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漫谈区 > 信仰漫谈 >

耶路撒冷——浅谈美国在末世的国际地位

2018-05-15 阅读:

背景

2017年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要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市迁移至耶路撒冷。12月21日,联合国举行大会,讨论反对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议草案,并进行投票。针对该决议的最终投票结果为:128票支持(即反对美国政策),9票反对,35票弃权,决议在联合国大会上得以通过。

耶路撒冷简介

将近6000年来,耶路撒冷一直有人定居。3000年前,大卫王往占领耶路撒冷,使之成为自己王国的首都(撒母耳记下5章6-10节)。他的儿子所罗门在此建造宫殿与第一圣殿(列王记上6-7章)。巴比伦在主前586年摧毁了城市及圣殿,主前538年波斯统治者居鲁士大帝释放犹太人后城市和圣殿得以重建。希律王大规模扩建了圣殿和城市,但两者在主后70年被罗马人摧毁。罗马哈德良皇帝在公元129-130年间重建了城市,称其为爱利亚加比多连(Aelia Capitolina)。当君士坦丁成为罗马皇帝时,他又在主后324年将城市名字改回耶路撒冷。

公元614年时,波斯军队占领了这座城市,毁掉其中绝大多数的教堂。穆斯林称这座城市为“古都斯”(el-Quds),意思是“神圣的”。他们相信先知穆罕默德从耶路撒冷一块被称为基石(Foundation Stone)的石头上升入天堂。(犹太人则相信世界是在这块石头上创造的,也就是他们圣殿的位置。)

公元691年,穆斯林在这个位置建造的圆顶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竣工。对穆斯林而言,这是世界上第三神圣的地方(仅次于麦加和麦地那,回教先知出生与死亡的地方)。圆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al-Aqsa Mosque)占据了圣殿山。包围这块高地西边的建筑就是著名的西墙,也就是哭墙。犹太人不被允许进入圣殿山祷告,所以这墙是他们靠近圣殿曾矗立地方最近的祷告处所。因此对犹太人而言,这是世间最神圣的地方。

公元1099年,十字军占领了耶路撒冷,但在1187年又投降了穆斯林将军萨拉丁。在1517年,奥斯曼土耳其人占领耶路撒冷,重建了围绕城市的城墙。这块被城墙包围的区域就是今天的“老城”,面积仅有0.35平方英里,人口将近35000人,坐落在被称为东耶路撒冷的区域。大耶路撒冷地区居住着超过85.7万犹太人、穆斯林和基督徒。

当代的耶路撒冷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军队在1917年占领这座城市。耶路撒冷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维持到了1948年,当时英国从巴勒斯坦地区撤退,以色列宣布独立。新生的以色列国控制了西耶路撒冷。然而,东耶路撒冷在约旦控制下,该国不承认犹太人进入圣地的权利,而许多遗址被摧毁、亵渎。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中,以色列军队重新占领了东耶路撒冷。犹太人和基督徒又可以进入圣地了。以色列把圣殿山归属在以色列权力机构的管辖下,但向犹太人开放西墙。

直到今日,巴勒斯坦人视东耶路撒冷为自己未来国家的首都。从1950年开始,所有以色列政府的分支机构(除了国防部)都设在西耶路撒冷。在1980年,以色列宣布耶路撒冷是其“完全且统一”的首都,抗议该地区的阿拉伯国家。另一方面,巴勒斯坦人把东耶路撒冷视为首都。他们作为以色列的居民生活在该城市,享有社会服务并在市级选举中投票。一些人成为以色列公民,可在议会选举中投票,但大多数人拒绝这样做。

作为回应,联合国安理会478号决议认定以色列的声明违反了国际法,要求联合国成员国从该城撤出外交官员。所有在西耶路撒冷设立使馆的24个国家最终都将使馆搬迁到了特拉维夫,现在的特拉维夫有80个国家的大使馆。联合国又认为东耶路撒冷是被占领土,并表示只能通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谈判来解决这个城市的地位问题。

然而,在1995年,美国过会通过了《耶路撒冷使馆法》,要求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到耶路撒冷。但是,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总统都每六个月签署命令要求延期执行该法案,理由是安全问题。美国的立场是耶路撒冷的最终地位应该是“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协议的一部分。 

五个关注点

一、耶路撒冷的重要性。耶路撒冷的地位问题数世纪以来都存在争议,罗马人、十字军,奥斯曼帝国和大英帝国等各派系都曾为控制该城有过战争。耶路撒冷是基督徒、穆斯林和犹太人共同的圣城,也是耶稣基督传道、死亡和复活的地方。

二、1995年美国国会投票决定将美国大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并计划在1999年5月31日之前完成过渡。然而,时任总统克林顿拒绝签署该法案,认为这一行为“可能阻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的和平进程”。虽然特朗普的举动引发巨大争议,但美国将耶路撒冷视为以色列首都的努力已经持续数十年。

三、数任总统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虽然克林顿拒绝签署《耶路撒冷使馆法》法案,但他的后任总统都在竞选活动中明确表示支持承认该城市为以色列首都,只不过都是以安全因素为由推迟迁馆。

四、大使馆完成搬迁需要数年的时间。在耶路撒冷寻找使馆位置并完成搬迁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白宫称三至四年。一些专家,比如在奥巴马时期担任美国驻以色列大使的丹尼尔·夏皮罗(Daniel Shapiro)说,“大使馆搬迁可能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美国自1989年以来就已向以色列租借了西耶路撒冷的一片土地,但根据1998年美国大使馆爆炸事件后新出台的安全标准规定,指定的土地面积不够大。”

五、以色列面临的威胁和袭击可能会加剧。阿拉伯世界领导人谴责特朗普的声明,并警告说这可能会给该地区的和平带来严重后果。同时,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呼吁定12月8日周五为“愤怒日”,宣布这是“对占领者起义的第一天”。巴勒斯坦抗议者和以色列士兵,也在西岸和加沙地带爆发冲突。《以色列时报》报道,该国的国防官员正在为“暴力抗议和恐怖袭击”作准备。

特朗普总统宣布所引起的争议

对于特朗普的这一个宣布,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

支持的主要有以下理由:

一、这是确认了事实。几乎所有以色列的政府机构都在耶路撒冷。出于这个理由,俄国最近也承认西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以色列是世界上唯一不允许选择自己首都的国家吗?

二、这个宣布会支持以色列对耶路撒冷的主张。2016年12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2334号决议呼吁以色列“立刻并完全停止在被占巴勒斯坦领土包括东耶路撒冷的一切定居行为。”美国选择了弃权,让该决议立刻成为国际法。安理会2334号决议是一系列旨在削弱以色列与耶路撒冷、圣殿山联系的举动之一。“否认圣殿”(Temple Denial)运动宣称耶路撒冷从来没有什么犹太教圣殿。前不久,联合国以151票赞同、6票反对,9个国家弃权,通过另一项决议,竟否认以色列与耶路撒冷的关系。今年至今,联合国机构已经通过了18项反以色列的决议。作为回应,特朗普总统的声明表明了美国对以色列及其首都的支持。

三、这不会改变东耶路撒冷的现状。美国大使馆若将设在西耶路撒冷,这是自以色列1948年独立建国开始就一直处在以色列治下的地区。东耶路撒冷的地位会一如既往地通过和平协议解决。

四、拒绝向恐怖主义低头。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阿兰·德绍维茨(Alan Dershowitz)对恐怖主义的威胁做出回应:“美国的任何决定都不应该受恐怖主义威胁影响。恐怖分子对美国政策没有否决权。如果美国向暴力威胁投降,那就是鼓励其他人用暴力威胁来回应一切和平方案。”

反对的主要有以下理由:

一、这会升级暴力威胁。一些评论家相信,特朗普的声明不会让暴力事件显著上述。还有一些则宣称阿拉伯世界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以巴勒斯坦事业为关注核心了。然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Abdullah II)担心特朗普总统该举动会被想要激化该地区的恐怖分子利用。沙特阿拉伯谴责这项计划的理由是: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威胁切断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

耶路撒冷基督教教会的长老和领袖们联合签写声明,警告这举动“将增加在耶路撒冷和圣地的仇恨、冲突和暴力、苦难,让我们离开合一的目标更远,加深了破坏性的分歧。”据说,为应对声明的后果,美国国务院已要求领事馆和大使馆为暴力袭击做准备。

二、这会破坏和平进程。来自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声明宣称,美国会“自己丧失了在达成公正并永久和平过程中扮演任何角色的资格”,而且美国此举“会导致地区进一步不稳定。”特朗普总统的声明,也许限制了像约旦那样温,和阿拉伯国家支持由美国发起和平协议的能力。这可能迫使对和平进程至关重要的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在关键时刻脱离该进程。

三、时间不恰当。特朗普总统宣称自己的内阁正为中东筹划一个各方可接受的和平方案。一些人认为总统的声明应该是这过程的一部分。

基督徒的态度

虽然耶路撒冷一些主要的基督教教会领袖在签署的联名信中认为,宣布这个城市是以色列的首都不会改善那里信徒的关系。但是,一些福音派人士称赞特朗普的决定。如前美南浸信会牧师和前阿肯色州州长麦克·赫卡比,他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他说,“美国终于做了我们早该做的事…那就是承认耶路撒冷过去4000年来只是一个民族的首都。耶路撒冷应属于以色列,巴勒斯坦人直到1962年才出现,当时的前领导人阿拉法特使用了这个先前指犹太人的名称。”又如,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第一浸信会牧师罗伯特·杰夫里斯(Robert Jeffress),他支持特朗普采取了一个其他任何美国总统都未采取的举动。这位德州大教会牧师曾强烈批评前总统奥巴马在去年联合国谴责以色列在东耶路撒冷的定居点违法行为中拒绝支持以色列。并且,引用约珥书3章的旧约经文,警告说“上帝会审判任何分取上帝赐给以色列之地的国家。”

另有,佛罗里达州阿波普卡新命运基督徒中心(New Destiny Christian Center)的牧师,特朗普福音派咨询委员会负责人宝娜·韦特(Paula White),认为福音派“欢迎”特朗普的决定。他在给《基督邮报》的一份声明中说,“做出承诺。遵守承诺。特朗普总统再一次向世界展示了我一直所知道的 -——他愿意做正确的事,不管怀疑和批评的声音有多大。福音派欢喜,因为以色列对我们来说是神圣之地,犹太人是我们最亲密的朋友。犹太人仰望耶路撒冷数千年,为耶路撒冷自豪,用鲜血与财宝保护它,今天我们为他们高兴,因为我们的总统做了明智的事 ——他让以色列国选择自己的首都。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并不惊讶,我们呼吁全世界为耶路撒冷的和平祈祷 ——为这个上帝为他的选民选择的城市祈祷。”

再有,加利福尼亚州河滨市丰收基督徒团契主任牧师劳格理(Greg Laurie),称现代以色列的建国是圣经预言的实现,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永恒首都”。他说:“这是大卫王治理下以色列的首都。大卫的儿子所罗门在那里建造了第一座圣殿,神的荣光充满那里。当犹太人1948年5月14日建国时,这是一个现代的奇迹。对基督徒来说,这是一个预言成就的日子。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在分散数百年后还能够保持民族特性——直到以色列!上帝甚至以耶路撒冷描绘我们在圣城‘新耶路撒冷’将看到的景象,这就是为何我们与犹太人民和以色列国站在一起。”

然而比较温和的,如梵蒂冈领袖教宗方济各,似乎谨慎反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认为需要有更广泛的国际协议。他说,“我惦念耶路撒冷。在这方面,我不能无视我对近日来形成的局势的深切担忧。”教宗向国际社会发出“衷心呼吁”,确保“人人承诺根据联合国有关决议尊重该城市现状”。

另有些基督徒认为:无论我们对特朗普总统的决定支持与否,我们都应该赞同两个符合圣经教导的事实,那就是:

一、耶稣是持久和平的唯一希望。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难以解决的部分原因在于双方都宣称对圣地的主权。在以色列和阿拉伯人一千多年的仇恨之后,互不信任是难于克服的。但全世界的穆斯林正以前所未有的数量转向基督,许多人都在异象和梦中看到耶稣。派往中东的传教士说,数量可观的犹太人也认耶稣为他们的弥赛亚。我们都是需要救主的罪人(罗马书10章13节)。真正的和平只能从“和平的君”(以赛亚书9章7节)而来。我们应该每天为世间这块冲突不息之地的属灵觉醒而代祷。二、我们必须“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诗篇122篇6节)。这是现在时的祈使句,是说给所有信徒听的。

联合国大会投票结果看美国

联大投票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跳出来发出恐吓,声称美国将盯着大家投票,看是谁在反对美国的政策,将不会容忍一边拿着美国援助、一边站着反对美国的人,威胁说将取消对那些反对美国政策国家的经济援助。

特朗普的表态完全失去了一个大国应有的姿态和风度,也不再有世界领袖的风范,而完全不讲道理,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威逼加恐吓,要求大家都听他的,否则就痛揍,断你粮草。美国的威胁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一共有9个国家投了反对票,反对者中除了美国和以色列外,全都是小岛国。这些国家存在感低,对美国援助依赖严重,一方面是确实和耶路撒冷问题也关系不大,另一方面有害怕美国搞他们的担忧。投反对票的9国分别是:危地马拉、洪都拉斯、以色列、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瑙鲁、帕劳、多哥、美国;它们中有5个是台湾的“邦交国”。

而投弃权票的国家大部分都是美国的盟友,大量的欧美国家和部分非洲国家,都是深受美国政策影响的国家。可以想象,美国在投票前肯定是开展了大强度的拉票工作,导致44个国家没敢站到美国对立面。但仍有128个国家坚决地投了赞成票,这是国际社会的主流,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呼声。通过这次投票,美国虽拉拢了一些伙伴,但美国的孤立地位仍然明显,其在耶路撒冷问题上的立场将继续广为诟病,这种两派对抗态势估计仍将维持一段时间,并将为巴以局势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

从联合国大会投票结果看,美国现在的格调和台湾差不多,脸面丢尽了!美国反复吓唬世界各国,宣称要记住每一个投票怼它的国家,断绝援助,但结果就拉过来几个台湾的小兄弟。虽然加拿大、墨西哥(这俩是美国邻国、北美自由贸易区成员),还有菲律宾、澳大利亚(这俩是美国盟友)等投了弃权票,但所有有影响的国家都支持联合国决议投了赞成票。包括金砖5国,欧洲所有大国,甚至是日本和韩国。美国要想找回这份脸面,不知以后又会出什么幺蛾子,或许真会秋后算账吧!

从圣经看美国在末世的国际地位

为什么要从圣经看?因为圣经不仅仅是基督教的经典,而且记载着人类的历史和世界的历史。特别是真实地记载了以色列的历史,并且有关以色列的预言,现今大部分都实现了。所以,从圣经看世界的趋势和格局,甚至会比其它角度更为准确。

那么,圣经中提到美国了吗?虽然没有明言美国,但从历史看,美国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是不可忽缺的。现在我们可以先来看几段经文:

﹝启示录十六章13至16节﹞:我又看见三个污秽的灵,好像青蛙,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他们本是鬼魔的灵,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众王那里,叫他们在神全能者的大日聚集争战。(看哪,我来像贼一样。那警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见他羞耻的有福了!)那三个鬼魔便叫众王聚集在一处,希伯来话叫作“哈米吉多顿”。

注解:这意思是说,在这世界的末了大灾难时,有三个污灵要由撒但(魔鬼)、敌基督(将来所兴起的王,权柄甚大)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出去耸动普天下的众王,聚拢他们的军队(启十六13-14),包括所说的二万万马军(启九14-16),在哈米吉顿争战。这是人类最后一次战争。在这次战争里,撒但一心想要毁灭以色列国(亚十四2),并要与基督同祂的军队争战。为此撒但动用了所有背叛的人类。

从中我们清楚地看清未来世界局势的“三大联盟”。在人类最后一次战争中,从西方(罗马帝国)、北方(苏俄为代表外邦背叛神的联盟)、和东方(日出之地)来的军队,要聚集在哈米吉顿。圣经以西结书三十八和三十九章证明,那称为歌革和玛各的苏俄要在那里(人类背叛的源头是在北方的极处,歌革和玛各之地,乃是以苏俄为代表和领导)。启示录九章也指明,从东方来的二万万马军要在那里,可能中国会在内。虽然从西方、北方和东方来的军队都要聚集在哈米吉顿,圣经里却没有提示说,从美国来的军队会在那里。神已经主宰地安排了美国成为少数亲以色列的国家之一。若不是神的主宰,以色列这一个被敌国所包围的国家,如何能生存?虽然所有属世的军队都预备好要毁灭小小的以色列国,美国却不这么作。圣经清楚启示,末七的来到,是开始于敌基督与以色列国立定七年的盟约。这个盟约很大可能就是“中东和平条约”。因着敌基督很大可能是从欧洲某国家兴起来的,所以最后帮助以色列议定和平条约的,可能不是美国,而是欧洲共同体。一七之半,敌基督要毁约,止息以色列人向神的祭祀与供献,并逼迫敬畏神的人(但九27;启十二14-17)。

哈米吉多顿,是在巴勒斯坦自古有名的战场,也是圣经预言中主再来之前最后一次大战的所在。届时,敌基督的军队将集结在此,与基督同祂的军队争战。

﹝撒迦利亚书十四章1至5节﹞:耶和华的日子临近,你的财物必被抢掠,在你中间分散。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城必被攻取,房屋被抢夺,妇女被玷污,城中的民一半被掳去;剩下的民仍在城中,不致剪除。那时,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好像从前争战一样。那日,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这山必从中间分裂,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山的一半向北挪移,一半向南挪移。你们要从我山的谷中逃跑,因为山谷必延到亚萨。你们逃跑,必如犹大王乌西雅年间的人逃避大地震一样。耶和华──我的神必降临,有一切圣者同来。

注解:这段描述哈米吉多顿大战其中一场最后的战役。耶路撒冷将被抢掠,其中的“财物”被分摊。那时,敌基督和他的军队要杀害三分之二的犹太人(亚十三8)。在那地上余剩的三分之一,可能大部分是在耶路撒冷地区。在这三分之一里,城中的一半要被敌基督掳去。正当列国的军队看似不能打败的时候,耶路撒冷的居民将得到超自然的能力(亚十二8),因为耶稣基督会亲自以有形的身体返回“橄榄山”,使山分裂,造成一个裂谷,一条大道要为被围困的犹太人而开,叫生还者逃跑。虽然敌基督也会力图毁灭他们,但正如撒迦利亚书十四章所启示的,耶和华,就是基督,必和祂的众圣者同来,并出去与敌基督和他的跟从者(列国)争战,且击败他们。那时犹太人就仰望耶稣,悔改认罪,这乃是要使以色列全家得救(罗十一26-27)。

﹝启示录十二章6节﹞: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

注解:这是说,在末世大灾难时期,大体活着的信徒要受到逼迫,但神要给他们预备一个地方,不让神的子民被仇敌赶尽杀绝,却给各个不同的人预备了各种不同的环境,使他们能够继续存活下去,被养活她一千二百六十天。这很像法老逼迫以色列人时,神把祂的子民带到旷野,在带他们进入美地之前,在那里养活他们。于是,这里的“旷野”就有几种不同的解释:

1、有人相信根据上述撒迦利亚的预言,那代表以色列人的妇人是乘飞机逃往约但河东的“彼得拉”(PETRA),此彼得拉现已成为废墟,在今约但国境内,成为游客参观及考古的好去处。该处有山洞,宜于藏身,而且路径难行,必须乘马才能入该山中洞内。彼特拉即以赛亚书十六章1节的“西拉旷野”,意即“盘石旷野”,与俄巴底亚书3节的“山穴”原文同意。该盘石旷野早年曾在犹大王亚玛谢作战时被攻取,并改名“约帖”(王下十四7)。该旷野高于海面3700尺,另有一千瞭望台,易守难攻,传说前为以东人之地,公元前三世纪为亚拉伯人的“那巴提安族”(NABATEAN)所占,该处能住数万人云。该处现有一回教坟墓,由山中凿出,墓门甚高,进门后是另一世界。

2、有人相信这旷野就是以色列出埃及后,在该处流浪三十八年之久的旷野(申二14),该处即今(西乃地区)。考古学家认为古时的巴兰旷野的山为西乃山,该处今名“耶别·慕沙”(JEBEL MUSA),该处有修道院。千余年来,这一区的旷野一直是旷野,没有任何政府愿意去开发或改良。二次世界大战后,属埃及。1967年以色列与埃及作战胜利后,进占西乃,应验了圣经预言,即以色列国土的南界将延至埃及小河(实即苏伊士运河,结四十七19)。这里说旷野是那妇人“自己的地方”(启十二14),表示这旷野是以色列国土也。

3、又有人相信这旷野是“美国”,因为美国地大,以色列人将飞往美国避难。事实上,犹太人今日在美国居留的约有五百万,而且执美国金融界的牛耳。以色列复国后,犹太人曾从美国用大量金钱支持以色列的复国运动。但在神看来,美国仍是一个旷野,是神给以色列预备的(启十二6);同时那妇人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用美国犹太人的雄厚经济力量去养活避难的犹太人,是毫无问题的。

4、马太福音二十四章,主耶稣用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这里的无花果树是以色列国的象征。1492年,北美洲被发现;1607年,清教徒开始移民,奠定了美国后来以圣经立国的基础;在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借着英国对巴勒斯坦地区势力的放弃,美国扶持犹太人建国,不但对以色列国提供经济援助、舆论援助,更是在军事上予以保护。所以,在未来的对敌基督的哈米吉顿之战中,美国应该是保护以色列的,并且美国乃是“大鹰”的国家,地大物博,更有足够的物产供应,这都将为神所用,收纳来自世界各地遭遇逼迫而逃亡的基督徒。因而,美国必然是这里的旷野。

以上四种解释,只可作参考,因这是一个秘密,既然是逃难,当然不想他人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故用“旷野”一词来代替秘密的地点、是很聪明的战时措施。但基督徒普遍认为,这个“旷野”或“地方”应不是指地球上某一固定的地区,因为属神的子民不可能都住在一个地方。然而,这几种参考性的解释,绝不可当作真理教导。正如二次大战时,许多人认为墨索里尼是敌基督,越看越像。但历史证明,那是错误的。所以,对于第三点和第四点的解释,有人认为美国就是那旷野,如果在三十年前说这话,也是越看越像,但时至今日,就越看越不像。

因为在笔者看来:

1、启示录十二章6节这里的“妇人”,肯定是指先前被提后剩下活着的大体信徒,不是只指着以色列人所的。这与当列国围攻以色列时,基督再来给生还的犹太人开路,完全是两回事。如果只是认为这是生还者乘飞机逃亡美国,不仅与“剩下活着的大体信徒”不符,而且只表明“美国只是犹太人自己的地方”,那大体的信徒怎么办?再则,如此简单而已,战争前犹太人完全可以逍遥地乘飞机到美国避难,何必在山谷裂开并大地震中慌忙乘飞机呢?又何以仰望基督,悔改并得救?

2、如果说美国是大灾难时的旷野,全地剩下活着的信徒都逃往美国,几乎等于幻想。仅拿中国来说,有1亿的信徒,这个数量将来不会减少,除去活着被提的一部分,再除去被杀殉道的,就比如有1千万或2千万,都逃亡美国,试试看,能否实现?这不过是一种美好的猜想和幻想而已。更何况全地那么多的“信徒难民”!

3、在历史上,美国虽曾是旷野(清教徒庇护所和乐土),也曾像鹰(帮助以色列复国并保护),但在个人看来,美国对于神的最后用处,仍可能就是促进耶路撒冷完全回归以色列而已。虽然暂时遭到联合国的投票阻拦,但在历史的进程中,以色列对耶路撒冷拥有绝对主权,是必然的。这也是基督再来前,必须应验的,否则圣殿就无法重建。但圣殿被重建,确实是基督再来前的预兆之一。然而,美国在期间仍起到一定的作用。

4、圣经清楚启示,末七的来到,是开始于敌基督与以色列国立定七年的盟约。这个盟约很大可能就是“中东和平条约”。因着敌基督很大可能是从欧洲某国家兴起来的,所以最后帮助以色列议定和平条约的,可能不是美国,而是欧洲共同体(欧盟)。所以,现今美国虽参与“中东和平进程”,但最后美国在其中的地位已经消弱;从特朗普总统的宣布可以看出,中东许多国家已经不给美国脸面了。

5、美国一直是保护以色列的,但在哈米吉顿的战争中,列国却围攻以色列。可见美国在末世的国际地位,多么渺小,微乎其微。而以色列之所以被列国围攻,有可能是那时美国已无足轻重,自己任意而为,于是引来列国群殴。

6、千万不要忘记,美国的文明起源于屠杀几百万印第安人。印第安人在殖民者到达之前有300多个部落,原有250万人,到 19世纪末只剩24万人,濒临灭绝。而美国的财富起源于战争经济学,两次世界大战,使美国成为全世界的最大土豪;从1971年8月15日到今天,几十年内,美国又在全世界推广了一场堪称“完美风暴”的运动——全球化,在纸币美元基础上建起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金融帝国。这一帝国的触须伸向地球各个角落,在每个地方都机械般上演同一个重复式动作:美元流向世界,财富流向美国。然而,伴随着美国金融殖民帝国的蓝图,美国需要战争。所以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是世界上唯一连打过四场对外战争的国家。为什么要如此频繁地发动战争?开战的理由十分充分且冠冕堂皇,谁会把它们与纸币联系在一起?只不过是为美元而战,这就是美式战争的全部秘密。

7、有数据表明,美国经济的衰退,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中具有典型性。从奥巴马时代,就凸现其经济的衰退,而特朗普上台后,经济仍处于长衰退的状态。美国建国二百多年来,虽然经济有过三次大的发展,也出现过三次“衰落”现象。第一次出现在20世纪30年代,当时资本主义世界处在经济大萧条中;第二次“衰落”发生在20世纪70、80年代,当时美国商品和资本的国际竞争力急剧下降;第三次“衰落”发生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出现三次经济“衰落”现象的原因和结果不完全相同。前两次“衰落”后,美国都依靠改革和创新使经济走上了一个新的发展台阶。但自从金融危机后,美国始终陷入长期低迷的困境。并且有评论认为,美国未来的情形会更加可怕,美国经济霸权衰落难以逆转。

8、从旧约列王列代的教训看,得出一个结论:先恶后义必为义,先义后恶必为恶。一个人,一个王,一个国,都是这样;神若不赏罚分明,就不是祂的个性。神兴起美国,利用美国,为祂旨意效力。但如今的美国,确已恶贯满盈,不仅霸权,而且肆意贱踏生命,是最不和平的世界流氓;民主和人权,只是幌子罢了。看看伊拉克,看看利比亚,以及那些饱受战争苦害的难民,都是美国这个搅屎棍发动战争所造成的。美国的清教徒精神,使他们在美国创业,开拓疆土、扩大产业、并以增加财富视为天职。正如美元上所印:“我们信靠上帝”(In GOD we trust)或“神与我们同在”。但是,这种精神已经演变为掠夺和杀戮。

9、美国虽是个主要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大部分的美国人都信奉基督教,总统宣誓就职亦是按着圣经祷告,但它真算不上是纯粹的基督教国家。很多华人认为美国是一个“基督教国家”。如果这么讲是指美国的官方国立宗教(国教)是基督教,那就大错特错,与事实完全不合。因为美国的宪法是禁止政府“设立宗教”的,就是说禁止政府把某一特定的宗教设立为“国教”。另则,现今的美国,不仅有州立法,甚至还有些基督教会支持同性恋,并公开任命同性恋者为牧师和执事,这些都是圣经所禁止的。可见其信仰上的堕落程度。今天的美国需要反思和悔改,需要在上帝面前谦卑下来,而不是继续依靠自己的经济,军事和技术力量骄傲自恃。当一个国家在背离上帝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时,被嘲弄的并非上帝。所以,美国需要为自己的道德沦丧悔改,否则必遭天谴。

10、美国是全球喊着反恐口号最响的国家,但有诸多爆料表明,许多恐怖组织的发家,都与美国的支持有关,只是伤害到自己利益了,不得不全力打击。就拿最近的叙利亚战争而言,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穆阿利姆在12月19日参与议会大会,就表示:“有人会说叙利亚的反恐斗争取得了胜利,但事实上外国对叙利亚的阴谋行为仍未绝迹,剩下的恐怖分子会更加猖狂。”穆阿利姆指责美国继续支持恐怖分子,以转移以色列的外交危机,但叙军不会被美国吓怕,定会取得最终胜利。可以想见,美国的衰落不仅因经济,而且因失道寡助。到处反恐,但自己就是恐后的最大支持者,将来必有报应。美国的朋友也会越来越少,敌人也会越来越多,落得孤芳自赏。在某个契机,也很可能成为所有敌人的靶心。

11、美国精神,美国梦,其实都是物质的,也是虚幻的,并不具有他们吹嘘的普世价值,就像一场盛宴。美国的经济命脉掌握在犹太人手里,犹太人向来就是贪婪和诡诈的(甚至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人制定“河豚计划”,核心内容就是日本帮助犹太人在哈尔滨完成“复国梦”的条件,换取犹太人对日本战争的经济支持。美国犹太银行家雅各布·希夫,也曾向日本政府提供天文数字的巨额贷款,为着帮助日本赢得日俄战争)。美国的种族歧视根深蒂固,国内的矛盾也会随着经济的衰退,而让各种矛盾激巨扩大迅猛扩张。一旦美国国内变成了一个即将死亡崩盘的状态时,各个经济不同的地区,就会产生一大波倾向于独立或激进的,要脱离美国并独立建国的大事件。那时,美国就会在极短时间内,突然间发生大解体。

总而言之,美国的时代渐渐过去;要么衰落,要么解体,反正在末世已无国际地位可言,这是必然的。

(高歌,2017年12月23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