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仰区 > 预防注射 >

预防当前国内召会之酵

2018-01-09 阅读:

经上说:“你们夸口是不好的。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么? 你们要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正如你们是无酵的一样,因为我们的逾越节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纯诚真实的无酵饼”(林前五5~8)。

从某方面来说,酵是好的,因为做馒头做饼作面包,面团若没经过发酵,做出来的无非就是死面饼,馒头也是死面馒头,照着中国人的饮食习惯,这实在是难吃的很。但我们要注意,面酵可以使面包变得可口,异端教训却讨好人的胃口,所以很受一般人的欢迎。对于圣经而言,酵象征邪恶的事(林前五6、8)和邪恶的教训(太十六6,11~12),发酵的结果就是能使全团发起来,以至充斥着掺杂的成分。在马太福音,主耶稣用一个比喻说:“诸天的国好像面酵,有妇人拿去藏在三斗面里,直到全团都发了酵”(太十三33)。在这个比喻里,妇人所象征那在第六世纪完全且正式形成的罗马天主教,采取了许多异教的作法、异端的道理和邪恶的事物,将其搀到关于基督的教训里,使基督教的全部内容都发了酵。“面”是为作素祭(利二1),象征基督是神和人的食物。“三斗”乃是作为全餐所需之量(创十八6)。因此,把酵藏在三斗面里,象征天主教暗中使一切关于基督的教训都发了酵。这是罗马天主教真实的光景,完全违反了圣经,圣经是严禁在素祭中搀酵的(利二4~5、11)。

今天,人所以为的,妇人只是罗马天主教,酵不过是指邪恶的、异端的的事物。但是,很少有人注意,发酵的渠道乃是通过掺杂。广义地讲,一切掺杂进基督的教训或纯正教导里的东西,都是酵;一切掺杂并潜藏在基督身体里搞破坏的元素,都是酵。有的是表面的,有的是暗中的。而行使掺杂之人,都是这妇人的儿女,步其后尘。林前书五章七节,起码给我们看见:治理召会者,不可照着天然的慈仁,宗教的良善,纵容和姑息一切败坏的事,反该根据基督和十字架的原则,就是“逾越节的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保全召会的圣洁,就是“应当把旧酵除净,好使你们成为新团”。

在此,笔者照着当前召会的情形,以及网络上的混乱,说一些严肃的话。这话是针对当前国内召会之酵,以作预防。虽然预感到这篇交通的发表,会得罪太多的人,但除非我不是主恢复里的信徒,也无预防者的负担,那么就不用讲了,与我无关了。否则,不只要讲出来,并且希望信徒转至海内外同工们参阅。下面,将谈及现今我们特别需要注意并预防的,以及正被掺进酵并正在发酵的,有这几方面:

一、诗歌之酵

二〇一四年二月,我曾发表过“关于诗歌方面的交通”,这篇紧急的文字,现今仍放置在《美地之声》网站的醒目处。内容谈到有的人为了卖播放器,就把许多网络上流传的新歌放进去(包括宗教里流行的),以及个别地方自己编印诗歌本。更有甚者,把未经印证的诗歌推广并带到各地教唱,导致诗歌本使用上产生难处。而从中我也说明起初在《美地之声》上传些诗歌本外的诗歌之初衷,并筛选诗歌的标准和考量,且希望众圣徒多多珍赏主恢复里的诗歌。特别是在最后,我说到编印诗歌本乃是一件很严肃的事。只是我当时并没有公开点名说得更多,或许只因为没有点名,所以有些人不以为然,也未过于在意。

那个时候,当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就及时在《美地之声》“诗歌拾遗”栏特别注明:“这里的诗歌,有些仅是圣徒新近创作分享,未经身体印证,请勿随意编进你当地发行的“诗歌本”里。本来,某地发行自己的诗歌本或诗歌小册子,就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望各地多加考量。”并且,自此就很少再上传新创作的诗歌了。然而如今,当三年前我所担心的,渐渐演变成酵之时,我就不得不点名,以让众人有清楚的认识。但在此,我仍要重申李弟兄在《长老训练》第二册第十二章里所说的:“几年来我们都唱这首诗歌,但是没有一个人察觉这是外来的东西。...钻石和珍宝都在这里,但我们却到其它的源头去得‘宝贵的’东西,去得不同、奇特、新奇的东西,想用这些来抓住人,激起人的兴趣。”李弟兄的这些话,乃是返照我们今天对诗歌并取用诗歌的态度。但我们该省思,现今又有多少人把这话放在心上,还是已经在诗歌方面岔出去了,并走偏得太远?对于国内诗歌方面出现的问题,在此我着重提到两个主要源头。

①.盲目引入海外“歌珊之约”所唱诗歌

在我的印象中,“歌珊之约”原来好像叫“歌珊的颂赞”,由台湾的圣徒所组成的一个诗歌排。他们喜欢创作一些新歌,并有时唱些来源于宗教里的诗歌。其实,这没什么,没有什么可说的。并且,有时他们与宗教里的弟兄姊妹调在一起,或福音聚会,引入一点宗教里流行的,也无可非议。甚至他们也喜欢录制诗歌视频,把所唱的上传到网络上,其实这都没什么。那么,坏在哪里呢?我认为台湾的这班诗歌追求者,是未想过大陆的复杂性,以及国内圣徒的盲目风有多么狂热!

坏就坏在,对于这些诗歌,以及在网络上像淘金一样找来的新歌,国内仿佛形成了一班特定传播者,乃至网络上的服事者。因为现今有的服事者,在选用诗歌的时候,从不作更多考量,而是为了吸引人气,发现了一首新歌,就像发现宝似的,然后在平台推广。这就迎合了许多信徒,特别是年轻人的口味;反正大本诗歌、补充本上的,俨然像是唱腻味了,这些新歌以及宗教里流行的,正好激起了胃口。于是乎,有人以为从台湾过来的,就是好的;有人认为,自然是平台在推广,就没有异议的。盲目之风愈刮愈猛,不仅带到各地召会中教唱,而且带到训练聚会中教唱。没有这方面看见和认识的同工,跟着盲目无所谓,只要信徒们喜欢就好;有看见有认识的同工,就会问这些诗歌的来源,以及考量歌词的真理准确性,并查问是否经过弟兄们印证和出版?

难处是,当某个地方这股风吹得太大时,就徒增诗歌本使用上的难处,有些同工甚是挠头,并痛斥这种行为,却无可奈何。而有些信徒把宗教里的诗歌引进召会传唱,这不仅是掺杂了酵,并且是破坏了召会的实行。我们说诗歌的重要性仅次于圣经,如果我们认为手里的真理无懈可击,但是诗歌方面的实行却引来了混乱,势必是撒但最高兴的。对于我说的酵之危害,也并非没有根据的。事实是,许多年轻人今天对宗教里的东西好奇,明天又被宗教里的东西吸引,最后就热衷于流行。流行的结果,就是把酵带进主的恢复里,发酵成普遍并看为平常。

②.《青年诗歌》之七宗罪

据我所知,《青年诗歌》乃是福建地区编印,为着本地青年人聚会及诗歌追求使用。其实,这也没有什么,没什么可说的。遗憾的是,有些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大量印刷,并向外省推广贩卖。如果说上面我讲的盲目引入诗歌本外的诗歌,只是掺杂了极少数宗教里流行的,以及新创作的诗歌,未经弟兄们印证并出版,私下唱唱无妨,但带进召会教唱就显为不妥。那么,《青年诗歌》有过之而无不及,其推广行为却是极其令人厌恶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在此,我给它总结出“七宗罪”:

㈠、把编印诗歌看作随便。我们只要翻翻正式出版的诗歌本,或在圣徒中间询问一下,就能知晓诗歌的来源和背景。有的诗歌我们虽在网络上查不到介绍,但当初那些诗歌都是经过弟兄们慎重考量、筛选,才取用出版的;就是说,是被印证过的,召会中就可以放心使用,并且全地都在实行使用已出版的诗歌本。如果我们了解手里的诗歌本出版历史,就清楚那些诗歌的选用是多么有讲究,编写并发行诗歌本,乃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这样的严肃,就是要编写并整理诗歌的人,作认真筛选的工作。首先最起码的,必须要了解诗歌的词曲作者是谁,或来源于哪里,新歌作者是否授权或同意,并要考量诗歌的内容,在简介中对这些诗歌有所说明。然而,我请问《青年诗歌》的编印者、推广者,以及贩卖者,你们对里面的诗歌来源、作者,都清楚么?我并非说,里面的诗歌都是不好的,都是不能唱的,而关键是你们对待诗歌的态度是怎样的?

㈡、违反出版之实行。不管是“一个出版”还是“一种出版”(不在个别词汇上绕字眼),但无疑的,《青年诗歌》若是为着满足年轻人的需要,本地印刷使用还可以。然而,大量印刷并向外省推广,这种行为已超过出版上“一”的范畴,并且是对以往弟兄们所交通的出版之实行,公然挑衅。如果有弟兄认为,这《青年诗歌》是有属灵价值的,不妨将它拿到海外去,得着印证并出版,那也就无可指摘了。

㈢、该隐的事奉和巴兰的道路。有的人认为,《青年诗歌》深受信徒喜爱,是值得推广的。但请问,这种“喜爱”和“推广”,与宗教式的事奉有何区别?乃是照着你们所以为的,自认为这样对信徒是有帮助的,其实就是该隐的事奉。另外,不排除有的人是为了利益,大量印刷贩卖,这就是为利向巴兰的道路上直奔。我说这话并非空穴来风,而是这两年在书籍印刷这类事上,我接触了一些实例。亦因为有的人就是唯利是图,说是服事,说是为信徒好,搞出来的东西,有些就是糊弄信徒的。

㈣、破坏诗歌本的实行。现今召会主流的诗歌本,就是《大本》、《补充》,以及台湾福音书房出版的《唱诗人》。我们知道,就连《新歌颂咏》有些诗歌被精选后,此诗歌本单行本也渐渐不印刷,不再使用了。然而,偏偏国内冒出一个《青年诗歌》,欲要代替主流诗歌本来实行,岂不怪乎?当信徒们热衷于其中时,叫同工们盲目跟随呢,还是加以抵制呢?这就是国内的乱象之一,是带进诗歌本使用上的难处和混乱。

㈤、不按规矩而行。请问,大量印刷《青年诗歌》并向外省肆意推广,与各地的同工们交通过吗?既然向外省推广,就必不是局部的事,这是身体上的事。然而,这种行为,是在身体里交通而有的,抑或私自的不按规矩而行呢?在基督的身体里,最怕不按规矩而行的。乱了次序,就是乱了等次,乱了等次,就是无视身体,无视基督作头。

㈥、没有基督身体的感觉。如果我们在诗歌方面有负担,要印发诗歌本,那么当地的同工们就该慎重并要一再地考量,若流传到别处,是否给别处带来搅扰和难处。我们是否看见身体,是否有身体的感觉,又是否顾到基督的身体?这个身体,不是仅限于你那里的召会,乃是宇宙性的,国内各地,以及海内外全地,就是一个团体的新人。我们在这个新人里的行动,或定规一件事,我们就要顾到别处,对别处是否产生影响。然而,《青年诗歌》之推广行为,这个感觉在哪里?

㈦、没有异象,民就放肆。我们说,事奉需要有异象,并要顾到身体的感觉。即便我们出于爱和热心,做了事奉的工作,但我们是否在那个异象中,又是否有那个感觉呢?有没有异象,先看那里有没有乱象,若有乱象,必有放肆之人。有放肆者,那就是没有异象、没有基督身体感觉之人。我们总该要思想,台湾有那么多圣徒,为何就没见到他们冒出“自己的诗歌本”,难道他们的诗歌本与我们的不同?而为何偏偏在中国大陆,就会产生一些乱象,并有那么多的地方发明呢?

二、网络服事之酵

未来网络服事的重要性,就不赘述了。在此,我来简要地谈谈当前网络服事的情形和现状。在两三年前,国内网络上的服事,基本上都是个人的负担,所建的平台也是以个人名义而建的。即使有团体在作,也仅是临时找些配搭而已。直到某个时候,有一班国内弟兄看见网络上的服事实在需要加强,所以就盼望服事者们能交通在一起。这样,就避免作个人的工(包括个人对外争战),也避免重复的工作。并且对于网络服事的方向,有一个大的把握。

于是,若愿意调在一起的,就有一班服事者们来到一起。有的服事者真是放下自己,也交出平台。而有的没来到一起的,不强求,他们仍是在小圈子内服事,这也无妨。交出平台的服事者们,有的是被交通到别处配搭服事,另有的因平台的定位和性质,仍继续留在本平台服事,只是栏目内容会有所调整。这就是之前对于网络服事的平台,弟兄们在一起交通,有过一次大的整合,并对每个平台内容上有所定位。

然而,整合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现今我们发现,并越来越觉得,有的平台当初交出来只是表面的,被调在一起,也是假的。我们说,既然你当初愿意被调在一起,就该接受交通;既然你把平台交出来,就不该把平台看作自己私有的,而想怎么作就怎么作。弟兄姊妹,是不是这样呢?如果你当初没交出来,那就是你的,但你既交出来,就不该认为那个平台仍是你个人的。这也是奉献的原则。我们在奉献的事上,确实是这样的。没奉献前,那一切都是你的,但你既愿意奉献出来,虽然你还是你,你的财物还在你家里,但不能假借奉献欺哄圣灵。使徒彼得说:“亚拿尼亚,为什么撒但充满了你的心,叫你欺骗圣灵,把田产的价银私自留下一部分?田产还留着,所留下的不是你自己的么?既卖了,价银不也是由你作主么?你为什么心里起这意念?你不是欺骗人,乃是欺骗神了”(徒五3~4)。

今天,我所要交通的,乃是网络服事之酵,以及酵产生的凭借。这个酵就是以色列旅游和商品买卖。我从前曾公开谈论过,若谁要做生意,可以正大光明地做。你可以定位你平台的性质,是个人的,还是弟兄们的负担;是小圈子的,还是作为公共平台对外服事的。这个总要说清楚,否则借公开“服事”私下拉拢大批信徒,只为做生意赚钱,这是绝对禁止的。因为这不仅有损召会的形象,而且对主恢复而言,简直是一种掺杂。启示录里那些商人与“那女人”同流,这实在是走了建造大巴比伦的路。作为主恢复里的信徒,只要对主恢复对召会认真,对神对人负责,就绝不该容忍这种恶劣的行径。

在此我要特别点名微信公众平台“约瑟的粮仓”和“主内资讯”(公众号:in-the-lord)。之所以提起,是因为这两个平台起先也是愿意被整合的。然而现今看来,他们不过是在作自己的工,从未放弃做生意的念头。一个是不接受交通,为着旅游;一个是已作表态,平台公开买卖。最终,平台仍是他们私有的。其实,“被整合”不过是加强表面上的好印象,当众人以为他们都是在服事主的时候,那个服事的箭头,最终指向的是钱,或指向的是生意。做生意未尝不可,但必须与服事分开,否则两者就是掺杂。在我的印象中,这两个平台从前就有以色列旅游和商业的项目,甚至为“旅游费用”还公开争执过。从那时起,我本人对这两个平台是不看好的。时至今日,正如历来我所感觉的,从观察中,下面讲一点实情:

①.以色列旅游泛滥成灾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朋友圈到处散发着以色列旅游的气味,俨然泛滥成灾。之所以称为“灾”,是因为我看到:㈠、大批信徒在盲目转发这类旅游的内容,很显然推销到位;㈡、在宣传中假借这是弟兄们的负担;㈢、这让人误以为就是弟兄们的负担,致使“以色列旅游”仿佛成为主恢复里的一个重大项目;㈣、到处建群,到处推广旅游,手段过于极端;㈤、剪切、摘录、曲解海外弟兄的信息,大肆鼓动“游学”。

仅此五小点,就叫人对这个平台刮目相看了。圈外人也能看出来,原来你们召会就是这样的?有些基督教的主流网站与广告商合作,即使版面挂个以色列旅游小广告,网站服事者通常也是不参与的,并从不进行渲染推广,甚至更不会借“服事”去做生意。然而,主恢复的召会,今天被人所见的,难道是恢复“以色列旅游”吗?再问,你们是在恢复“以色列旅游”吗?这简直就是歪门邪道。你若是做生意,就正大光明地做生意,没人管你;但若以信仰之名,整天在搞推销,那性质就不同了。再则,既然从前愿意被整合,这“游学之旅”,决不是弟兄们交通的负担。

②.“旅游”的存心和凭借

无疑的,“服事”背后的企图就是“旅游”,这“旅游”背后的目的就是做生意。因为我从去过以色列的国内信徒那里打听到,按照平台推广的报名费用来看,那简直是令人乍舌的。说到底,是人里面的存心出了问题。不管是服事,还是旅游,甚至被整合,都显出了人里面的问题。不愿意接受交通,不愿意对此作调整,与那些做自己的工,把果子放在自己口袋的,也就没什么区别了。

说到“旅游”之凭借,这些推销旅游的,无非是转发些召会的信息,特别是与以色列有关的,以此误导主恢复里的信徒。前不久,有位弟兄转发给我一篇,是这平台旅游报名通知及费用详情,并配上一段海外同工分享的视频短片。很明显,那视频被剪切过,我完完整整地看结束,竟发现那段视频没有一句话与圣经有关,不仅在政治上是反动的,而且在真理的教导上是相悖的,可以说是异端的,有点鼓动的意味,甚至后面就是嘻嘻哈哈,简直胡说八道。我不知那位同工看到这类视频是怎样的感觉,虽然没有当面接触过,但一直对他比较敬重的。然而,看了那段视频,我彻底无语了;然而,这样的视频就被堂而皇之地剪切过,放在平台配合以色列游学展览了。

这里说明一个问题,有些国内信徒崇洋媚外心态较重,从外貌看人也较普遍,有的人花个成千上万块钱,只为去海外见个名人,合个影拍张照、听篇现场分享会,就感觉很值得了。然后回来该炫耀的就炫耀,该吹嘘的就吹嘘。甚至,这类现场分享会的视频,不经审核都能随意上传网络。我说句真实且难听的话,若是在基督教里,这类视频被播放出来,这位同工吃不了兜着走,早就有人写文章批判了。然而,主恢复里的家风,从来就是遮盖,不能说不好,所以有的著名同工从来没被批评过。

更为严重的是,国内信徒普遍崇拜名人,以结识作为荣耀。而海外的某些同工,看到自己的话,自己的信息,被转载被利用,漠然处之,甚或一笑了之,乃是助长了一些国内推手以他们的信息作为旅游推销的凭借。不作为,究竟是明哲保身,或怕得罪人,或感觉这样良好呢?只有当事人心里最清楚,但这也助长了酵的蔓延。谁说“基督徒一生必须要去一趟以色列”,谁说的,请站出来,我问问你有什么圣经依据?所以在此,我对海外涉及以色列旅游的同工说几点:

㈠、谁对以色列旅游真有负担的,你们愿意做这个生意的,就正大光明地去做。请不要与国内服事平台联合,假借推广信息名义来搞。但愿你们能从中撇清瓜葛。㈡、你们若对国内召会没有负担,就不要在海外对国内去访信徒,乱交通,对国内情形乱评价,更严禁涉及政治谈论。㈢、多年前弟兄们在特会中交通,就连一年七次特会视频都不能在网络随意上传了。而你们的讲道会、分享会、交通会,也请审慎点。没经你们自己审核的、同意的,也请自觉杜绝国内乱用乱上传。

我相信一个属灵的同工,看到这三点自然是阿门的。否则,今日国内之乱象,以及酵的掺杂,都与你们有份,是你们的行为助长了这股歪风,难咎其责。

③.商品买卖的势头要打压

说到商品买卖,前两年我也帮主内弟兄卖过,如播放器和牌匾之类。但我从不在朋友圈整天推广,也不在公共服事平台作营销。甚至,就是我卖圣经、帮调剂属灵书籍,我都公开声明,这仅是个人行为,与召会团体无关的。起初卖书仅是想在网络服事这方面作一点尝试,从未想过以此做生意。不久因安全因素,就想停止,但看到众圣徒需要,一问再问,就陆续拖了一年半。甚至从前有人见我卖书,以为我发了财么?就想效仿,我对他说,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都不可以做,首先就是安全考虑。在主面前说句实话,我以前卖书,销量有些人是知晓的,但最终却是不赚一分钱的,仅靠播放器的一点利润回扣,最终保本,或还亏点钱。因为最后所卖的,都是赔本处理的,或连卖带送,分出去的。

但现今,有些信徒整天就是打着网络营销的主意。你搞网络营销,没人反对啊!你卖什么就卖,没人拦着你。可是你不能假借“服事”来搞啊!你要卖商品,你也可以去建个平台卖商品,但你肯定清楚,若不假借“服事”,估计连访客都没有。所以,你里面的动机就不纯了,是不是这样的?问问自己,你卖商品的动机,是服事呢,还是做生意呢?如果每天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在上面,不赚什么钱,看你说自己在服事,还能坚持多久?像这样,服事与做生意的区别,就看出来了。是的,有些信徒自认为他们在服事,但若没有钱,坚持一个月还行,两个月也还行,但若三个月下来,这个人的光景就显明了。

令人最痛恨的是,有的人从开始就没有真正服事的心,而是想着先假借“服事”,吸引人气,等到粉丝增多了,就推出商品买卖了;你是个人小圈子,搞搞并无多大负面影响。然而,打着为大众服事的招牌,或一边“服事”,一边拉拢大批信徒,其实是为着做生意。这种行为就是把神的殿当作买卖场所,这种行径乃是可耻的。此外,有人说,服事既是劳苦的,也需要钱啊,否则整天扑在网络上,怎么生活啊?我们说,既然神给一个人里面有网络服事的负担,那神就不会不顾到他的,除非这个负担并非从神来的。在以往个人的经历中,我有多少力量,就尽上多少。有一天,假如没有物质供我生活,并且这已经影响我的网络服事了,那么我就停下来。在此,说到我的经历,并不是认为自己多么清高,而是要告诉网络服事者:一方面,照着自己里面的负担,并照着自己的力量而行;另一方面,有困难有需要,你可以公开交通出来,至于放个奉献链接,别人看到会不会奉献,那在乎各人了。但不能天天巴望别人来供给。也许,多少天就没人奉献,也没人供给你,到一定时候,神的意思乃是叫你停一停。你也要问问,你的服事产生的属灵效应,是否值得别人去供给你。再则,现实召会中服事也好,网络上服事也罢,若没有凭信心的生活,你的服事迟早会出问题。如果你的眼目天天盯着钱,那么你的服事就没有什么属灵的价值。

故此,恳望众圣徒慎思明辨,对于这两个平台公开点名,乃是迫不得已。因着之前愿意被整合,在此也有权利来作这番说明,并将其从团体负担中切割,这是他们自己的行为先作了这个决定。不止是这两个平台,今后一切面向大众的公共服事平台,只要掺入商业化,都是该被抵制的。否则,未来的网络服事,将因以色列旅游和平台商业化,而发酵得一发不可收拾。特别是对于主恢复的召会而言,不仅带进掺杂、混乱,而且名声会被越描越黑。

三、一地多会之酵

我早就看得很清楚:未来网络服事的混乱,关键在于“钱”。有的真是忠心服事,有的是借服事拉拢人只为做生意(打着“服事”招牌,玛门早成其父神)。一旦调在一起,就会触犯个人经济利益,与你调个王八犊子,那真是“平台是我自己建的,你管得着吗?建平台图个啥,你会给我钱吗?”网络可以返照现实,现实亦可反照网络。而一地多会,之所以难以调在一起,关键在于“权”。凡是私自另设桌子的,通常都是带着野心的。如果说调在一起后,让他做大王,他会乐得屁癫屁癫的,什么也不用讲了,就这样成了。所以,你们看我说这话,是不是真的,或会不会应验,很容易分辨:一看那个平台是不是整天与钱(生意)打交道,二看那地是不是有人贪权?有的已是难处,有的迟早会出问题,成为难处。这就是国内易出现的乱象,也是国内最大的特色。

关于一地多会,从前我是讲了很多,今天只谈谈一地多会之酵,就是导致一地多会的源头,以及一地多会的土壤。

①.野心和权柄是源头

野心和权柄,这是人里面的鬼东西,导致少数领头者前仆后继。也可说,野心和权柄能霸占人的心思。凡是心思被其霸占者,就是给撒但留了地位,继而这人就像被邪灵附体似的,这是确实的。今天,有多少人被邪灵依附了呢?倪柝声弟兄说:“当人履行了邪灵作工的条件,就被鬼附了。我们应当注意这里的次序,因为这是最紧要的;一是无知,二是受欺,三是被动,四是鬼附。另外,还有‘二重人格’的表显。”今天,我要严肃地说,有些同工虽是领头者,但俨然被鬼附了,仅是局部和全部的程度问题。为什么这样说?一是出于无知,整天野心膨胀,谋划权柄,岂不是将地位给邪灵,招请邪灵进来的么?竟然还为自己的分裂行径,讲出套套属灵道理,岂不是受欺么?被动就是对权柄欲罢不能,无法停止。最终被鬼附了,可怜得连自己还不知道,人格也出现问题。在大会上一本正经,讲基督身体建造,讲合一,讲同心合意,离开讲台私底下,判若两人,继续搞他们的山寨王国。

从以往的经历看,与我交通到一地多会情形的,真是太多。有些人都会找理由,但最后我得出一个结论:凡是私自另设桌子的,都会找出365个理由,这些理由都是幌子。真要对照召会立场的三个元素,许多同工往地里钻,地洞都不够。另则,谈到立场问题,倪弟兄在福州被革除后不久,就说过一句话:“看那地,谁是最先的,谁是后来的,要多加考量。”然而现今,许多人是不讲这个的,是不作参照的;一会讲历史背景如何复杂,一会采取“和稀泥”原则。于此便制造了一地多会的土壤,野心和权柄这个源头,也如酵一样,在个人的身体里发酵,然后传染,蔓延至基督的身体。

②.“和稀泥”原则是土壤

有人会问,什么叫“和稀泥”原则?那我告诉你,“错也错在身体里,不岔出去就行”,这就是“和稀泥”原则。也许在某种特定的情形下,对于某种“错”,采用这话去应对和处理是适当的。但是,一旦这话被套用和乱用,也成为某些海外同工处理国内一地多会这类难处的守则,其实就是“和稀泥”。于是,那个地方越“和”泥越黑,维持表面的人工的合一,只会加剧那里更为严重的分裂情势。

李常受弟兄在世就警告我们说:“我们的难处之一,就是不在意惩治。”然而,今天我们有一个更大的难处,就是不但不在意惩治,而且“和稀泥”原则已然成为一地多会的土壤,并演变成一种酵,助长了国内召会的歪风邪气。野心家们仿佛就是酵里的屎壳郎,整天在捣鼓,而“和稀泥”就像是送去粪堆里的营养,并吹去一股清风,以致蔓延成普遍现象。“错也错在身体里,不岔出去就行”,应用于一地多会,既看不到惩治,也不会有悔改,只看到不愿得罪人,并将人硬拉在一起,什么问题都没解决,不过就是人工的假合一,背后是野心家拉锯式的分门结党而已。所以,凭人去解决难处和问题,永远不是最好的方法。国内的众同工,仍需认识基督和十字架是召会一切难处的解答,并要有那灵的实际,以真理的准则去衡量和判定,才是绝佳的路。惟一快捷的途径,就是对付野心,真正悔改,勤读书,多祷告。

小结

面对召会中一切败坏的因素,或会引起召会败落的因素,我们众人都当先有所认识。其实这些东西,我们只要留意观察,略作思考,就能清楚分辨。然后,我们就该加以预防,这是每个信徒的责任。否则,只要我们稍有疏忽或轻看,那么结局就是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所以我们守这节,不可用旧酵,也不可用恶毒、邪恶的酵,只用纯诚真实的无酵饼”(林前五5~8)。这就是要我们除去一切的酵,过对付罪的生活,对付肉体里的罪恶,以及里面充满败坏的质素,更要追求达到纯洁、真实的地步。

(高歌,2017年6月1日)

推荐文章
  • 《预防剂》简介
  • 主恢复的托付就是作今日的预防者 经文 你从我听的那健康话语的规范,要用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