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笔记 读经 研经 查考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区 > 自媒体文 >

侵华日军暴行——响水“二·六”惨案纪实

2018-02-27 阅读:

民国28年(1939年)3月1日晨,侵华日军第五师团步兵第21联队在海军第4舰队、空军第7飞行团掩护下,分乘数十艘汽艇、军舰从青岛启航至灌河口登陆。日军首先侵领了开山岛(苏北中部沿海地区盐城市唯一的山,也是唯一的岛,当时离潮上海岸仅7.5公里),又在海口筑一炮楼(至今楼址犹存),然后占领海边新兴小镇陈家港(1929年建镇)。当天,日军沿灌河上溯至响水口,并继续占领了苏北地区淮、连、阜一带的主要城镇,同时大肆烧杀抢掠。

3月26日(农历二月初六),日军在六套小街屠杀108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二·六”惨案。

六套镇,在今江苏省响水县城东南50多里。(响水县,原为涟水、灌云和阜宁三县所辖的边缘地区,于1966年4月建县)。三十年代的六套,是周围乡镇的集市中心,也是当时国民党阜宁县十一区区公所所在地。日军占领淮、涟、阜地区后,派出探子到处刺探情报。在1939年3月24 日上午,六套街上发现了两个身份不明、操外地口音的人。他们东张西望,行迹可疑。十一区区公所保安人员遂将二人带回盘查,他们回答破绽很多,于是一人被放回拿证明,一人被留下当人质。肆杀成性的日军,以日探被扣为名,借题发挥。于是在25日午夜,约有100多人,荷枪实弹,从响水口出发奔袭六套街。

26日拂晓前,日军悄悄地包围了六套。随后,一部分日军警戒小街四周,一部分进入街心,包围了驻在镇上的区公所。此时,有些群众听到鸡鸣犬吠,乃觉异常,起身在天井或从门缝中看到一些人,持枪毕立或巡弋,但因天色未明,看不清是什么军队。当时国民党军队军纪较差,常常打骂和勒索群众,群众以为是国民党军队,故闭门不开,有的上床复睡,有的提心吊胆静待天明,并不知道杀身之祸即将临头。

凌晨,区公所伙夫王裕禄起身煮早饭,听到外面狗叫,甚感惊疑。随即到院墙缺口处张望,隐隐看到穿黄军装的日军,荷枪实弹,巡立街中,心中大惊,回到宿舍,推醒他人,告知敌情。区公所的士兵们赶忙起身,从厨房后檐口倒水的破墙处扒开洞口,相继爬出。最后一个士兵张正涛,手持长枪,刚出洞口就被三个日军抓住。他枪子弹早已上膛,对准上来的一个日军就是一枪,打死一个。另外两个日军惊魂未定,他急忙趁着晓雾,转过墙角逃走了。

就在张正涛开枪击毙一个日军逃走时,日军开始对六套居民血腥大屠杀。见人就抓、抓到就杀。仅街北一处就杀死周正藩,周大新子叔侄、王桂雨、金尤中、张小德子、顾怀林等7人。在土圩子东北角杀死王希言、嵇顺银、夏广治、王克斌、梁舅生、周二礼子、邓老汉等20多人。不少居民像趁早雾笼罩逃走,却被打死或抓住。部分群众,感到逃走无望,只好又折回屋里。日军遂户搜查,抓捕居民,稍有反抗,便当场杀害。铁匠夏如祯被日军抓住,稍微挣扎一下,就被绑在门前树上看去脑袋。当时脑浆满地,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日军杀死夏如祯后,还唤来狼狗吞食其脑浆。杂货店店主周月池,看到日军在货架上拿东西,只说了一句话,两个日军就不分青红皂白,将周月池两膀反折,踩住两脚,用刺刀挖去双眼,致周当场昏死。居民张奶奶,见日军到来,刚欲逃跑,就被一枪打死,又被用刺刀挑破肚子。邹万祥的父亲在日军搜查时逃跑,被日军抓住打断腿后,又被用麻绳勒死。

日军对抓捕到的群众,施行集体屠杀,15个青壮年被带到街北芦长茂家后边,令他们站成一排,被当着靶子用步枪射击,遂一枪杀。被带到街南大龙港的38人,有高文元、高文奎、钱万选、马步阶、马步喜、马大章子、马银宝、姜洪志、姜启模、姜禹模、汤本桂、汤本富、徐三爹、董文林、周石池、王桂修、周兆周、王寿庆、周富、王金高、徐三老板和两个磨剪子的安徽人等。令他们蹲下,用三挺机枪扫射之后,又用脚踏尸体,稍有抽动的,即补上刺刀。在这38人中,仅幸存沙百环、汤本金两人,因他俩在死人堆里,身负轻伤,沾染了别人的血浆,装死未动,故得免一死。在这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中,日军不分男女老幼均加杀戮。

当天,日军抬着一名士兵尸体(被张正涛打死的)到七套据点焚烧。而整个六套小街血流满地,凄风飒飒,到处是痛哭亲人的嚎啕声、悲愤声,穿白戴孝、满目皆然。一时间,棺材都来不及买,连抬棺材的土工(旧社会抬棺材的人要破过肩,一般人不抬)也没有。当家人被杀死了,不少人家因此失业无生;子孙被杀死,不少人家因此断了后代。这次大屠杀,计有108人被害,本街97人,外地客商11人。有不少父子、兄弟、叔嫂同时遭难。有136个儿童成了孤儿。有81名妇女失去了丈夫。一个曾市面繁荣、热热闹闹的六套小街,很长时间被死亡的气氛所笼罩。

(高歌,——节选《响水县志》)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