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区 > 特别回应 >

关于李常受是否“自我神化”之澄清和驳正

2018-07-18 阅读:

壹  两点澄清说明

时至今日,不仅在基督教界,而且在网络上,都流传有李常受“自我神化”的指控。这类指控给人的感觉,就是“李常受自称为神了”,或“李常受自称为基督了”。这还得了,这肯定是一个大大的异端;因为竟然有人大不敬,想取代神或基督了。加上历史上“常受主派”异端的兴风作浪,于是乎,有许多信徒,乃至非信徒,听到李常受这三个字,就在脑海里产生诸多负面的联想。虽然以往的指控,地方教会(或曰“地方召会”)的弟兄们一再的澄清,但是难有多少人去仔细阅读;反而许多信徒就是盲目跟风,以讹传讹,甚至添油加醋,非要把你打倒不可。这就是暴露其人性里丑陋的一面,更谈不上对信仰认真。继而这股盲目之妖风,多年来不仅影响了许多基督徒,也影响着非信徒。那么,事实是不是真如所流传的呢?笔者在此首先作两点澄清:

(一)八十年代中期兴起的异端“常受主派”,与李常受毫无关系,不过是少数人或不良分子,利用李常受在众信徒中间的威望,并冒用李常受之名,做为非作歹之事。之后,当李常受确知国内有这类事发生,于是在一九九一年夏季训练一结束,他就专门录制了一卷录音带,陈明圣经真理,并说:“因此我藉着这一点的话语,请求你们把这件事完全停下来。绝不可以把人当作神来拜,或称他为主、为王,这实在是等于拜偶像,更是亵渎神、得罪神的。我再次请求你们接受这一点的话,把这事完全停下来,不可以再作了。并请你们也为此费神转告,也许别处也有这种情形,务必请他们也停下来。这样,在神面前有一个改过,才能讨神的喜悦。”(摘自李常受对“常受主”派的回应)

然而,这卷录音带后来几经辗转,到国内的弟兄们手中,大家仔细聆听,的确挽回了不少初信者和真理不清的圣徒。但对于那些异端邪说的始作俑者,这样的话他们是听不进去的;在李常受公开声明并表态之后,他们不但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传扬他们的异端。他们一面用李常受的名欺骗、愚弄跟从者,一面又说李常受也不行了,跟不上现今的时代,看不见他们所看见的“称人为主”的所谓“亮光”。还说,在他们中间只要谁说话、谁领头,谁就是“主”,众人就应该向他跪拜。可见,他们胡言乱语、妖言惑众、为非作歹到什么程度,这使李常受及地方教会的名誉受到严重玷污。

(二)李常受并非是什么“教主”,不过是信徒中间的一位受敬重的老弟兄。作为神的仆人之一,他根据圣经正确教导关于教会的真理。他不但如此教导,更是如此实行;不但对中国国内的教会没有直接的管辖,即使是海外的教会,他也是只有属灵的交通和供应。对于从圣经里看到的真理,他则毫无保留地借着文字著作供应给神的儿女。许多基督徒都从他的著作受益。凡是从他的著作中受益者,从不会把“李常受”当作“教主”,或当作“神”来拜。若真像外界所流传的那样,笔者倒是第一个反对的人,也早就离开了,甚有倒戈之可能。


贰  本议题举例作驳正回覆

言归正传,就着本议题,再来回应“自我神化”这件事。近些年,对此指控较为著名的,是「福音派领袖致地方教会的“公开信”」。⑴ 公开信的起草人力求在福音派人士中间大力传播,并且执意以此公开信,当作针砭地方教会的论证之作,同时也允许他人如此使用该信。虽然地方教会的弟兄们对该信已作回覆,并恳请在基督的爱里彼此相待和对话,但外界谣言之风仍在盛行,批评或反对者从未坐下来与水流职事站(LSM)就着所关心的问题进行研讨。那么,对于这封信,究竟该如何看待?用米勒·艾略特(Elliot Miller)的话说:「有些基督徒未能珍赏护教及教义辩正工作的重要,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异端狩猎”,因此从事这方面工作的人总是必须为此申辩。然而,反邪教研究人员若是断章取义,挖掘出一位教师看似异端或丑闻的言论,为要制造震撼效果,好让大众反对这位教师及其团体,这种行为乃是低劣的“异端狩猎”。虽然我对参与这封公开信的许多人极其尊重,也不认为他们以往的工作是“异端狩猎”,但这次他们处理李常受“成神论”的方式,就叫我很难为他们辩护了。⑵」

为什么呢?正因许多人都从李常受的著作中断章取义,作为攻击李常受及地方教会之手段。李常受在晚年,跟随教父亚他那修(Athanasius)的榜样,恢复宣讲“成神论”,即神在耶稣里成为人,使人可以在基督里成为神(在生命和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对于本议题而言,无非纠结于两点:“成神论”(或“神化论”),与“基督论”(或更进一步针对“基督化”,即Christification)。现在笔者举例说明,外界是如何断章取义的,李常受在著作中又是怎么说的,以此管中窥豹,对这项指控作为澄清和驳正。

例证一:关于“神化论”,如上所提到的“公开信”摘录手法

“我们信的人都是从神生的。从人生的就是人,从神生的也就是神。你我都是从神生的,所以我们也都是神。”——李常受,《关于神圣分赐更深的研读》(台北:台湾福音书房,1990),繁四五页。

“我的负担就是要你们清楚看见,神的经纶、计划就是要把祂自己作成人,又把我们这些祂所造的人作成神,叫祂自己人化,叫我们众人神化。结果,祂和我们,我们和祂,都成了神人。”——李常受,《关于神圣分赐更深的研读》(台北:台湾福音书房,1990),繁四五页。

这两段话在李常受的著作中是怎么说的:

「我们信的人都是从神生的。从人生的就是人,从神生的也就是神。你我都是从神生的,所以我们也都是神。虽是这样,我们必须认识,我们没有神的身位,不能给人敬拜;有神的身位而当得人敬拜的惟有神自己。

「我的负担就是要你们清楚看见,神的经纶、计划就是要把祂自己作成人,又把我们这些祂所造的人作成神,叫祂自己人化,叫我们众人神化。结果,祂和我们,我们和祂,都成了神人。所以作好人、作属灵人、作圣人是不够的,今天神所要的不是这些,祂所要乃是神人。不要盼望修改自己,因为神不要你作好人,祂要你作神人。祂是你的生命和一切,目的就是要你能彰显祂,活出祂来。

【请注意】:摘录者在看出李常受显然不是在作异端陈述时,就立刻停止摘录,如“虽是这样,我们必须认识,我们没有神的身位,不能给人敬拜;有神的身位而当得人敬拜的惟有神自己。”这句话太重要了,若没有这句话,那叫人觉得就是“人要成为神自己,受人的敬拜”,此乃异端无疑。另则,第二段,“祂是你的生命和一切,目的就是要你能彰显祂,活出祂来。”这句也是关键,因为李常受在阐述“神人”这个词时,最终目的乃是叫信徒能彰显神,活出祂来。

不幸的是,对于摘录者,或是支持该信的福音派人士而言,还有更恶劣的事。就在公开信摘录的那两段话之前,李常受用一段话作了重要的解释,他们却置之不理,如:

「神最终的目的,乃是要把祂自己作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生命、一切,作到一个地步,使我们能成为祂;但这不是说我们就成为神了,和独一的神一样。我们要知道,我们虽然是从神生的,有祂的生命,成为祂的儿女、作祂的家、家人,我们却没有神那主宰一切、受人敬拜的身位。」(李常受,《关于神圣分赐更深的研读》,台北:台湾福音书房,1990,繁四四页)

不仅如此,如果该信的起草人对李常受 “人成为神”整体的教导作过研究,就会发现类似上述的解释一再不断地出现。以下再举数例,如:

「早期的教父,用“神化”(deification)这辞形容信徒有分于神圣的生命和神圣的性情,却无分于神格。⑶ 我们人需要神化,在生命和性情上成为像神一样;但说我们在神的神格上成为与神一样乃是极大的异端。我们是神,但不是在祂的神格上,乃是在祂的生命、性情、元素、素质和形像上。⑷」(李常受,《基督徒的生活》,安那翰:水流职事站,1995,繁一六七页,简137页)

「在我们运用灵的属灵呼吸里,我们享受、接受并吸取神圣的本质,连同神圣的素质、神圣的元素和神圣的表显。这使我们成为神,就是被经过过程的三一神构成,使我们在生命和性情上(不是在神格上)成为神。在这一面的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信徒成为神乃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要终极完成于新耶路撒冷。」(李常受,《约伯记生命读经》,台北:台湾福音书房,1997,繁一四一页, 简109页)

「一面,新约启示神格是独一的,并且只有神(那惟一有神格者),当受敬拜。另一面,新约也启示,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信徒,有神的生命和性情,并且我们要在生命和性情上成为神,只是绝不会有祂的神格。」(李常受,《撒母耳记生命读经》,台北:台湾福音书房,1996,繁二〇三页 ,简161页)

【结论】:由此可知,李常受在他的著作里,一再地声明,只有神是那惟一有神格者,是当受敬拜的。而我们人虽是神用祂的生命所生、所重生的,并成为神的儿女(约一12~13),又要像神,得有分于神的性情(彼后一4),但是我们没有神的神格,惟有那独一的神才是该受人敬拜的。李常受是如此教导,又怎会做“教主”受人的敬拜呢?这种误传和谣言的指控,实乃外人不察,或故意断章取义攻击之。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即使是社会上为学之士,也是不耻的。其实,只要问问在地方教会聚会的信徒就清楚了,没有人会赞同那样的指控,因为连初信者都知晓此理。


 例证二:关于“基督论”,如妄称“基督是我,我是基督”

现今,只要在网络上搜索“李常受”,总会见到一些负面的内容,或媒体报道,或文章转发,同出一辙。对其指控,如「妄称“基督是我,我是基督”」,必是其中之一。这叫人好生惊吓,竟然有人敢称自己是基督,岂不就是僭取耶和华与耶稣之神格地位么?这太狂妄了,必须严厉打击。阿门!赞美主,基督得胜!若有人想取代基督的,笔者也必定对其不手软。只是,我们在下手之前,实在要搞清楚,不能人云亦云,不能盲目跟风,更不能以讹传讹,或失去基督徒的体统,否则冤案在我,如何向神交账?

说到基督论,我们通常是讲基督的身位,如基督是神,又是人,祂是神而人者;基督兼有神人二性,祂是神人。等等。但在此,我们不需要太深奥,因为众人所关注的,不是这个,而是“李常受有没有妄称自己是基督”,这才是关键。照着笔者多年观察,把此番指控上纲上线来讹传的,都是对李常受著作没有研究,根本不知他所讲的是什么。那么,总不会空穴来风吧!现在笔者总结几点问答,了解这些个小点,就迎刃而解了。

为什么会有这样或这类的指控?

答:这个因素是多方面的,有历史的原因,也有大环境的因素,更有人性里阴暗面的使然。在此,我简要地谈几点:

①.在六十年代初,当李常受到美国后,那里有多处教会被兴起,人数天天增长。在美国的基督教界看来,这俨然是个有活力的新兴教派。于是,引起众人的关注,并且此一工作招来部分宗教人士的嫉妒和忌恨。甚至有些人想进来要地位要工作(并要李常受封他们为使徒),未得逞,接着他们中有些人便专门想着要打倒这个从东方来的中国人。之后,他们又与人合谋,陆续出版《神人》和《弯曲心思者》这两本毁谤的书。⑸

②.七十年代早期,“基督教研究院”对倪柝声与李常受所带领的地方教会作了公开批判,此不实言论和指控,以及那两本书,被翻译至中国,成为唐守临与任钟详编写《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之材料源头,并为一九八三年打击“呼喊派”运动送去东风。

③.地方教会虽有“呼求主名”的实行,从未自逞一派,更不是“呼喊派”。然而,一九八二年“东阳义乌事件”的发酵(信徒和公安人员、联防队员的冲突),被港台媒体大肆渲染,结果演变成了政府与家庭教会的对立。后有足够证据显示,在东阳义乌受到迫害的地下教会,并不属于李常受的“地方教会”或是所谓的“呼喊派”。但是,李常受及地方教会信徒却为此莫名地背上了黑锅。

④.八〇年代初期,中国改革开放,海外华人,遍访祖国,其中基督徒为数不少,与国内信徒接触之间,不免有属灵交流。美国水流职事站和台湾福音书房出版之文字书刊,在海外早已流传甚广,深获基督教界各方人士欢迎,于该段时间内,也流传至国内各地。许多渴慕真理、爱主的真基督徒,在这些纯正的圣经教训之下,获益甚多,也有许多地方陆续恢复聚会,其影响波及多个身份。但其中也不免少数人因对圣经教训认识上的浅薄,或因个人野心,唯利是图而走入极端,导致了实行上的偏差。这些人在国内各地出现,其言论似是而非,其行径为社会治安带来莫大的困扰。虽然他们只占极少数,但由于信息不足,一些特殊个别的案例反而造成了相关群体的广泛定义。于是,凡读李常受书籍的,也被标上“呼喊派”的标签。实则而言,所谓的“呼喊派”与地方教会无关,也不代表李常受的职事,仅是少数破坏分子。

⑤.打击“呼喊派”运动延至今日,现今与李常受及地方教会无关的信徒,也有可能会被贴上此标签。总之,在这场运动中,最受伤害的是李常受和地方教会。大环境而言,地方教会一直处于劣势,没有政治上说话的地位,所以谁想来踩一下就踩一下,也一直被指控,另则谣言满天飞,加上媒体等负面宣传,许多人都信以为真。

⑥.在六七十年代,李常受所释放的较新的观点,如普遍申言、七倍加强之灵、身体的基督、神新约的经纶等,遭到国内地方教会中一些老同工们的反对。换言之,国内地方教会中分为支持和反对的两派;反对者中包括参加“三自”的上海教会长老唐守临、任钟祥,和不参加三自的福州教会长老陈恪三,甚至他晚年的信息,对李常受有诸多不实的指控。像这老一辈同工的指控,也成了今后信徒们添油加醋的佐料。有些人从未读过李常受的任何一本书,竟能指控得头头是道,其实他们根本不知李常受所讲的。

李常受妄称 “基督是我,我是基督”了吗?

答:倘若我们先了解了李常受的“成神论”,知道我们永远无分于神的神格,也不该受人的敬拜,那这个问题就没有好追究的了。因为不管怎么讲,“成为神”也好,“是基督”也罢,都不是指着那神格说的,更不是要僭取基督的身位,反而听到这样的指控,甚觉可笑了。不管是谁,想要取代基督,受人敬拜,都该被弃绝的。

那么这项指控究竟是怎么回事?

答:其实,这个问题首先归咎于“基督化”。使徒保罗在歌罗西书一章十五节说,基督是看不见之神的‘形像’(Image),我们人是‘那形像’(Image)的形像(image)。人类的目标就是要实化真正的且是丰满的人性,就是完满地彰显神的形像。如果基督是那形像,那么人类存在的目标就是达到基督的形像,以东正教的话来说,就是“基督化”(Christification)”。⑹ “基督化”也可以解释为“神化”,总而言之,通俗易懂地讲,就是作为神的儿女,有神的生命和性情。我们也要像神。神乃是借着将祂的生命和性情(彼后一4)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像祂。今天我们只是部分像祂;有一天,当祂来临时,我们要完完全全地像祂(约壹三2),要在生命和性情上成为神,只是绝不会有祂的神格。

平时人们所能听到的,就是效法神(太五4~48)与效法基督(腓二5~11),但这仅是效法而已,人是人,神是神。再则,人凭自己也是效仿不来的,若非“基督是我们的生命”,就往往表现为失败。然而,效仿远远够不上神的要求,神的要求乃是我们还要渐渐变化成为与基督同样的形像(林后三18)、当基督显现时我们必要像祂(约壹三1~3)。也因为神所预知的人,祂也预定他们模成神儿子的形像,使祂儿子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祂所预定的人,又召他们来;所召来的人,又称他们为义;所称为义的人,又叫他们得荣耀(圣经恢复本,罗八29~30)。这里就讲到神完整的救恩和神的定旨。神预定我们,目的不是仅仅要我们圣别、属灵、得胜,乃是要我们模成祂儿子(耶稣基督)的形像。这是我们的定命,是神在已过的永远所决定的。

对于“基督化”的进一步解释并带进经历如何?

答:使徒保罗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加二20);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上)。这个点并不难领会,就是我们要让基督在我们里面活,并且我们要活基督。从前我是照着我的意思和主张活着,怎么想怎么活,但如今我们是有基督作生命的人,就不能那样活着了,乃是“不再是我”,并且这个活,乃是基督活。保罗的生活就是活基督;在他,活着就是基督。他在生命和生活上,都与基督是一;他与基督同有一个生命,同过一个生活。他们同活,如同一人。基督在他里面活着,作他的生命;他在外面活基督,作基督的生活。对基督正常的经历就是活基督,而活基督就是无论环境如何,总叫基督显大。

其实,这里就是“非我惟主”之观念,乃是圣经所言,为保罗之经历(加二20)。“非我惟主”之真义,是要把我们从无神的自我生活,藉着我在主里死,主在我里活的事实,转成以基督为中心的神人共同生活。具体的操练实行,就是让基督作人位(从神学上的“Person”这个字翻译过来的。有时也翻成“位格”,指一个有意识、思想,有主见,有爱好、恨恶,能作决定的Person);让祂在我们生活上,不是我活,乃是让祂作人位来决定任何的事,让祂有主权,叫祂的思想成为我们的思想,祂的爱好成为我的爱好,祂的恨恶也成为我的恨恶等等,这是经历基督的最高点。当我们这样操练的时候,也可以说,“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我活着就是基督。”所以,当我们有这样认识和看见之后,也能像保罗那样说“我活着就是基督”。这是保罗生活的秘诀和事实,而不是他的盼望和目标。所以,今天我们是现在进行时,也需要这样的秘诀和事实,而不是仅仅成为我们未来的盼望和目标。我们若得着这个得胜的秘诀,生活乃是基督,彰显神,显大基督。我们活着,就是基督在那里活着,而不是凭着我们自己活着,也不是天天活自己。

当李常受讲到“活基督”的时候,就受人断章取义地反对了?

答:是的。毋庸置疑,反对者并不了解保罗所说的“因为在我,活着就是基督”之真义,也没有保罗“非我惟主”之经历。他们一向的观念,就是效法基督,学习基督,从外表做得像基督,而非从里面以基督作我们的生命,来生活,来彰显;人是人,基督是基督,两者在生活上毫不相干。那又怎么活呢?如果我今天讲“我活着不再是我,而是活基督”,或“我活着就是基督”,许多宗教人士从未听闻,或可能觉得怪怪的,甚至引申断言,“这人要称自己是基督了”。若如此以讹传讹,一传十,十传百,那最后铁定就是“这人妄称自己是基督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你(基督)成为我,我成为你(基督)”之最终释义?

答:在诗歌本一百三十首,其中有两句是这样的:“你爱就是你的自己- 你那神圣的自己,作了我的人生意义, 使我活着就是你”;“这爱使我感激不已, 是我赞美的目的!你成为我, 我成为你, 这是你爱的至极!”这是李常受在一九六〇年左右写的一首诗歌,这里传达的就是“你(基督)成为我,我成为你(基督) ”。关于这个点,就曾经招人非议。于是,李常受在“诗歌真理一点的驳正”里这样回覆说:⑺

「在神的救赎法里,神就是要将祂儿子作成我们,并将我们作成祂儿子。圣经明说,主成为肉身(约一14)。肉身就是我们。使徒保罗说,“我活着就是基督”(腓一21)。在他初遇到主时,主也曾对他说,“你为什么逼迫我?”(徒九4)。那时他所逼迫的,乃是“主的门徒”(1),但主却说他是逼迫主。因为那些门徒和主是成为一的。在主看,他们如同主自己。非议者说,“‘神成为人’这句话是对的,但若说‘神成为我’那就错了”。又说,“保罗虽然说,‘我活着就是基督’,但绝不敢说‘我就是基督’”。请问神成为人,不就是神成为我(我们)么?人不就是我(我们)么?我(我们)不也就是人么?“我活着就是基督”不也就是我成为基督么?如果扫罗所逼迫的门徒没有成为主,那么主怎能对他说,“你为什么逼迫我?”

非议者说,“这一句话如果推论起来,是有极大的危险性”。当然,任何的话,如果强辞推论,都是具有危险性的。我们说,“我成为你”,并不是说,“我就是基督”,像基督是神是主宰一样了。这是强挖字眼的解释。如果要这样强挖字眼来解释,像歌词说,“各各他的十架,还不会拯救你”(诗歌四十五首,整编本诗歌三三六首),这话也“有极大的危险性”。若强挖起字眼来说,各各他的十架,不就是主的十架么?怎么还不会拯救你?这样说岂不是极其错误么?但我们知道,诗者的意思,乃是说主的十字架必须成为你的主观经历,否则不会予你以主观的拯救。还有“但在天上,还未见过什么比血更大”(诗歌十首,整编本诗歌二六首)。这话若强挖字眼来解释,也相当不对,因为在天上神是比血大的。但我们知道,这句诗的意思,乃是形容主血的重大。但愿我们尽力在积极方面领会诗句的意思,而得到益处,不在消极方面强挖字眼,吹毛求疵,而失去祝福。」

另附经文详解」:

“他(使徒保罗,原名扫罗)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说,主阿,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徒九4~5)。

这里的“我”是团体的,包括主耶稣和祂所有的信徒。当时扫罗没有这启示,以为他是逼迫司提反,以及别的他认为是在异端的道路上跟从耶稣的人(徒二四14),却不晓得他逼迫这些人,就是逼迫耶稣,因为他们藉着相信祂与祂联合,就与祂是一。扫罗认为他是逼迫地上的人,绝没有想到他是摸着天上的人。使他非常惊奇的是,有声音从天上对他说,祂就是他所逼迫的那一位,祂的名是耶稣。对扫罗而言,这乃是全宇宙中独特的启示!藉此他开始看见,主耶稣和祂的信徒是一个伟大的人- 那奇妙的“我”。⑻ 我们都知道教会是基督的身体,而我们每个人乃是身体上的肢体。正如我们一个人,有手有脚有眼有口,人若打我们的手,我们总不会说,“你为什么打我的手?”而往往是说,“你为什么打我?”同样,人若逼迫基督身体里最小的一个肢体,也就是逼迫基督。因为主说,“你为什么逼迫我?”其实,手能代表一个人,同样,一个肢体也能代表基督,但是,当我们说到这个的时候,如“我活着就是基督”或“我们是基督”,却是没有连于神格的。

【结论】:关于这项指控已经明了,其实当我们平时说“我活着就是基督”,或“活基督”,即便说“你(基督)成为我,我成为你(基督)”,乃是重在让基督作人位,就是让祂在我们生活上,不是我活了,乃是让祂作人位来决定任何的事,让祂有主权;并使我们与基督是一,以此彰显神,显大基督。这与“人妄称自己是基督,并想取代基督”,也就是僭取基督之神格,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但愿主带领我们到一个地步,能和使徒保罗一同说“我活着就是基督”。阿门!

(高歌,2017年1月13日)


注释:

⑴.地方教会一直遭受讥讽、猜忌和部分人士鲁直的反对。这种态度在二〇〇七年一月九日化为实际行动,一份新闻稿通报:有七个国家、超过六十位福音派基督教学者及事工领袖,史无前例地签署了一封“公开信”(www.open-letter.org),要求地方教会的和水流职事站的领头人,放弃他们的创办人李常受的非正统论述。

⑵.上世纪七十年代早期,基督教研究院(Christian Research Institute)”对华人传道人倪柝声与李常受所带领的地方教会公开批判。他们的研究产生了日后一连串定罪倪柝声与李常受的职事与地方教会的英文书籍。当这些书籍被翻译成中文之后,传入了中国大陆,以及其它两本诽谤地方教会的书籍《神人》和《弯曲心思者》,导致一九八三年唐守临与任钟详编写了《坚决抵制李常受的异端邪说》。据这项资料,政府认为李常受与地方教会为异端,展开了近三十年的逼迫,许多地方教会的信徒被抓进牢里。

二〇〇三年,“基督教研究院”院长汉尼·葛夫汉克,邀请巴沙迪诺女士(Gretchen Passantino,“真道实践会”创办人之一),和米勒·艾略特(Elliot Miller,《基督教研究院期刊》总编辑),与地方教会的带领人开始沟通,撇开以往的断章取义作法,详读倪柝声与李常受的著作。并几次进入中国大陆,与许多经过逼迫后释放的信徒会面,瞭望多年前他们的错误批判,“竟成了日后错误的主要来源”。他们不仅当面向这些信徒承认错误,并于二〇一〇年一月,更以《基督教研究院期刊》整刊篇幅公开方式承认当年的错误,且一致肯定地方教会教训的正统性。这期杂志主要的内容是由米勒·艾略特执笔,写的一篇分成七个部分的长篇文章,标题是「我们错了——重新评估倪柝声、李常受的“地方教会”运动」

⑶.地方教会“成神”的教义,根本就是更正教福音派人士耳熟能详的信徒圣化、得荣的教义,只不过其观点较为奥秘而已;其实地方教会就此的遣词用字有点非主流之外,他们的说法与教会历史的先例,和福音派主流的信仰是相当吻合的。地方教会的成神论,与东正教的成神论相比,是更为接近更正教义的。(米勒·艾略特,「我们错了——重新评估倪柝声、李常受的“地方教会”运动,第三章」)

⑷.从“人要成为神”的希腊文theosis来看,就是“将人神化”或“将人作成神”,是根据彼后书一章四节的“有分于神的性情”,来指以神的性情来神化人,使人能同享神性里的不死、不朽坏,能与神有最亲密的联合、交通;但并不成为创造者,也不成为受人敬拜的对象。换言之,人成为神并不是成为那独一并受人敬拜的神格。...在第四世纪倡导此一论点的教父,除了亚他那修之外,尚有与他并肩争战的迦帕多家教父中的巴西流(Basil)与拿先斯的贵格利(Gregory Nazianzus),传道极有能力的金口屈梭多模(John Chrysostom),和亚历山太的区利罗(Cyril of Alexandria)等人。

这个“人成为神”的论点不仅是早期教会的共同认知,借着当今“富勒神学院”的教授卡开蓝(Veli-Matti Karkkainen)的研究,中文翻成《与神合一》,而得知改教时的马丁路德等人也都传讲过同样的论点。又借着J.Todd Billings的《Calvin,Participation,and the Gift》一书,我们得知加尔文也是此一论点的支持者。二十世纪历史学家哈纳克(Adolf Harnack)在《教义史》(History of Dogma)里提到“将人作成神”这个观念,不是到了近期才发现的,乃是在近期才受到它当有的重视。(王生台 《时代论坛》第1125期,“回应李耀全牧师回答:人是否会成为神的问题”)

⑸.参 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五篇“道理的见解拦阻主的恢复”

⑹.王生台,《时代论坛》时代讲场 2010年2月17日,“西方神学的新导向:Theosis(人成为神)- 东正教神学所持守的救恩论”

⑺.李常受,《历史与启示》,第十三篇

⑻.李常受,使徒行传生命读经,第二十五篇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