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区 > 自媒体文 >

农村小媳妇枕着我的胳膊,我差点搭上家里的棉花款

2018-02-09 阅读:

这件事深藏在我心里,已经很多年了!

那时我二十岁,还在学校读书,每逢缺钱时,就在周六乘车从市里回家,次日赶回。记得那次我回家时,父母正在门前粮场上晒棉花。棉花从田里摘回来,要晒干才能卖的。我妈看见我回来,就知道我又没生活费了。她说:“上次卖棉花的钱还没去拿,下午你自己去拿吧!”

那个时候,本地都种棉花,收购站每次收购,因为资金量太大,通常不会当场给现钱,而是开张票据,过十天半月再去拿钱。以后有私人收购时,几乎都是现钱结算的。

下午,我刚吃完午饭,就怀揣着票据,去收购站了。不远,两里多路。到那里,已见有几十个人等着拿钱,但收购站还没上班。等了约莫一个小时,小窗口终于拉开了。窗口前一字排开,顶多站三人,因为没有排队,众人都往前面挤,我也往前面挤。

挤着挤着,我就钻到窗口前,但在我前面还有三、四个人。我站在窗口正对面,为了划定我的范围,就伸出手臂,扶着窗口边的墙。意思是告诉别人,我手臂外的就不要再往里面挤了。就这样,我等着前面的人领完钱,再轮到我。但是,我突然感觉身边有个人向我贴来。其实人挤人,谁挨着谁,那是很自然的。可令我纳闷的是,这个人不仅贴着我,而且把头枕在我的胳膊上。因为天气不冷,是在十月初,穿衣服较薄,所以对于这人的举动,我胳膊立刻就感应到了。

我扭头往这人瞧瞧,是个女的,三十来岁,人长得还算漂亮。因为我常在外地,并不认识,但我知道这肯定是本村哪家的小媳妇。当时我就暗自思忖:“难道是她站累了,或身体不好?靠就靠吧,权当是做回雷锋。”

然而,她见我没有拒绝,就得寸进尺;不仅把头靠在我的胳膊上,而且用双手抱着我的胳膊,又把她的头移动我的肩头上。这就像一对小情侣相互依偎着,女孩子把头靠向情人的样子。太奇怪了,这人是怎么回事?那会儿,我很年轻,戴着眼镜,斯文又帅,同学都称我叫小白脸,女同学也有好多喜欢我的!我就在心里说:“她是不是看上我了,但我比她年轻多了,怎么可能?”再一想,不会是想骗我钱的吧,因为站在窗口前的人都是来拿棉花款的。

当时,我就想这么多,思想还算单纯,也从未谈过恋爱,只是处于青春期懵懂状态。想着想着,就轮到我了,我缩回手臂,她仍挨在我身边。没过几分钟,我就从窗口领回钱,并挤出人群。临走时,我往窗口随意瞥了一眼,心里始终纳闷着,不知这女人搞什么鬼。回家的路上,我仍是纳闷,直到返回学校,不久就把这事忘记了,但这个女人却印在我的记忆里。

过了两年,有一次我在老家,与儿时伙伴走在村里的小路上。迎面走来一个女人,打扮很时髦,脸上涂着粉,她从我们身边经过。我对她似曾熟悉,想想在哪见过,于是勾起了我去收购站拿棉花款这件事。我对伙伴说:“这个女人我不认识,是哪家的?”

伙伴笑着对我说:“她啊,外地嫁过来的,你就别问了,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为什么这样说?”我问。

“讲出来笑死人了,”伙伴说,“去年她还勾引村里的老光棍,捞些钱用用。俩个人勾搭在一起,被她丈夫捉奸在床。结果呢,那个老光棍被她丈夫猛打一顿,然后光着屁股走了半个村子,才回到家。这事在村里早就传开了,现在谁说到这个小媳妇,都想起那个老光棍,大家都笑疯了。”

哦,原来是这个样子!以后我再回味这个小媳妇挨着我的情景,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笑着说:“好险!幸亏我那时淡定,否则真要搭上家里的棉花款了,那可是一千多块钱啊!”


(高歌,2018年1月30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