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笔记 读经 研经 查考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区 > 自媒体文 >

解放陈家港:张爱萍将军亲临前线指挥战斗,拉锯战全过程

2018-02-27 阅读:

陈家港,位于黄海之滨,灌河入海的港口。在江苏省响水县境内东北部,离县城35公里,为苏北重镇。据史料记载,陈家港原来是一片汪洋,由于黄河夺淮入海,带来大量的泥沙沉积,才逐步由大海变成陆地,沧海变桑田不过是百余年的历史。陈家港古称“蛏架港”;清末时期,陈家港只有少数贫民(相传清康熙年间,苏州籍部分游民和本县六套镇谢姓等迁徙于此),靠钩蛏捕鱼为生,他们把钩出来的蛏搭架晒干,因蛏架很多,故称此地为“蛏架港”。1904年,涟水县大地主陈汉周、谢九袍相继看中这片肥美的草滩、虾蟹之地,先后来到蛏架港霸占了草滩、渔场,始更名“陈家港”。

到了1911年,由于这一带海滩广阔,资源丰富,引起了一些资本家的关注。1914年,盐商开办的大有晋公司在这里招募工人,铺设盐池。接着大源、裕通、庆日新三公司相继建立。随着盐业的兴起,服务于生产、生活的商店、饭店、浴室、酿酒、油坊等业相继兴起,一些小商小贩为谋生养家,也蜂涌云集,使这个偏僻冷落的港湾,逐步变成了热闹的小集市。据记载,陈家港1915年兴集,1929年建镇称“陈家港”延用至今。

1939年3月1日清晨,日军第五师团主力步兵第21联队,在其海军第四舰队,空军第七飞行团的联合下,分乘20多艘小汽艇,沿灌河南下,一路耀武扬威在蟒牛村境内强行登陆,侵占了陈家港。陈家港沦陷后,日军安设据点,控制了苏北淮盐资源、盐税收入和海运交通。该镇还驻有伪中央税警团海州分团第四大队、第七大队、保安队、警察局及伪海防大队刘九功部共800余人。他们为了控制淮盐资源和海运交通,到处筑碉堡、建炮楼,森严壁垒。日伪军又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地老百姓处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

为了打破日寇的封锁,阻止日军掠夺淮盐、为抗战筹集资金,新四军命令三师攻打陈家港,整个战斗由三师副师长兼第八旅旅长的张爱萍将军统一指挥。

民国33年(1944年)4月8日,三师八旅二十四团一、二营分别歼灭了响水口以东、陈家港以西之辛湾、马家沟之敌,切断了陈家港与响水口水陆正常联系。5月2日晚,张爱萍和副旅长张天云率二十二团、二十七团、七旅十九团、滨海县总队、阜宁县总队、涟东县(在今涟水县东部)总队等各参战部队,冒着瓢泼大雨,分别从涟东县的张桃园等集结地出发,渡过中山河,跋涉前进,会同先前到达的八旅二十四团一、二营,连夜进入各自的战斗位置,等待总攻时刻的到来。战斗部署是采取分割围歼战术:二十二团和旅特务连担任总攻,滨海县总队担任助攻,二十四团攻打庆日新(盐场公司),七旅十九团攻打大源(盐场公司),阜宁县总队、涟东县总队布防陈家港以西,打击从响水口或连云港来增援的日伪军。

5月3日凌晨1时,张爱萍副师长给部队作了战前动员。接着三颗红色信号弹射向天空,各参战部队同时向敌人发起攻击,打响了盐阜地区抗日战略大反攻的第一仗。张爱萍将军伏在壕沟内,冒着生命危险,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三营奋勇队长高世龙率领30余名队员,冒着敌密集的弹雨,像尖刀从东北方向插入进去,打开了突破口。并击退了敌人的数次反扑,为大部队的前进打开了通道。八连一排排长王世法带领全排战士在夜幕的掩护下率先攻入镇内,在友邻分队的配合下,占领了敌碉堡及房屋等工事,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战,相继夺取了水电厂等制高点,将敌人压缩到镇北红瓦房(大源公司)一带。新四军攻击部队首先占领了日军的“水牢”建筑,作为解放陈家港战斗的指挥所,就是因为傍河而立的两层半小楼是当时最高建筑。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激战,凌晨4时,伪保安队、伪税警团、警察局,全部缴械投降,新四军攻克陈家港。

另外,二十二团一部攻打盐圩子,战斗先在七排头圩打响,防守盐圩的是伪税警海州分团第七大队的两个中队和海防大队刘九功部,分驻七排头圩、八圩港、十排头圩等八个据点。驻八圩港的刘九功部,见新四军攻打陈家港,于5月2 日晚早就乘船溜走;其他日伪军凭借炮楼坚固,拼死抵抗。天亮以后,新四军用迫击炮轰击伪军的炮楼,一部迂回至敌炮楼后,形成两面夹攻。至下午2 时许,日军在新四军强大的攻势之下,似丧家之犬,抛下其豢养的走狗伪军,仓惶爬上汽艇,向连云港方向逃遁,留下的伪军凭借坚固的工事还在负隅顽抗。驻十排头圩的伪税警第七大队第二中队,被新四军四面包围,惊恐万状。

张爱萍登上盐廪观察后,即命一营营长张以诚与战士脱掉棉衣,上好刺刀,作势在必克状。张爱萍又让副参谋长庄宁写信给伪军中队长,劝其投降,伪中队长杨景科在新四军的军事压力和政策感召下,率部投降。盐圩子的七个伪军据点全部攻克。此时,二十四团、七旅十九团也相继攻克了庆日新盐场公司和大源盐场公司。担任打授的涟东县总队和阜东县总队打退了从连云港前来增援的日军汽艇30余艘和从响水口前来增援的日军汽艇7艘。

此次战斗,新四军俘获伪第四大队长王寿昌、第七大队长郭克勤及其以下官兵435人;缴获迫击炮3门、掷弹筒5具、轻机枪4挺、长短枪416支、各种子弹37000余发、无线电台两部以及其它军用物资,伪币百万余元,海盐48万担。新四军仅牺牲1人,负伤12人。战斗中陈家港的老百姓积极支前,许多人拿出自家的门板搭成担架,冒着生命危险到前线抢救伤员。

5月10日新四军撤回根据地,日、伪又卷土重来,陈家港重陷敌手。此次战斗史称“一进一出”。是年7月10日,张爱萍为此次战斗的胜利,挥毫写下了《南乡子·解放陈家港》词一首:

“迷雾掩疏星,怒潮汹涌鬼神惊。滨海林立敌碉堡,阴森。渴望亲人新四军。远程疾行军,瓮中捉得鬼子兵。红旗首扬陈家港,威棱。海盐千垛分人民。”这首词,既是历史的诗篇,又是陈家港战斗的真实写照。

民国34年(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9月19日,新四军三师十八旅八十六团及地方武装滨海县独立团奔袭陈家港。驻守陈家港的伪税警、海防大队,如惊弓之鸟,闻风而逃,退走新浦(今连云港市区)。新四军趁胜越过灌河,于9月20日挺进张圩坨(今连云港市境内)。华东分局和苏皖地区政府接管了陈家港及盐场。

1945年底,国民党接收伪税警海州分团,改编为盐警支队,丁国清任支队长,下辖7大队,有兵力3421名。翌年2月1日,国民党又将第十七战区剿共总指挥徐继泰部编为淮海商巡总队,下辖3个支队,计3000余人。徐任总队长兼南灌指挥官,企图以优势兵力,夺取陈家港及盐场。1946年11月,敌商巡总队、盐警支队大兵压境,两天之中,连破徐圩、洋桥、灌西、燕尾港等地。中共淮北盐特区驻堆沟部队主动撤至陈家港,与敌隔河对峙。1947年1月14日,丁国清调集盐警第四大队娄元勋部、第五大队马洪亮部、第六大队汤恒然部、第七大队丁莲芝部、海防大队刘九功部等约3000余人,配备舰艇船只,强渡灌河,向陈家港进犯。

中共淮北盐特区盐警总队总队及淮河大队、潮河独立中队、陈家港武工队等民兵武装,顶强抗敌,散战三天,打退敌人三次进攻。敌伤亡150多人,登陆未遂,便退兵堆沟。5月25日,正值潮汛、淮北盐特区盐警总队到海边防汛,敌盐警支队、商巡总队趁机纠集重兵,强渡灌河,攻击陈家港。陈家港守军仓促应战,由于寡不敌众,被迫退出陈家港,撤至头罾、八滩等地。史称此战为“二进二出”。

民国37年(1948年)4月5日,人民解放军十二纵队、盐警队和滨海县总队,兵分三路进攻陈家港;一路由南河北进,一路由盐场西进,一路由正的推进。逼进时,敌不敢交锋,于当晚全部渡河并北撤板浦,陈家港第三次获得解放。

是年7月,中共盐特委盐警团3个连队奉命去六分区配合军事行动,陈家港仅留有3个连。徐继泰遂纠集第四大队娄元勋部、第五大队马洪亮部、海防大队刘九功部以及吴敬宣、陈肖兴海匪、殷及人的流亡团共3个营的兵力,配备机关炮1门、迫击炮4门、重机枪3挺、炮舰1艘、海船20余只,于7月28 日拂晓,冒雨渡河,先与驻团港盐警1个排发生激战。敌陆续登陆1个营,盐警团难以坚守,边打边撤。盐警团九连二排赶来增援,在小蟒牛和马部激战。中午,天气酷热,九连3挺机枪打坏,战斗力大为减弱,部队撤至裕通公司、小北港、四排湾一带,坚守待报。翌日,敌盐警4个大队由堆沟渡河助战。敌除以水路进攻外,陆上分四路进攻陈家港,双方再次发生激战。双方均有很大伤亡。为保存有生力量,中共准北盐场特委决定撤出陈家港。史称“三进三出”。

1948年下半年,华中战场形势已大为好转、人民解放军决定再次攻打陈家港。由淮海独立旅一、二团主攻,盐警团负责消灭外围大有晋公司、小蟒牛之敌和阻击溃逃之敌。8月31日傍晚,独立旅从南河进逼陈家港,盐警团从裕通公司二圩向陈家港东北方向挺进,对陈家港之敌形成夹击之势。陈家港民主政府游击小组派出12名民兵,担任向导。午夜,淮海独立旅急行军四十里,先夺取陈家港南三里的王大桥,沿公路直插陈家港,势如破竹,迅速突破敌圩沟和碉堡防线,打入港南,击溃敌第五大队2个中队、第一大队的1个中队及港区区队,并歼其一部。敌退守港北,独立旅越水扑河,跟踪追击,激战两个多小时,敌抵挡不住,全线向北溃逃。解放军和盐警团沿海边迂向小蟒牛,很快夺取小蟒牛阵地。

翌日拂晓,陈家港被攻克。此次战斗,歼敌盐警第一大队一中队、第四大队,及其十五、十六中队,第五大队部及十九、二十等中队全部,以及其他中队部分与陈家港区队大部,共700余名。生俘伪区长殷及人、一中队长严凡涛、九中队长宋景中、十六中队长于瑞尧、二十中队长姚正和,毙伤十五中队长许广树及其以下官兵百余人。缴获轻机枪14挺,大小炮28门。我军伤亡50余人。这次战斗,基本上消灭了敌盐警和在盐场敌军的主力。不久,堆沟亦告收复,陈家港的拉锯战局面宣告结束,彻底解放。

(高歌,——节选《响水县志》)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