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笔记 读经 研经 查考
当前位置: 主页 > 查经区 > 路得记 >

读经研经:路得记(第四章)

2018-06-14 阅读:

【得四1~2】波阿斯上城门去,坐在那里,恰巧波阿斯所说的那亲人经过。波阿斯说,某人哪,你转过来坐在这里。他就转过来坐下。波阿斯又从本城的长老中选取了十个人,对他们说,请你们坐在这里。他们就都坐下。

字义批注:

“上城门去”,城门口是一个公开的地方,如同市集,以色列人的公共生活集中于此,他们在这里处理财产买卖和诉讼案件等(创二三10;撒下十五2;王上二二10;耶三八7)。城门是出入必经之地,我们的主耶稣就是在城门外受苦(来十三12),所以城门表明公开的见证。

“恰巧”,表明这是出于神特意奇妙的安排。

“那亲人”,是代表律法。主耶稣在没有道成肉身以前,人是靠律法称义。律法是一个至近的亲属。虽是亲属,若不进到生命的里面,就不能进到完全的地步。由于路得和那至近的亲属是律法的关系,所以不能有生命的结合,必须与波阿斯所代表的主耶稣基督建立生命的关系,才能进入到神的家中。

“某人”,这字原来是“不知名者”的意思。这字并非出自波阿斯的口,而是本书作者为了不愿记录此人名字而用来代替的。某人,有称指“律法”,也有称指“旧人”,这两种说法都有它们的真理根据(参得三12)。本书系将“某人”拿来与“波阿斯”作对比,而波阿斯既指主耶稣,则某人亦宜人格化,使之彼此对称;所以假如将“某人”作律法解释,应解作“要靠律法称义的我”(参加五4),或“立志为善的我”(参罗七18)。

“长老中选取了十个人”,长老是指上了年纪或长胡子的人。在旧约里,以色列人的长老常被选来处理一些人际问题(申二一18~21,二五7~9)。后来在以色列的历史里,最少要有十位男人才可以在会堂敬拜,以及作为婚礼祝福的法定人数。"十”,代表完全;拣选十长老,表明完全的见证。

话中之光:

①.信徒作事,要光明正大,要有公开的见证,不但要叫众人看见,也叫仇敌看见,使人无话可说。

②.我们的神掌管一切,祂一直坐着为王。一个让主管理的人生,必定是充满了类似“恰巧”的经历。

 

【得四3~6】波阿斯对那亲人说,从摩押乡间回来的拿俄米,现在要卖我们弟兄以利米勒的那块田地;我想我应当向你表明,说,你可以在这里坐着的人面前和我族人的长老面前买这块田地。你若肯赎就赎,若不肯赎就告诉我,让我知道;因为只有你可以赎,其次就是我。那人回答说,我肯赎。波阿斯说,你从拿俄米手中买这田地的时候,也当娶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叫死人的名得以在他的产业上存立。那亲人说,这样我自己就不能赎了,恐怕于我的产业有损。你自己可以赎我所当赎的,因我不能赎了。

字义批注:

“也当娶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娶”,直译,买。此乃照一些古译本(参得四10);希伯来文经文作,也是从摩押女子路得买的。

“叫死人的名得以在他的产业上存立”,赎业至亲若只赎地而不娶死人的妻子,将来他自己的儿子还可以继承所买的产业;但若兼娶死人的妻子,则她所生的第一个儿子(归死人名下)会继承那地,他的产业便会因买地而减少,故他说:“恐怕于我的产业有损”。

“这样我自己就不能赎了”,律法没有力量为已死的人生子立后。要靠着律法有生命的继续是不可能的。把律法遵行的再好,是属于本人,却不能救别人,也不能救人到完全的地步。律法只有赎这个地(是指前途,生活的问题)。不能赎这个人(意义是藉生命的改变,完全像主)。律法只能把宗教知识给我们,把作人的标准给我们,把一个量人的尺子给我们,却不能使我们的生命得建造。到日期满足的时候,在律法以外恩典来了(加四4~7)。

话中之光:

①.我们本来是“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是不堪不配的外邦罪人,原先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参弗二1),但神的爱竟然临及我们,而“买”了我们(参林前六20),使我们又活了过来。

②.那个“某人”之所以拒绝娶路得为妻,是为着死守律法;一个只按字句不按精意守律法的人,总是拘泥于次要的,而忽略了主要的,因此只会关心自己的得失,却不会关心别人的痛苦。

③.许多律法式的信徒,他们行事为人虽是循规蹈矩,在教会有需要时,虽然也会捐献不少的钱财,出不少的气力,但是他们的心却是冷的,对别人的痛苦和需要熟视无睹,但对自己的名利、地位却是无时或忘,以致多少的“路得”来到教会中不仅得不到安慰与保障,反而被赶到绝望的深渊中去了。

 

【得四7~10】从前,在以色列中要确立什么事,或赎回,或交易,这人就脱鞋给那人。以色列中乃是以此为证据。那亲人对波阿斯说,你自己买罢;于是将鞋脱下来了。波阿斯对长老和众民说,你们今日作见证,凡属以利米勒和基连、玛伦的,我都从拿俄米手中置买了;我又娶了玛伦的妻摩押女子路得为妻,好叫死人的名得以在他的产业上存立,免得死人的名从他的弟兄中,并从他本乡灭没。你们今日可以作见证。

字义批注:

“脱鞋”,脱鞋的习俗源于上古以色列人获得产业,是靠行走其上而来(创十三17;申十一24;书一3)。人若要放弃赎业的权利,就要脱鞋并将它交给意欲承接其权利的人,作为证据。但在写本书时,此一习俗已经过时了,故本节写道:“从前...”。

“从他本乡”,直译,从他本地的城门。

话中之光:

①.人一脱了鞋就难于走路;律法主义者话说得虽然响亮,实际上却不能行,因为行出来由不得自己。在圣经中凡奴隶都是不穿鞋的,而所有的儿子都要穿上鞋。所以脱鞋意即:你若来到神面前,要承认自己是个奴隶,不能穿鞋。凡来到神面前的人,必须把鞋脱下来。

②.波阿斯没有给人留下任何话柄;主耶稣作工在我们身上,实在考虑周详,面面顾到,使我们看见祂完全是凭着公义的手续“买了”我们和我们的产业,今后我们和我们的一切都属于祂,没有再反悔的余地。

③.波阿斯不怕娶了路得会对他的产业有碍,这是因为波阿斯爱路得,爱是不求自己的益处,所以愿意为她牺牲一切。主耶稣爱我们,甚至牺牲自己,为我们的缘故舍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④.玛伦的名因波阿斯的救赎得以存留,这说出我们的生命因着主耶稣得以保存,不至于在生命册上被涂抹。我们信徒是主所买的人,所以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属于自己的人了(参林前六19),我们乃是属主的人(参罗十四8)。

⑤.一个什么都没有的路得,借着和波阿斯结婚,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所以我们若要解决人生一切的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和主结婚──与主保持一种亲密的个人关系。

 

【得四11~12】在城门坐着的众民和长老都说,我们作见证。愿耶和华使进你家的这女子,像建立以色列家的拉结、利亚二人一样。又愿你在以法他得财富,在伯利恒得名声。愿耶和华从这少年女子赐你后裔,使你的家像他玛从犹大所生法勒斯的家一般。

字义批注:

“愿你在以法他得财富,在伯利恒得名声”,你(指波阿斯)预表主;以法他和伯利恒均预表召会。当召会真正得着属灵的建造,主的旨意就能通行无阻(参太六10),祂在召会中,也就得着荣耀(参弗三21)。

“他玛”,他玛的事迹见创三八24~30。他玛也是外邦女子,亦按“弟续兄孀”的风俗再嫁,后和犹大所生的儿子法勒斯,其后裔即整个犹大支派,波阿斯即属犹大支派之子孙。

“法勒斯”,法勒斯和谢拉是孪生子。生产时,谢拉伸出一只手,收生婆用红线作了记号,表明他是长子。但法勒斯竟先他而生,成了长子(创三八27~30)。人没有拣选他,神却打发他,证明这不在于人的选择,乃在于神的拣选。

话中之光:

①.拉结和利亚为雅各建立了以色列家,后因着士师时代的荒凉,使这个家四分五裂。现在因着路得的影响,以色列家重新被建立起来。到了大卫的时候这事完全实现出来。主拯救我们的目的,也是为着叫神的家重新被建立起来。

②.路得的丈夫死后,她不但成了寡妇,也在欠债的光景里。离开这光景惟一的路,就是藉着婚姻与正确的人联结。路得嫁给波阿斯,就从她的欠债里被赎回,并且成为他的新妻子,以产生必需的后嗣。路得与波阿斯的联结,预表外邦罪人联于基督,使他们有份于神应许的产业(参弗三6)。

 

【得四13~15】于是,波阿斯娶了路得为妻,与她同房。耶和华使她怀孕,她就生了一个儿子。妇人们对拿俄米说,耶和华是当受颂赞的,祂今日没有撇下你使你无亲人;愿这孩子在以色列中得名声。他必使你的精神复苏,并且奉养你的老,因为他是那爱你的儿媳所生的;有这儿媳比有七个儿子还好。

字义批注:

“波阿斯娶了路得为妻”,路得因得着丈夫并得着家作为安身之处,就得着赏赐、有所赢得,来为着神的经纶。第一,她赢得赎她的丈夫,预表基督是救赎信徒的丈夫(罗七4)。第二,路得由能干的波阿斯清偿她已死丈夫所负的债(得四1~9),预表信徒由基督这全能、无所不能的救赎主所救赎,脱离他们旧人,旧丈夫的罪。第三,路得成为基督家谱中重要的先祖,带进大卫的王室,为着产生基督(得四13下~22;太一5~16)。这指明路得所赢得的,是包罗万有、延展无限的,使她有地位、有资格将基督带到人类中。因此,在将基督带到地的每一角落这条联线上,她是重要的环节。末了,路得也延续神所创造的人类这条线,使基督能成为肉体(太一17)。借着波阿斯与路得,基督成为肉体的这条人类的线就得以延续。路得是外邦人,甚至是摩押女子,借着与一位将她赎回的圣别选民联结,竟然联于神圣别的选民,并成为承受者,有份于圣别的产业。这不仅是预表,更是一个完整的表号,说到外邦罪人,借着基督的救赎与祂联结,而与神的选民以色列人一同被带进神的产业(徒二六16~18;弗三6)。

“有这儿媳比有七个儿子还好”,七是完全的数目;七个儿子,代表神所祝福的完美家庭(撒上二5;伯一2;耶十五9;代上二15)。妇女们说这话的意思是:只要有路得一人就足够了,不再需要别的人了。

话中之光:

①.因路得与波阿斯联合的缘故,就怀孕生了一个孩子。这把神恢复的目的告诉了我们:今天基督徒的生活,追求主的目的,就是靠着主的恩典将生命给出去。从没有儿子到有儿子,意思是我们要过一种生活,就是传递生命的生活。

②.召会在地上的任务是“生儿子”,也就是结果子。但我们凭自己不能结果子,必须常住在祂里面,祂也常住在我们里面,我们就多结果子(参约十五5)。

③.与主联合的信徒,必不至于叫圣灵担忧(参弗四30)。爱是使我们一直向着主,与主完全联合的推动力量。这样完全联合的结果,就叫我们更丰盛的享受主,并且从祂复活的生命里,结出丰盛的果实来。

 

【得四16~22】拿俄米就把孩子抱在怀中,作他的养母。邻舍的妇人给孩子起名,说,拿俄米得儿子了;就给他起名叫俄备得。这俄备得是耶西的父,耶西是大卫的父。法勒斯的后代记在下面:法勒斯生希斯仑,希斯仑生兰,兰生亚米拿达,亚米拿达生拿顺,拿顺生撒门,撒门生波阿斯,波阿斯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

字义批注:

“法勒斯的后代”,约书亚记和士师记给我们看见神在祂经纶之灵,就是能力之灵里的行动(徒一8);路得记描绘神在祂素质之灵,就是生命之灵里的行动(罗八2)。正如参孙的事例所描述的,士师们是在神能力的灵里行动,而不是在神生命的灵里行动。神的灵临到参孙(士十三25,十四6、19),但参孙和许多士师放纵情欲,无法控制(参士八16,九5,十四1)。相反的,路得记不是一卷能力的书,乃是一卷生命的书。拿俄米、路得、和波阿斯都是极其在生命里的人。没有一位士师是基督的先祖,乃是路得和波阿斯有份于保守人类的线,将基督从永远带到时间里,将基督同祂的神性带到人性里。这表明惟有生命才能生出基督。惟有生命能保守谱系,维持这细微的线,将神带到人性里,以产生基督,供应基督,并将基督供给全人类。这不是借着士师作成的,乃是借着走生命之路的路得和波阿斯作成的。

“法勒斯生希斯仑”,“法勒斯”,突破;“希斯仑”,兴盛的,丰盛的。法勒斯是犹大和他的儿媳他玛乱伦所生的儿子(创三八12~30),希斯仑是雅各家族下到埃及的其中一员(创四六12)。

“兰生亚米拿达”,兰又名亚兰(代上二9;太一3)。亚米拿达是亚伦的岳父(出六23)。

“亚米拿达生拿顺,拿顺生撒门”,拿顺是犹大支派的一个族长或首领(民一7,七12,十14);撒门极可能是约书亚所派二名探子之一,后娶妓女喇合(书六23;太一5)。

“撒门生波阿斯,波阿斯生俄备得”,按理俄备得不应列在波阿斯的家谱上,因他算是以利米勒的后代。作者故意这样编排,可能是要指出大卫的曾祖母为外邦女子。

“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此处家谱从法勒斯到大卫共有十代,但时间长达约九百年,很可能特意漏记其中数代,使此家谱刚好“十”代,且分成两个五代──从法勒斯至拿顺共有五代,系属于寄居在埃及时代;从撒门至大卫又有五代,则属于出埃及后时代──如此,整个家谱显出完美且对称的结构(十,在圣经中象征人的完全)。然而,旧约后续的各卷,是历世代的长篇记载,这些世代乃是为着延伸人类这条线,使基督得以成为肉体(太一17)。

话中之光:

①.本书最后一句“耶西生大卫”,道出了恢复的路:在世世代代没有王的时代,神怎样把王带进来呢?今天我们每个人都各凭己意而行,圣灵将怎样把我们带到基督的王权底下呢?这一切的答案就在路得记中。路得记的故事是生命的故事。借着波阿斯和路得的联合要生下俄备得,然后从俄备得要生出大卫王。这王的地位不是凭着努力或者追逐得来的,这个王必需是生下来的;意即:权柄必须从生命里出来,而且当生命长大的时候,就带下权柄来。与主完全联合的最终结果,就是基督能在我们身上做王,这位在大卫宝座上的基督,能够在我们身上掌权。

②.因为大卫是个合乎神心意的人,因此你看见神的权柄就从他身上彰显出来。当基督的生命从我们身上自然地流露出来时,那个生命自然是带着权柄,带着能力的。

③.波阿斯因娶了贤德的女子路得,才有了好的后代;主耶稣也因着好的召会,才会有属灵的好后裔(基督徒)。

④.本章最后的家谱,也记在基督的家谱里(参太一3~6),两个家谱遥相衔接。这表示今日召会在地上的光景,与将来基督的再来息息相关。当羔羊的新妇(召会)自己预备好了的时候,也就是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参启十九7)。

推荐文章
随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