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问答 查考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区 > 自媒体文 >

现今的春节,年味淡了,连亲情也淡了!

2018-02-11 阅读:

小时候,春节最深的回忆,就是压岁钱。除夕之夜,老妈就把压岁钱准备好了,等到我二十多岁时,仍是如此。从起初的几块钱,到后来的几百块。虽然我说人大了,就不要了,但是只要还未成家,这个压岁钱始终是要收的。

我们姐弟几个,都很争气,从小就不喜欢挨家到亲戚家拜年。说是拜年,不过就是去要压岁钱的。有的亲戚看得起你,给多点;有的亲戚平时就小看你,连一起去的小伙伴,都分三六九等的,然后再比比钱,看谁给的多,又是很伤自尊的事。所以,从未故意去谁家要过压岁钱。只是亲戚特别近的,又是爷奶长辈级别的,我们会去拜个年。至于压岁钱,哪个亲戚看见了,谁愿意给就收,不给也不要。但是谁给了,给了多少,我们回到家都会告诉父母的,然后他们定会回礼。

我们姐弟对爷爷奶奶的印象不是很好,也没有一个是他们带着长大的。我爸这人老实,在村里是出名的,他只知道蛮力气死干活,所以在拿工分年代,像他这种的便成了榜样人物。因此缘故,他当上大队队长,我就是在他当队长时出生的。但我上面两个姐姐,生下来就遭到爷爷奶奶嫌弃,因为都是丫头片子。而我出生后,爷爷奶奶也没带过一天,他们整天背的是姑姑家和叔叔家的孩子。

在我上小学时,爷爷经常去我家耍横。他性子爆,因为儿子多嘛,在村里也有点地位。记得最厉害的一次,他去我家把我家的锅都给砸了,他的其它两个小儿子又把我妈打一顿,这都是姑姑们在背后怂恿的。其实,他的小儿子们,或者说是我的叔叔,都是我爸拿工分养大的,可等到他们长大了,却成了白眼狼。自从那次我妈被打后,就暗暗发誓,咱们一家人都要争气。于是在八十年代末,我家就盖了带走廊的四间大瓦房,那时共花去一万多块钱。因为我爷爷家也是四间带走廊,所以我妈说,咱们家盖的一定要比爷爷家的房子强,要比他家宽,也要比他家高。

可以想象,我们对爷爷奶奶没啥感情。就连我上小学时,父母到海边去来不及回家做饭,我爸叫我到爷爷奶奶家蹭一顿,我都并非理直气壮的。放学到了那里,先报告说,我爸我妈去干活了,如何如何,然后我爸叫我中午到这吃饭,如何如何,仿佛是到陌生人家去蹭饭。我们小时候,春节也很少去爷爷奶奶家要压岁钱,因为我们知道,他们给姑姑叔叔家小孩的钱,比我们多得多;我们才不像要饭的,干脆后来就不去。

直到我二十多岁时,叔叔们都已成家了。我二叔在部队,每年春节都要回家。于是,我们全家会去爷爷家,在一起吃饭。那个时候,我在外地读书,年龄也大了,爷爷奶奶对我开始稍微热情。我记得连续两年春节,他们都给过我一百块压岁钱。所以,他们对我的好,我也会记住的。

在十几年前,爷爷奶奶都老了,就打算要儿子们养活。此时家早就分了,但他们最后会死在谁家,一点把握都没有。究竟到哪家去呢?我爸是老大,可他们分家时,我家一分钱没有,一针一线都没有。说实话,当人年老了,有些事就看透了;本来爷爷奶奶年轻时说,不指望我家养老送终。然而,到一定时候就发现,那些姑姑和小儿子们,没有一家是可靠的,谁也不愿意接他们去自己家。所以,等到他们要死时,这才觉得还是老大家好,只有老大家老实本分,也能诚心诚意地赡养他们。虽如此,但他们又觉得不好意思,于是请村里长辈到我家说说。我妈听了后,二话没说,叫他们直接搬到我家吧,也不用东一家西一家,更不用把两位老人分开住了。

在我爷爷奶奶住我家那段日子,我不在家。后来听说,爷爷与邻居们在一起聊天时,常常泪流满面,说对不起我家。他是先离世的,没过两年,奶奶也去世了。临终前,谁都知道奶奶有一笔私房钱,但当时只有小婶和她儿子在屋里,其他人都在屋外商量丧事。所以,那笔私房钱肯定被我小婶拿走了,因为丧事办完谁都找不着那笔钱。我们只知道有那笔私房钱,具体数字并不清楚。我的二婶三婶们,以为这笔钱被我家拿了,在后来的一次经济纠纷中,我妈就不得不发誓说,谁拿了那笔钱,死全家!像这样,三婶无话可说,而小婶听到后,暗暗躲在一边,五味杂陈。

以前过年,大年初一和初二,亲戚还能走动,就是在一起吃吃喝喝。现今的春节,不仅年味淡了,而且连亲情也淡了。我们这一大家族,与姐弟几家有来往,与其他亲戚也没有过多交集了。谁离开谁,都能过。况且,父母这一辈,每家都有几个儿女,儿女生儿女,哪一家都算得上一个大家族,各过各的,也挺好。


(高歌,2018年2月11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