是这世界的王(约十二31),这个系统还会由邪恶变成良善么?世界如此,人亦如此。

其实,这些在圣经中早就预言了,只是要告诉我们,当知黑夜越深,白昼越近。世界愈败坏,神的旨意愈快要成就。因为经上告诉我们,世界邪恶败坏到极点时,基督就要忽然降临,接去他的门徒,惩罚这个恶世界,然后在地上建立祂所应许公义和平的国。此外,今日在这罪恶淫乱的时代,神要拣选得胜者,正如已过的时代,神拣选少数的见证人,虽不能挽狂澜于既倒,却也能作砥柱于中流,抵挡下坡的流。那么,在这邪恶到极点的世界上,岂能没有几个向神尽忠的属灵战士呢?谁又是这班属灵的战士呢?还是我们更多的人,随潮流而狂奔呢?

2、找个信主的

本来,基督徒找个信主的,乃是圣经的明训。但经过两千年的演变,却成了一种潮流。当然,这个潮流不是出现在不信的人中间,乃是出现在信的人中间。为什么这样说呢?其实,不用我说,大家向前看,再向左向右向后转,就会看到有些信徒,特别是姊妹,惟“信主的”不嫁。若是如此,真令人感动,不禁要说声“感谢主”。可是,不用急,后面还有附加条件啦,就是“有车、有房、有钱”。若是把这个附加条件划掉,换成“同负一轭的”,估计那些姊妹都会扭头就跑。按理说,即便是基督徒谈婚论嫁,考虑对方的家庭环境和条件,也未必不可。然而,这附加的条件,我觉得就像一个罪担,从罪里来的担子,要强加给那位信主的弟兄,也加给所有未婚的弟兄。当然,弟兄若能达到这个条件,算不上罪担;若达不到,那就好比在脖子里挂着大磨石。只是你情愿就挂着,不情愿就拉倒,也不是姊妹非要你来承受。但你若情愿了,就算是强加给你的,那你也得为此奋斗吧!

据我所知,有些城市,特别是比较发达的城市,那里大龄剩女一堆堆。未婚弟兄们先别乐,这可能与你无关。因为那些姊妹们都是有附加条件的,虽不是找“三有”齐全的,但条件绝不会低。这些姊妹们学历都比较高,自身条件也不错,你想她们哪能降低标准嫁给你呢?或许,因着现今的社会风气,就是二奶小三遍地,使她们更理性些。起码,信主的弟兄搞婚外情的概率极低,婚姻比较保险。并且,若能碰到一个弟兄,会做家务又疼爱自己。再者,也符合“找个主里的”择偶原则,实在是美事,何乐而不为呢?如果是这样,那对于姊妹,真要说三声“感谢主”。我不否认有这么幸运的姊妹,也不敢说他们的婚姻不是神所预备的。但我要说,他们的婚姻表面上看虽是属灵的,却是被现实灌水的。假如把他们的婚姻比喻成一个水桶,那么,在这个桶里肯定有一处漏洞。不管桶里装什么,如世界的财富和荣华,但最终要漏掉另一些重要的东西,如神的祝福和生命;当一个姊妹,不是找一个好弟兄来同走主的道路,而是像世人,只想找一个好丈夫好老公的时候,在她那里,有些东西已开始失去了。我也不得不遗憾地说,有些姊妹是“不幸的”,因为他们没有碰到“高富帅”,于是只能将就找个人嫁了,不管他是不是信主的。

哦,现在我们再来重温“不要不配的同负一轭”这句话。有太多的人,只是计较于信的与不信的,却不理会“同负一轭”。他们以为,信的只要找一个信的,就可以了。但是,当我们忽略“同负一轭”时,这句话对基督徒毫无意义。甚至可以说,基督徒只要找个信主的结婚,却不能同负一轭,那么他们的婚姻,也失去其属灵意义。在婚姻的事上,上面我主要说到种类的不同,就是信徒和不信者是不同的人。然而,若是两个信徒结合在一起,却不能同负一轭,不能共担同负,讲那么多要求,那么多条件,你们的属灵婚姻与世人的婚姻,有什么可比性呢?又可这么讲,你们读的圣经,已划去了以上我所列举的婚姻的事例。因为你们在读到这些经文的时候,都是眼睛闭起来的,或翻页而过。

3、父母的怜惜

在婚姻的事上,我们经常听到长辈们劝年轻未婚的弟兄,要爱主追求主,甚至全职事奉主。其实,这是值得赞扬的。可惜的是,有的父母言行不一,若叫他们把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些弟兄,就犹豫为难了。因这些弟兄将来为着主,在物质上可能不会富裕,他们就担心自己的女儿跟着会受苦。我真为这些弟兄深表同情,也为这些父母和他们的女儿惋惜。虽然许多人平时能够正常聚会,也能说一篇篇属灵的道理,但我不知这些父母在读到亚伯拉罕献以撒的时候,怎能安静地坐在那里?恐怕在聚会中讲信心和奉献,都有空谈的味道。但从人性方面来看,对于父母的怜惜,我倒是觉得情有可原,并不奇怪。只是,作为父母的,在儿女婚姻的事上,是否能真的属灵一点呢?而不是将属灵道理,只讲给别人来听的,只是叫别人来行的。

我曾听说,有的父母非常关心自己女儿的婚姻,甚至在女儿结婚后还肆加干涉。到一个地步,搞得女儿夫妇分居两地,只因为女婿不是自己想象中那般优秀。说白了,就是个没钱的。哦,女婿是信主的管什么用?女婿是为主作工的,管什么用?像这样的父母,也算是世间罕有的。然而,他们仍旧照常去聚会。或者说,照常爱主。但也有不罕有的,乃是一种平常的,就是在会中讲道的,甚至作长老的。他们对于女儿嫁给外邦人无所谓。这里,我讲两种情形。

第一种情形,是不得已而为之。我们知道,有些人虽在会中尽职或作长老,但不代表他们的儿女都是爱主追求主的。这些儿女平时虽能正常参加聚会,但未必在婚姻的事上慎重,甚至遇到一个不信的人,只要情投意合,就打算结婚了。像这样,作父母的没有办法,只能任由他们了,怪就怪平时没有给予儿女在婚姻上有正确的属灵引导。再则,看看本地教会中也没有适合儿女的,就顺其自然地应允了。

第二种情形,是非外邦人不嫁。在某些属灵人物看来,对那些爱主的年轻人是看透了,断定他们在属世方面没有前途。于是,就想着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外邦人。像这样,嫁出去一个,日子过得并不好。接着,再嫁出去一个,就像去测试幸福似的,但日子过得也不好。最终,这两个女儿都灰溜溜地回娘家了。我不知,这些属灵人物有何感想?假如他有三个或四个女儿,会不会叫她们重蹈覆辙呢?或真是蒙了光照,有自省和悔改了呢?

弟兄姊妹,人的爱主,不是说出来的。许多人平时看上去很爱主,但到关键时涉及自身,恐怕连付一点小代价都难,或陷于人的各样考虑。如一个牧者,很属灵很敬虔很有恩赐,在聚会中婚姻大道理一套套,可真到自己嫁女儿时,就很随意,或有诸多世俗观念。无疑的,叫他像亚波罗讲道很容易,叫他像亚伯拉罕献以撒,不要说上山了,恐怕在山下就回绝神了。这种爱主,就是在道理上的,若真付代价,那得把道理全拿掉才行。

无论是以上哪一种情形,儿女在结婚后遇到难处是必然的。轻的是争吵不休,重的是离婚。即便没有争吵,也没有离婚,那信的一方,在属灵上是必有损失的。若有例外的,就是带另一方归主的。但结婚前抱着这样侥幸的心理,在结婚后就有可能要付上痛苦代价的。希望寄托于结婚后,倒不如趁结婚前。然而,有的人为着应付“找个信主的”,就在结婚前劝另一方信主。结果,另一方为着婚姻的缘故,真的去聚会了,甚至受浸了,可是结婚后一反常态,就干脆不信了,甚至反对了。这实在需要慎重考量。

推荐文章
  • 论宗教与信仰
  • 一、最初的印象 在我得救前,每当提起宗教,首先想到的就是佛教、基督教、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