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往事录 读书 分享 甘霖
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区 > 往事录 >

第三章:教会历史上恢复的路线(二)

2018-04-22 阅读:

虔敬主义运动、奥秘派和英国国教

一六七O年,有一位德国法兰克福(Frankfurt)路德会的牧师,名叫施本尔(Philipp Jacob Spener),召聚了一小组信徒在他家中读经、祈祷,彼此鼓励追求活泼的属灵生命,他称这小组聚会为敬虔团契(Collegia Pietatis)。因为当时路德会已落在一种形式的宗教里,他认真研究路德神学,并在此基础上阅读了强调灵性体验和禁欲主义式敬虔的书籍,开始反对理性主义信仰,且展开灵性运动,成为虔敬主义的始祖。一六七五年,他出版了一本名为《敬虔愿望》(Pia Desidera),提出复兴路德派的六项建议,掀起了正规的虔敬主义运动。尽管施本尔是一位虔敬的路德会成员,但是他的改革却受到路德会神学家猛烈的抨击,认为他过分重视灵修,轻忽教义。在他的聚会中,教导人脱离传统的仪文,跟随圣灵的带领,只是他的实行并没有持续很久。不过施本尔的改革还是吸引了许多寻求敬虔的信徒,为十七世纪的德国基督教注入了一股清流。

在教会历史方面,一位激烈敬虔派信徒亚尔诺德(Gottfried Arnold),有着巨大贡献。他于一六九九年发表《中立的教会与异端史观》(Unparteiische Kirchen-und Ketzer-historie),引经据典,从历史证明许多所谓正统,其实是偏差;许多所谓异端,反是嫡传。换言之,他说不能因当代潮流而判定异端,必须深入其思想。因为在基督教历史中,许多“异端”所阐明的真理,比所谓的“正统”所阐明的还要多。相较于当时普遍驳斥与主流教会不符的教会历史而论,此观点乃是一大进步。① 不仅如此,他曾著了许多书,论及教会问题。他认为当时的教会已偏离了真理,而正确的教会必须回到新约圣经的立场上,才能被建立起来。

与此同时,在天主教中间有一班属灵的人被兴起来,其中有莫里诺斯(Molinos),是一位很属灵的人。他曾写下了《灵程导引》(Spiritual Guide)一书,教导人如何舍己,如同与主同死,成为当时颇具影响力的著作。同时期天主教里有一位盖恩夫人(Madame Guyon),生于一六四八年,两次被囚禁,后又被放逐,死于一七一七年;她对于如何与神的旨意联合、如何舍已等,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她写了一本传记,名为《馨香的没药》(Sweet Smelling Myrrh),是一本生命很深的书,对圣徒属灵生命极有助益。此外还有劳伦斯弟兄(Brother Lawrence),虽然一生只在修道院任厨师,晚年却备受推崇,其言论、信件被编辑并出版,翻译成中文的主要著作有《劳伦斯属灵格言》和《与神同在》。他强调要达到与神同在,总要用心与爱,过于用悟性。又有芬乃伦(Fenelon)主教,他极肯为主受苦,与盖恩夫人同工,并释放了很多属灵的道。他们是当时最注重内里生命的一班人。然而,这些注重内里生命的人,自成奥秘派,却没有实行的教会生活,他们仍是在罗马天主教的境域里。

十六世纪末十七世纪初,是英国安立甘教会(圣公会)成立的时期,这是英国国教的开始;他们虽脱离了罗马天主教的影响,却与英国政治联合。因这缘故,就有不同的异议者起来反对国教,持守不同的意见,认为教会应与政治分清界限,不应受国家控制。可是,这些异议者虽大胆指出国教的错误,但他们并未回到新约圣经的教训里,如在教义、教规上仍保持天主教会的传统,设立主教制等。②

摩尔维亚教会的沿革

回顾十五世纪初,自从波希米亚改教领袖约翰胡司被判为异端,遭天主教烧死处决后,部分跟随者随即在波希米亚与邻邦摩尔维亚一带爆发革命,而另一部分忠于福音与胡司教训的信徒,便在波希米亚的肯瓦(Kunwald)谷中群居。他们在那里过了五十年的平安生活,被称为“合一的弟兄们”(The united Brethren)。十七世纪时,他们大遭逼迫,辗转逃往波兰、德国等地避难。有位弟兄叫大卫克里斯汀(Christian David),原是罗马天主教的信徒,但他在罗马教里不能得着安息。后来他在萨克森(Saxony)当兵时,听见一位敬虔的路德会牧师讲道而遇见基督。他回到摩尔维亚去传讲他所遇见的救主,讲道很有能力,以致在那里有了一个复兴。然而,立刻就有逼迫兴起,他被赶到萨克森去。在那里,他遇见了新生铎夫(Zinzendorf)。

新生铎夫生于德国的德勒斯登(Dresdon),父母皆为敬虔的基督徒。父亲是奥地利的一个贵族,临终时将出生六周的新生铎夫奉献给主。新生铎夫十岁时被送到当时德国敬虔运动的中心(哈勒的预科学校,Padagogium)接受教育。一七二一年,他回到故乡德勒斯登,担任萨克森国王的御用顾问,并将家打开,让不同阶级的贵族或平民去聚会。与克里斯汀相遇后,在其引介下,摩尔维亚的弟兄们,来到了新生铎夫的庄园避难,在那里开始了摩尔维亚的教会,并将这个新的避难所取名为“主护村”(Herrnhut)。

一七三一年,新生铎夫应邀参加丹麦皇帝的加冠典礼,结识了一位来自西印度群岛的黑奴安东尼(Anthony Ulrich),听见那里福音的呼声。翌年,他们选出数位工人,与安东尼前往布道,这是第一次的国外布道。当时庄园人数已增至六百人,从那时起,陆续有弟兄们出去,分散到全世界许多角落。以后摩尔维亚的教会,或称为“摩尔维亚的弟兄们”(Moravian Brethren),成为当世最有力的布道团体。他们首开海外差传布道之风气,差派的人比任何团体都多,比例也最高。

在宗派林立的十七世纪,摩尔维亚的弟兄们,愿意放下宗派的成见,为基督作独一的见证,实是一项大的恢复。他们的合一并非在于外面的联合,乃是圣灵的工作。他们的教会生活十分简朴,彼此以弟兄姊妹相称,无阶级之分。他们弃绝一切的偶像,单纯仰望、祷告、献身福音,并等候主来。他们十分重视儿童与青少年的工作,单身的青年信徒分别住在弟兄之家和姊妹之家,接受成全。摩尔维亚教会对主的渴慕,以及圣徒间的彼此相爱,被认为是启示录中“非拉铁非”教会的应验,也是十八至十九世纪主行动水流的所在。

一七三六年三月,政府宣布将新生铎夫逐出德勒斯顿,他的心里却是充满喜乐。他说:“时候到了,我们要聚集一切在地上作客旅的人,把福音带到世界各地去。什么地方主能够自由工作,什么地方就是我们的家。”往后的十年里,他继续在各处摩尔维亚弟兄们所建立的福音移民区,竭力工作。无论到哪里,他的同伴都与他并肩站立,同心要在神儿女的中间,恢复基督徒合一的见证。③

约翰卫斯理与循道运动

福音派真正的复兴,乃是始于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兄弟和怀腓特(George Whitefield)的循道运动,这才真正汇集成为一道洪流。一七二O年,约翰卫斯理进入牛津大学基督教会学院就读(Christ Church College,Oxford),毕业后继续进入林肯学院(Lincoln College)深造,二十二岁就被按立为圣公会牧师。其弟查理卫斯理(Charles Wesley),亦于一七二六年进入牛津基督教会学院就读,并发起了一个以勉励学习、追求圣洁为宗旨的同好会。后来约翰回到了牛津,便做了这个同好会的领袖。他们的生活严谨克己,常探望囚犯、病人,并乐意赒济穷人。同学们戏称这个小组是“圣洁会”,以后索性称他们为“循道友”(Methodists),形容他们对理想教会的追求。

一七三五年,卫斯理兄弟应北美新殖民地的宣教呼声,前往乔治亚(Georgia)传教。当他们的船在大西洋时,遇上了暴风,约翰对于同船的摩尔维亚信徒,在恶劣的环境中仍能唱诗赞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他们在乔治亚的传教工作并不如理想中顺利,第二年查理即因健康问题返回英国。约翰在乔治亚期间,与摩尔维亚弟兄们多有接触,一七三八年回到伦敦后,又继续与他们来往。在摩尔维亚弟兄波勒(Peter Bohler)的帮助下,约翰发现自己不能凭着圣洁或律法得救。一七三八年五月二十四日,约翰不大情愿地走到艾德门街(Aldersgate)聚会。聚会中,约翰听见了马丁路德《罗马书注释》的序文,恍然大悟,借着信入耶稣基督,获得了新生。这可视为他基督徒生活的开始。三星期后,约翰动身前往德国,与新生铎夫会面,并参观主护村。

回到英国后,约翰应怀腓特(George Whitefield)之邀,前往布里斯托(Bristol)传道。怀腓特是一位极为出色的传道人,年幼时家境清贫,在友人的帮助下,进入牛津大学半工半读。他在牛津求学期间,认识了卫斯理兄弟,并加入了“圣洁会”。怀腓特的讲道感力极强,引起守旧派人士不满,教会向他关闭。一七三九年二月,怀腓特开始在金斯伍德(Kingswood)的旷野,向矿工传道,成千的人流泪相信耶稣。起初,约翰对于在田野讲道有些犹豫,但随后他也放下身段,在野外向众信徒讲道。尽管约翰的讲道不如怀腓特那样出色,但是福音却带着圣灵的能力传遍了全英国,成千上万的人悔改得救。卫斯理兄弟和怀腓特劳苦奔波,四处传道,走遍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各地,带进了英国福音派的大复兴。

所谓的大复兴循道运动,就是出现在一七三九年,成立了第一个循道会社。他们以户外举办的露天大布道会及循道会社的建立为主要的活动。在英国他们主动前去关心社会中一些因工业革命受伤害失业失落的劳工阶级与冷漠的知识分子。从那时起,约翰卫斯理的脚踪踏遍英国的每一角落,尤其在各城镇、矿区和新兴工业区。他于一七九一年三月二日离世,一生总共旅行了二万五千里,讲道超过四万次。在有些场合,会众曾超过二万人。他带领的复兴运动,震撼了英伦三岛,使他成为英国家喻户晓的人物。他在属灵方面的影响力,绵延数百年,跨越了各大洲,遍及全世界。④


①.台湾福音书房,《两千年教会历史巡礼》,第十四篇:德国敬虔运动

②.倪柝声,早期著作《复兴报(卷四)》,第三次得胜聚会的信息,第四篇:我们是什么

③.台湾福音书房,《两千年教会历史巡礼》,第十五篇:新生铎夫与摩尔维亚教会

④.台湾福音书房,《两千年教会历史巡礼》,第十九篇:约翰卫斯理与循道运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