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交通问答 >

李常受批评天主教的真相

2018-06-17 阅读:

李常受在《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三章里,论到堕落变形的基督教,他说:

“...马太十三章另一个比喻描写今日的基督教国像一棵枝条粗大的大树,成了飞鸟栖宿之处(太十三31~32)。这是芥菜种的比喻。芥菜是一年生的菜蔬,表示召会该像菜蔬一样生产食物,却成了树,成了飞鸟栖宿之处,其性质和功用都变了。飞鸟是指撒但的邪灵,和邪灵所煽惑的恶人和恶事(太十三4、19)。他们栖宿在大树的枝条上,就是基督教国的事业里。今日的天主教充满了各种的邪恶。恶人、恶行、恶事都栖宿在其中。在这个庞大的组织里,满了黑暗。

另一个描写基督教国光景的比喻是妇人放面酵在细面里的比喻(太十三33~35)。...她(这妇人)是由旧约的耶洗别所预表,由罗马天主教所应验。罗马天主教成了这样一个淫妇,把面酵(表征邪恶、异端和异教之事)搀入细面(表征基督作满足神与人的素祭)里。天主教接受了许多异教的作法。

在启示录十七章,罗马天主教被描述为大妓女,‘妓女之母’(启十七1、5)。这妓女之母既是背道的召会,那些妓女,她的女儿,就该是基督教中一切不同的宗派和团体,他们多少持守背道之罗马教的教训、作法和传统。...”

李常受对罗马天主教徒的态度

李常受对基督教的评论,他所批评的是基督教的系统,而非基督教里的信徒,他对罗马天主教的评论也是如此。虽然李常受批评罗马天主教的组织、系统,但他对罗马天主教里的信徒,却有许多正面的谈论。例如,他在《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第三章里说到:

我们爱所有在基督里的弟兄,也尊重他们,但我们不 能同意他们所在其中的宗教系统。即使在罗马天主教里,也有许多真实的信徒,其中有些是有心寻求、虔诚的;但是罗马天主教的本身却是满了偶像。

李常受评论的对象并不是天主教徒,他所反对的是罗马天主教的系统,及其不合圣经的教训和实行。此外,他表明他爱这些信徒,并且尊重他们。当李常受讲说在罗马天主教里,也有“有心寻求、虔诚的”的信徒时,他在信徒(有心寻求、虔诚的,也是我们该爱护并且尊重的)与系统之间,作了一个明确的区分。不仅如此,他不只是“承认”,而是主动说明一个事实,以描绘他所批评的内容是什么,他所没有批评的又是什么;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所没有批评的是谁。尽管有些人刻意忽视这点,但其他的人——包括天主教徒在内,却看出李常受教导里的这个区别。底特律梅尔希大学(University of Detroit Mercy)宗教研究学教授、耶稣会沙礼巴神父(John Saliba),就留意到这个区别,和其重要性。沙礼巴作证说:

……首先,因为李常受的话题并非反复地绕着罗马天主教会打转。不像电视上那些福音派人士那样。所以,这只是偶尔为之的,而且,我记得他曾说过一句话:“对每个人都要爱,基督徒也好、罗马天主教徒也好”。所以我说,至少,李常受虽然在解释启示录时反对我的教会,但是他并不恨我。( “约翰沙礼巴博士证词”,《关于李常受与地方教会的专家证词》,一〇—页)

如沙礼巴所言,李常受并不是专攻批评罗马天主教的。沙礼巴在证词中也表示,李常受对罗马天主教的立场,是典型更正教的立场,对启示录十七章的也是“一个常见的解释”。李常受虽对罗马天主教或基督教系统偶有批评,他的职事却另有重心,主要论到基督的丰富,以及经历基督作生命,为着产生召会作基督的身体。如下文所示,李常受在批评罗马天主教时,他的评论都是以圣经为根据,并且以其职事的重心为前提。

称邪灵栖宿于基督教国大树的圣经根据

事实上,“撒但的邪灵”一词并非单指罗马天主教。这词是指那些栖宿在基督教国大树上的“飞鸟”(太十三31~32)。基督教国是一个含意极广的词,含括整个组织的宗教系统,也包括挂名的基督徒在内。李常受以天主教为例,说明隐藏在整个基督教国里的恶事。他并未称罗马天主教有撒但邪灵充斥其间,他乃是说整个基督教国这棵大树的许多枝条上,有“飞鸟' ‘撒但的邪灵”栖宿并煽惑。其间还有些人被煽惑“否认主的复活和圣经中一切的神迹(如摩登派)” 和许多其它的事。今天我们无法反对一个事实,就是在基督教国的事业里,人们普遍否定许多宝贵的真理,这事是出于邪灵的煽惑。

对于马太十三章里芥菜种的比喻,这并非是李常受惟一作此解释的人。对此比喻的解释,与许多圣经教师的解释相同,包括:达秘、郭维德、范恩、宾克、摩根、朗恩、罗斯、薛弗、洛克耶、沃福德、史崔斯和司德曼(Ray Stedman)。举例而言,彭伯(G.H.Pember)在说到这个比喻时表示:

芥菜种要变成一棵树,就必须比一年生的植物——也就是它原初所是的,更深地向地里扎根,因而变成一个常年生的植物,并长出粗大的枝条。这样天空的飞鸟,也就是在第一个比喻中将好种吃尽的,才得栖宿在它的荫下。关于这个比喻的解释,麦子也代表基督撒在世界里的种子和教训,从其中长出有名无实的教会:这种不自然的生长表示,主的教训将会随时间遭人丢弃,这个预言已经明显的应验了。(《历世以来论到教会之大预言》第四册,341~342页)

在这个段落里,将“飞鸟”的身份,联于马太十三章的第一个比喻。在解释第一个比喻时,彭伯表示“飞鸟”是“那些堕落的天使和灵”和“那些永远傲醒的撒但使者,空中无数的灵”(291至292页)。彭伯对“飞鸟”的描述,与李常受的发表“撒但的邪灵”相似。

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创办人薛弗(Lewis Sperry Chafer), 也将该比喻消极地解释为基督教国 :

在第三个比喻里,基督以芥菜种和大树为例阐述真理。历史再次印证这个比喻所教导的。在相期时相当微小的教会,只是在人数上超出比例地发展,而包含了整个挂名的基督教国。现在这棵大树甚至为天空的飞鸟提供了藏身之处。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一个比喻里,是这个飞鸟夺去了好种。(《系统神学》,第四册,基督论,352页)

主在解释撒种者的比喻时,说到飞鸟将种子吃尽一事表示:“凡听见国度之道不领悟的,那恶者就来,把撒在他心里的夺了去”(太十三19)。将基督教国这棵大树枝条上的飞鸟,解释成那恶者一撒但的使者,不是绝无仅有。“撒但的邪灵”这词,是在教导圣经;在马太十三章四节和十九节里,是主自己将飞鸟称作撒但的使者。

关于恶人、恶事、恶行

李常受称罗马天主教“充满了各种的邪恶,恶人、恶行、恶事都栖宿在其中”。历史证明李常受的说法是正确的。虽然罗马天主教里有许多真正寻求的信徒,但在那个庞大的组织里,确实有许多恶人、恶行、恶事,及黑暗之处。我们不要忘了宗教改革时期前后所发生的事,如西班牙宗教裁判所(Spanish Inquishion )和胡格诺派(Huguenots)大屠杀那些恶人所行的恶事。教会历史学家米勒安德烈(Andrew Miller)在论到法国新教徒胡格诺派被屠杀时写道:

当时,从教皇至罗马天主教徒,都向天举手,为荣耀的胜利感谢神!这个消息使得罗马城欣喜万分。报好信息的人得到了一千元金币为赏金。教皇下令圣安琪诺古堡鸣炮宣告禧年,并且打造奖牌,作为纪念。(《米勒的教会史》,959页)

然而,对当前罗马天主教里的种种国际丑闻,如罗马天主教圣品阶级刻意掩盖罪行,以保护罗马天主教的“声誉”,显示其黑暗是何等的深。这些丑闻的本身足以使理性的人承认,罗马天主教里确实有恶人、恶行、恶事。这里提出的历史事件和当前事件,不过是为罗马天主教历世历代以来公认的恶行,略举数例。不过,李常受论到罗马天主教里有恶事,并不是根据他的意见、历史、或是观察。他的言论是根据圣经的教导。在《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里,李常受在讲完天主教里的邪恶后,说到这个教导的根据,就是妇人将面酵藏于细面里的比喻(太十三33)。他将比喻里的女人与旧约的耶洗别(启二20;王上二一25)并提,并说耶洗别和比喻中将邪恶、异端之事(面酵)搀入基督的事(细面)的女人,都表征罗马天主教。

关于把面酵搀入细面的妇人

李常受对于罗马天主教的批评,主要是根据马太福音十三章里面酵的比喻,他的教导引用了圣经中多处相隔甚远的经文。请以李常受对马太十三章面酵比喻的教导,来看保罗对哥林多信徒所说的话:

你们夸口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么?你们要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正如你们是无酵的一样,因为我们的逾越节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纯诚真实的无酵饼(林前五6~8)。

尽管不同学派对面酵的比喻有不同的解释,但有许多有地位的圣经教师,作出与李常受类似的解释,包括:达秘、郭维德、司可福、范恩、朗恩、宾克、摩根、罗斯、薛弗、洛克耶、史崔斯,以及沃福德。其中许多人亦将马太十三章三十三节面酵比喻里的妇人,与启示录二章二十节的耶洗别并论。关于面酵的比喻,现举例司可福教导:

这个表号在圣经里有一个固定的意义,面酵是一种暗中运行的腐败力量,总是用来指不好的事物……主将其定义为邪恶的教训(太十六11、12;可八15)。相反的,细面是馨香的祭物之一(利二1~3),并且是祭司的食物 (利六15~17)。妇人,在负面的意义上,总是表征宗教上的僭越(见亚五6注)。在推雅推喇有妇人的教训(参启二 20与启十七1~6)。以这些相近的表号来解释这个比喻时,说出一个警告:赐给国度子民作为滋养的真教训(太四4;提前四6;彼前二2),将会被腐败和败坏人的假教训掺入,并且是背道的教会所为(提前四1~3;提后二17、18,四3、4;彼后二1~3)。(《司可福圣经》,1016页注3)。司可福在别处清楚说明,这个背道的教会就是罗马天主教;“教会的巴比伦,就是由罗马教廷所率领的背道的基督教国……巴比伦的教会是‘大妓女’”(1331页注3)。在这事上的教导,司可福与李常受的教导无异。

天主教乃是启示录里奥秘的巴比伦与耶洗别

李常受称罗马天主教为“妓女之母”和“背道的召会”,他说到这些事的内容乃是在教导圣经。“妓女之母” 一词出自启示录十七章五节:“在她额上有名写着:奥秘哉!大巴比伦,地上妓女和可憎之物的母”。李常受用的是圣经的词汇。并且,许多有地位的基督教师与李常受持相同的观点,认为启示录十七章里的巴比伦就是罗马天主教。甚至许多教导启示录十七章里的巴比伦是世界宗教总体的人,也同意罗马天主教若不是深涉其中,就是这个总体的领导者。将启示录十七章之奥秘大巴比伦,解释为罗马天主教的人还有:丁道尔、胡斯、路德、诺克斯、卫斯理、吉尔、巴奈斯、兰奇、达秘、米勒安德烈、彭伯、郭维德、杰梅森、福斯特、布朗、司布真、贺治、艾伦瑟、司可福、加布列、 罗斯、纽威尔、薛弗、塔博德、史崔斯、安葛、沃福德、威尔森、克斯威和巴恩浩。

薛弗说道:“启示录十七章说到罗马教会终极的权势,以及必要面临的审判。”(《系统神学》,第四册,354页)。他更明确地阐述:“启示录里的两个“巴比伦”是有分别的:教会的巴比伦, 就是背道的基督教国,由教皇所率领;政治的巴比伦,就是兽所统治的联合帝国,是外邦世界政权的最终形式。教会的巴比伦就是“大妓女”(启十七1 )…(《系统神学》,第四册,358页)。

不仅仅是薛弗以“背道”一词来形容罗马天主教,并以启示录十七章一节的“大妓女”,称呼天主教率领之教会的巴比伦。有许多其他有地位的基督教教师也教导同样的事。在上述两段引文中间,薛弗大量引用 欧得曼(Ford C.Ottman,Unfolding of  the Ages,378~384页)和司布真的话,来支持他的论点。李常受在类似语汇的使用上,并没有越过这些教师和圣经的范围。

李常受在《神命定实行新约经纶的路》一书里,提到其他持类似观点的人,如彭伯的《大预言》,希斯洛(Alexandar Hislop)的《两个巴比伦》,以及英国弟兄会的作者们。人们可对启示录十七章里的预言,作不同的解释,但是若从许多持相同圣经观点的基督教教师中,将李常受单独挑出,指责他偏离正轨,这种作法是不诚实的。

李常受还根据使徒约翰写给推雅推喇召会的书信(启二18~19),称罗马天主教为“淫妇”,在那里有一个名为耶洗别的妇人,“自称是女申言者……教导我的奴仆,引诱他们行淫乱,并吃祭偶像之物”(20节)。在圣经里,神的子民蒙召作贞洁的新妇(林后十一 2),神的子民若拜了偶像,就是淫乱或奸淫(耶二11、19~20;民二五1~3)。在旧约里,毫无疑问的,耶洗别(王上十六31,十九1~2,二一23、25~26;王下九7)使以色列人因这些事受神的审判。启示录二章说到一个淫妇——新约的耶洗别。李常受直言这妇人就是马太十三章三十三节里的妇人,以及启示录十七章里的大妓女:

这里的妇人,就是主在太十三33所预言,那把面酵 (表征邪恶、异端、异教的事物)加在细面(表征基督是满 足神和人的素祭)里的妇人;这妇人也就是启示录十七章 里那将可憎之物与神圣事物混杂的大妓女。亚哈的异教妻子耶洗别,乃是这背道召会的预表。(李常受,《圣经恢复本》,启二20注3)

许多人认为,启示录里写给七处召会的书信,虽然是写给当时在小亚西亚的地方召会,却预言了召会从初期(以弗所)到主回来时,所历经的不同阶段,李常受并不是惟一持此观点的人。论到推雅推喇是罗马天主教的预表时,米勒安德烈表示:

在推雅推喇,我们有中世纪的天主教会。像耶洗别一样,行一切的恶事,并在热心宗教的外衣下,逼迫神的圣徒……。时间——从天主教的成立一直到主的再来。它一直持续到末期,而黑暗时期则为其代表。(《米勒的教会史》,5页)

薛弗、司可福、彭伯、倪柝声,和许多其他的人,都曾以预言的性质,或以一般的方式来看七处召会的身份,或以专特的方式来看推雅推喇(耶洗别)的身份。事实上,倪柝声说:我们在这里注意什么是耶洗别。耶洗别是一个妇人。 启示录十七章的妇人是指着罗马教说的。马太十三章的妇人拿面酵来藏在三斗面里(33),又是罗马教。顶自然 的,这里的妇人也是代表罗马教。(《倪柝声文集》,第四十七册,教会的正统、权柄与顺服》,三至—〇〇页)

背道的教会

李常受称罗马天主教为背道的教会,然而,前述几位知名的基督教学者也同样认为并称呼罗马天主教为背道的教会。甚至盖斯勒与 罗德斯的一些盟友也持此一观点。如前所述,司可福亦曾使用“背道” 一词,来描述罗马天主教。薛弗在其《系统神学》48页书中, 也引用欧得曼在《约翰启示录中的时代揭秘》(378页),论到罗马天主教末期光景的一段话:

这种光景在我们的主带着真正的教会回来之前,必会在背道的教会里显明出来。它的特征,尤其见于其教会系统,就是今日的罗马天主教。罗马天主教会存留到那时,但会比从前更为背道。这里提到的就是在罗马天主教历史中,被普遍认定的特征。

别以为只有过去的基督教教师,才称罗马天主教为背道;请见麦亚瑟(John MacArthur)的说法:

天主教宣称他们是“真正的基督教”是违背良知的。我们回顾罗马天主教四百五十年的历史,还伸出双手拥抱天主教系统时——我想我们必须诚实地说,这不只是一班离谱的弟兄们,而是一个背道的基督教。它是一个伪装的宗教。它是另一个宗教。(《天主教徒与新教徒如今看法一致?》,信仰辨正,第四册,14页)

在同组讨论中,司包尔(R.C.Sproul)响应麦亚瑟的感觉,他说到:

有人在传另一个福音。当天主教定罪新教徒传扬因信称义时,我相信天主教在否认因信称义的同时,带来神对他们的否认。我同意他〔麦亚瑟〕的说法,天主教的组织是背道的。(该文是麦亚瑟、司包尔、肯乃迪(D.James Kennedy)、安格堡小组讨论的听抄稿。这四位参加者无一反对罗马天主教背道的特征。)麦亚瑟和司包尔均在福音派中间享誉盛名。但若有人将李常受对天主教的批评单独挑出,无视其他同样称罗马天主教背道之福音派教师的声音,是另一个扭曲护教的实例。

结论

李常受关乎罗马天主教的论点,有扎实的圣经基础,也有自改教以来许多基督教教师观点的佐证。尽管李常受论到罗马天主教,和圣经一样,使用了强烈、直率的词汇,但这不是他职事的主要内容,也不是他信息的中心。然而,有时因着需要和解经之故,他确实必须对罗马天主教的光景,和它在圣经启示中的地位,说一些强烈、率直、健康的话。若不这么作,就是不忠信。主自己也常说一些直率、锋利的话(如马太十二25~37,十六1~12,二三1~36)。祂的仆人不能对这些经文置之不理,也不能不忠心地重复主的评断。李常受的这些话,主要是向着在地方召会里的人所讲,警告他们不追求基督,或是实行召会生活却没有基督的实际,所可能导致的危险。至于李常受解释圣经预言,而他的解经在历史上多有先例,有些甚至是主亲自讲论的预言。这些都是神圣言的一部分。

(高歌,2017年4月28日)


本文根据“关于基督教国的光景”编整,(“辩护与证实专案”(DCP PRESS),2012年7月初版)。若涉及版权,请联系编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