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题区 > 特别回应 >

李常受攻击所有在基督教里的信徒了吗?

2018-07-18 阅读:

本文对李常受批评基督教系统一事作概括性地陈述,并澄清包括“李常受攻击所有在基督教里的信徒”之不实的指控。⑴

“我们若要反对,就有义务尽力了解我们所要非议的人。我们应该熟悉该人所出版的作品。没有研读过那些公开的作品,就发出强烈的非议,是不相宜的。我们所非议的对象应该能察觉,我们曾仔细研读过他的作品,并尽力了解其意涵。”⑵

然而遗憾的是,许多人对李常受的著作并未作过研究,也不熟悉其主要作品,或仅是读了一点,就断章取义,或故意捏造一些不实指控,以产生并加剧在基督教里的信徒,与李常受及地方召会之间的仇恨。甚至有人说,“没下过蛋,还没吃过鸡蛋吗?”意即他们很有理由来评估李常受的教导似的,但这并不符合基督徒的体统;作为辩正或护教写作的责任,在驳斥持不同意见者的信仰之前,应先对其信仰作一准确、公正的陈述,这是最起码的。

在基督教方面,纵观历来所指控并在网络上所流传的,笔者总结了一些,他们声称:李常受要“捣整个基督教的乱”,诋毁攻击“所有在基督教里的”,“所有的基督徒”,“今天的基督教界”,“整个基督教”,和“今日的罗马天主教”。李称组织的基督教“变形且堕落”,有“背道”的“假教师”。这些攻击者意图告诉读者:李常受在毫无根据的情形下,刻意、严苛且恶毒地批评所有基督徒同伙;并传达李常受论到“假教师”和“背道”的言论,泛指整个福音派各团体。他们进一步说,李的教导“严苛”、“可悲”且“不可原谅”。那么,真相如何呢?待笔者细细道来。

一、关于“捣整个基督教的乱”

“在西方,他们称我作‘制造难处者’。换句话说,就是‘捣乱者’。一点不错,我是盼望捣整个基督教的乱,捣得他们昼夜不安,牧师不能作了,组织不能有了。我不是头一个捣乱的。施洗的约翰和主耶稣都是捣乱的。...”(李常受,《奥秘的启示》,第四篇)

按照圣经,教会乃是一班接受基督,由基督内住作生命之基督徒的聚集。然而,因着撒但的破坏,人的堕落,异教作法、哲学、文化、政治的侵袭,人意、传统的搀杂,教会逐渐偏离圣经中的神圣启示,成了今日庞大的基督教组织。根据《大英百科全书》和《中国辞海》的定义,“基督教”广义地泛指天主教、东正教和更正教。关于教会的堕落,圣经中有明确的预言和预告。马太福音十三章中,主耶稣以田中稗子的比喻,预示假基督徒(稗子)将混在教会——真基督徒中间(太十三24~30)。这预言在第四世纪,罗马皇帝康士坦丁接纳基督教为国教时发生。到了启示录的第二、三章,主更是明确地预言教会堕落的过程。这堕落的第一步乃是离弃基督这活的人位,离弃对祂的爱而落在外面的工作和事务里(启二4~5)。然后有“尼哥拉”党的教训带进“尼哥拉”党的行为,即圣品阶级制度的出现(启二14~16)。接着是教会与政治的联婚、结合,而带进内部的腐败和罪恶(启二20)。尔后是教会光景的死亡(启三1~3)与不冷不热(启三15~16)。

李常受所说的“基督教”,正是前述这个偏离圣经教训,满了宗教、仪文、规条的庞大组织。在这个组织中,不见基督肢体的功用,只见圣品阶级的制度;不见分别出来的会众,只见政教合一的混杂;不见圣别的事奉,只见偶像与淫乱的罪恶。这样的“基督教”,不仅为神所恨恶,也为一切爱主之人所定罪。我们若对李常受所论“基督教”的上述含意,先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就不会误会将这里的“基督教”,领会为“基督徒”或是“基督教会”。然而李常受在这里很清楚地指明,他所要捣的基督教,乃是其中的“牧师制度”和“人为组织”,并非“整个基督教”的人、事、物。之所以有些人糊涂地攻击,是因为并未理清楚这里的“基督教”,与“基督徒”和“基督教会”的不同,难道圣经上论到教会堕落的情形和光景,是不该被定罪,抑或值得称许的吗?

二、李常受攻击所有在基督教里的信徒了吗?

“我们这样谈论基督教,并不表示我们不爱所有的基督徒。我们爱所有在主里的弟兄和姊妹,但我们必须承认,今天基督教国的情形是绝对远离了神永远的计划的。...我们爱所有的基督徒弟兄,也尊重他们,但我们不能同意他们所在其中的宗教系统。即使在天主教里,也有许多真实的信徒,其中有些是有心寻求、虔诚的;但天主教的本身却满了偶像。”(李常受,《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三篇)

我们愿意一再声明,信徒所应定罪的,应是这个满了阶级制度,政治混杂,宗教仪文的“组织”,而非在其中,那些由父神所拣选,子神所救赎,灵神所重生的真基督徒。我们摈弃人为的基督教组织,宝爱所有真正信入主名的基督徒。我们要特别说明,我们不相信也不教导,人必须在地方教会中才是真基督徒。我们承认在罗马天主教,在基督教的各宗各派和独立团体里面,有许多真正蒙主宝血洗净、由圣灵重生的信徒,我们在主里接纳他们为我们的弟兄和姊妹。我们欢迎所有对主耶稣有得救之信心的人,来参加我们所有的聚会,特别是擘饼聚会,和我们一同见证基督身体的一。虽然为着良心的缘故,我们必须在组织的宗教以外,但我们与基督里的弟兄姊妹并没有间隔。我们向主忠诚,为着主见证的缘故,站在教会独一的立场上。然而我们并不是存着狭窄、排斥、结党的灵来采取这立场;反之,我们是为着整个身体来站住立场;我们接纳所有的信徒,正如主接纳了我们一样。(《地方教会的信仰与实行》)

李常受确实对基督教的系统和基督教国的光景作出批评,但是他从未批评过在其中的信徒。相反,论到他对公会基督徒的珍惜,进一步以自己多年前在中国得救时的经历为例:

“我们〔李这一代的年轻基督徒〕感谢主差遣西教士把福音带给我们。他们告诉人说耶稣是神的儿子,成为人, 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他们说我们若相信祂,我们的罪就会得着救免。我们听到了基督是我们救主的正确教导。这些西教士也把耶稣基督真实的名带给我们。我们宝贝这个。他们也把圣经带来,给了我们一本最好的中文译本圣经。我们为这三件事感谢神,就是福音、耶稣的名和圣经。”(李常受,《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三篇)

从这段话里我们可以清楚看见,李常受感谢那些将无价之宝带到中国的西教士们。他批评的不是信徒或信仰,而是一个系统,他不能同意的是这个系统,因为它不合乎圣经。李常受所说的基督教指的是基督教的系统,而不是个别的信徒。在他的用法里,基督教是一个广义的词,包含众多不同的机构,以及许多挂名的基督徒。他用基督教国(Christendom)一词时,意义和范围也相似。这些区别对于认识李常受在此议题上的教导,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有些基督徒教师认为基督教指的是众信徒,或共同信仰;但李常受所说的基督教,并不是上述这二个意思。一个正确的护教者,应先尽力明白一位作者对词汇的定义,再按其定义来探讨他的教导。

三、李常受正确地指称“摩登派”为背道的假教师

有一个比喻给我们看见,当麦子在生长的时候,主的仇敌来了,将稗子撒在麦子中间(太十三24~30)。这意思是说,假信徒、挂名的基督徒被撒在所谓的教会中。在堕落的基督教里,有许多假的、或挂名的基督徒……在今天的基督教中,也有摩登派,他们不承认圣经是圣灵的启示,并且否认主是借着童女马利亚成为肉体。他们说主的死不是为着救赎,乃是一种殉道。他们相信主是因着祂的教训与犹太人传统的宗教不合而殉道。他们也否认主的复活和圣经中一切的神迹。(李常受,《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三篇)

这是李常受说到马太十三章描绘神国的外表或基督教国的比喻时所说的,接着说到他和一些同工,如何在二十世纪初摩登派教训传到中国时,挺身而起加以抵制。他引用彼后二章一节说到摩登派教师:“从前在百姓中有假申言者,照样,在你们中间,也必有假教师,偷着引进毁坏人的异端,连买他们的主也不承认,自取速速的毁坏。”论到这些摩登派,李常受说:“彼得时代的假教师,像今天背道的摩登派一样,不承认主为主人的身位,并主藉以买回信徒的救赎。”

不可否认的,今天的基督教里确有摩登派,以及李在上文里所提背道的假教师,他们用毁坏人的异端,搅扰真正的信徒。令人不解的是,有些反对者何以对批评摩登派或自由主义神学家及其教训的言论如此反感,实在令人难解。其实,许多基督教教师批评基督教里的假教师,例如,“福音宣教职事” (Proclaiming the Gospel Ministries)的詹德隆(Mike Gendron)便是其中的一位。他在安格堡神学研究所(Ankerberg Theological Research Institute)网站上刊登了多篇文章,对假教师和基督教国的评论,与李常受的评论相互呼应,他说:“我们如何对待基督教界里的假教师呢?我们要揭露他们的错谬教训,绝不有份于他们所作的(弗五6、11 )”⑶ 詹德隆这段话的上下文显示,他和李常受所说的“假教师”是同一班人,就是那些明显存在于基督教系统之中,却否认信仰基要元素的人。

李常受以“背道”的“假教师”指称今日的摩登派,是对圣经正确的应用。然而,有些攻击者挑出李常受的几句话加以断章取义,再用最煽动的方式重组在一起,激动读者拒绝、甚至鄙视李常受和地方召会。此举既不公平、又不诚实;相反的,这等于是护教学上的一个炸弹——愤怒,不法,概括性的伤害。因此,真正“严苛”与“明显遗憾”的,应该是他们,而不是李常受的言论。

四、李常受对基督教的批评乃是根据圣经

马太十三章另一个比喻描写今日的基督教国像一棵枝条粗大的大树,成了飞鸟栖宿之处(太十三31〜32)。这是齐菜种的比喻。齐菜是一年生的菜蔬,表示教会该像菜蔬一样生产食物,却成了树,成了飞鸟栖宿之处,其性质和功用都变了。飞鸟是指撒但的邪灵,和邪灵所煽惑的恶人和恶事(太十三4、19)。他们栖宿在大树的枝条上,就是基督教国的事业里。今日的天主教充满了各种的邪恶。恶人、恶行、恶事都栖宿在其中。在这个庞大的组织里,满了黑暗。(李常受,《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三篇)

李常受对基督教系统的批评,是有很强的圣经根据的,并且他对圣经的解释,也是根据教会历史中,许多有地位解经家的作品。马太十三章里,关于田间稗子,芥菜种长成大树,⑷  以及妇人放面酵在细面的比喻,⑸ 并论到巴比伦的教导,是根据启示录十七章;⑹ 而他对于阶级制度和野心的教导,是根据主在马太二十章二十至二十八节和二十三章一至十二节里的话。

对于芥菜种比喻,李常受确实用了“变形和堕落”这些词来论及基督教。然而,读者应仔细察明李常受如何使用这些词,又为何使用些词。使用“变形”一词的根据,是马太十三章的比喻,说到芥菜种违反其本性,长成了一棵大树。今天的基督教确实变形了,因为它的外貌和性质已经改变,不再是圣经中所描绘那个简单的教会。它不再是一个好作食物的微小菜蔬,反倒成了一棵枝条粗大的树,成了许多邪恶之事的藏匿之处。今天的基督教成为一个庞大的事业,与作为新约教会小影的患麻风的西门家,以及在伯大尼马利 亚、马大、拉撒路的家(约十二1~3)不同,与使徒行传和书信里的新约教会也不同。相反的,今天的基督教是一个组织的机构,连同许多形式和排场——真是一棵大树。遗憾的是,邪恶的教训和事物,总是从较高的枝子,就是飞鸟栖息之处,临到信徒。

但是,李常受并非唯一将此比喻应用于基督教国的人。范恩(W.E.Vine)在解释马太十三章的芥菜种时说道:“如比喻所指,基督教国代表一种在原则和方式上已经模成这世代的基督教,世界也喜欢这种低俗的基督教。”⑺ 李常受使用“变形”这词,有很强的圣经根据,也准确地叙述了今天基督教的情形。就算有些人不喜欢这个题目,李常受的言论充其量也只是坦白、直率,称不上严苛或令人遗憾。这段忠信、健康、诚实的话,乃是为着所有基督信徒的益处。

至于用“堕落”这个词来形容基督教,说一个东西堕落,意思是指它低于正常的标准,或在功能和结构上,有了负面的改变。⑻ 根据李常受在《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里的教导,基督教系统的堕落是在其标准、功用和结构上堕落了,因为它发展出“形式和仪文”、“规条和不合圣经的作法”、“阶级”连同对地位的“野心”、“圣品阶级和平信徒的制度”。今天的基督教也满了分裂。这些消极的事抹煞了基督身体中肢体生机的功能。在这些信息里,李常受表示,实行这些消极的事就是走世界的路,不走圣经所启示之神命定的路。

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创办人薛弗(Lewis Sperry Chafer ),也将其中一些要素,视为腐化和堕落的标记:“神所托给人的一切,似乎都走了下坡路。在以色列人身上是如此,在公开信仰的教会身上也是如此。酵在面里的作用,表征某种邪恶的渗透能力,藏在真正的教会中。酵被普遍视为一种腐败的象征,作工于无形。它意指形式(参太二三14、16、23~28)、不信(参太二二23~29)和属世……。蒙拣选的信徒总是因着倾向形式、不信和属世而苦恼。”⑼

这几句话说明了李常受批评的因由:今日基督教的形式、组织和不合乎圣经的陷阱,抹煞了基督身体之肢体的属灵生命,废除了他们的功用。当李常受从八十年代晚期开始讲论圣经中神命定实行基督徒生活和聚会生活的路时,他的用意是要拯救地方教会脱离上述消极之事的危险,并打开一条路,使所有的信徒能进入一种每日的生活,作为基督身体的肢体而活。自从众地方教会开始实行这事,神命定之路的价值已经多次被证实。一些研究地方教会的人,包括“基督教研究院”和“富勒神学院”均亲眼见证此事,并表达了他们对所见证之事的肯定。

结语

有些攻击者对于李常受教导的论断,实在是误导人的,并制造出一种错误的印象,让人以为李常受攻击所有的基督教教师。他们不实地指控李常受恶意攻击“所有在基督教里的信徒”,但李常受却是爱护并尊重其他的信徒。并且,他们遮掩李常受在批评基督教时,所针对的是基督教的系统,不是信徒或信仰的事实。他们无视李常受的评论是有其完整的圣经根据,也常常不提供给读者必要的上下文。反之,他们将一些词汇断章取义,以导误的方式加以重组,并被人以断章取义的方式再度使用和传播。这实在是基督徒不该有的态度和行为,愿主怜悯。

(编整/高歌,2017年4月21日)


注释:

⑴.本文根据“关于基督教国的光景”编整,(“辩护与证实专案”(DCP PRESS),2012年7月初版)。若涉及版权,请联系编者。

⑵.尼可(Roger R.Nicole)《辨证神学:如何应对那些异议者》(Polemic The-ology: How to Deal with Those Who Differ from Us),The Founders Journal, Issue 33, Summer 1998 (www.Founders.org/jouinal/fj33/artide2.html)。作者进一步地详述他对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的观察,以及他对范泰尔与巴特(KadBarth)之间长期辩论的研究方法。尼可见到范泰尔所持巴特作品的大量手稿,他见证范泰尔已经彻底研究过巴特的作品,证据是几乎每页上都有范泰尔的注笔。

⑶.见“根据圣经评论基督教(Biblical Critiques of Christianity Selected Bib-liography and Biographical Notes on Sources Cited)。

⑷.对马太十三章三一至三二节,芥菜种的比喻持类似观点的解经家有: 达秘(John Nelson Darby)、郭维德(Robert Govett)、司可福(C.I.Scofield)、 范恩(W E.Vine)、宾克(A.W Pink)、摩根(Campbell Morgan)、朗恩(G.H.Lang)、罗斯(J.J.Ross)、洛克耶(Herbert Lockyer)、沃福德(JohnF.Walvoord)以及史德门(Ray Stedman )。

⑸.对妇人、面酵、细面比喻持类似观点的解经家有:达秘、郭维德、司可福、范恩、朗恩、宾克、摩根、罗斯、薛弗(Lewis Sperry Chafer)、洛克耶、史崔斯(Lehman Sttauss)以及沃福德。

⑹.与李常受持相同观点,将启示录十七章之奥秘大巴比伦,解释为罗马天主教的有:丁道尔(William Tyndale)、胡斯(John Huss)、路德(Martin Luther)、诺克斯(John Knox)、卫斯理(John Wesley)、吉尔(John Gill)、 巴奈斯(Albert Barnes)、兰奇(John Peter Lange)、达秘、米勒(Andrew Millei:)、彭伯(G.H.Pember)、郭维德、杰梅森(Rober JAmieson)、福斯特(A.R.Fausser)、 布朗(DavidBrown)、司布真(CharlesH.Spurgeon)、贺治(Charles Hodge)、艾伦瑟(H.A.Ironside)、司可福、加布列(Arno C.Gaebelein)、罗斯、纽威尔(Wil-liam R.Newell )、 薛弗、塔博德(Louis Talbot)、史崔斯 、安葛(Merrill F.Unger) 、 沃福德,威尔森(Walter Lewis Wilson)、克斯威(W A.Criswell)、巴恩浩(Donald Grey Bamhouse)。

⑺.范恩,《范氏新约字义详解字典》(Vine's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McLean,VA: MacDonald Publishing Company),777页。

⑻.韦氏线上辞典(Metriam-Webstei: Online Dictionary),www.memam-web-ster.com/dictionaiy/degraded

⑼.薛弗,《系统神学》(Systematic Theology),第四册,(Dallas, TX:Dallas Seminary Press,11* Printing,October 1973),353页。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