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成为生活,生活见证信仰。
简体繁体   网站地图高级搜索TAG标签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热搜: 历史 往事录 沛雨 分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学区 > 自媒体文 >

盐城某酒店婚礼现场,公公强吻儿媳,盐城人有话要说

2018-02-28 阅读:

作为盐城人有话说,为这个公公老流氓感到丢脸。在此,向全国人民致歉,九十度弯腰鞠躬,让诸位见笑了!这毕竟算是“家乡丑”,现今已闹得沸沸扬扬,也无可挽回,只能就事论事,该批评就得接受批评,该悔改必须悔改。再遮掩无济于事,抹不掉这桩“公媳亲嘴”的不伦事实。

记得小时候,就听说咱村里有户人家,闹出“扒灰”事件。大人们说,这公公有两个儿子,二儿媳颇有姿色。这公公年轻力壮,对二儿媳不怀好意。有一天,他见二儿媳在田里干活,就偷偷钻进玉米地,想趁机下手。哪知二儿媳大呼救命,惊动邻舍,并未得逞。但这个事,一传十,十传百,闹得全村人都知道,沦为茶余饭后的谈资。结果,这公公被二儿子揍了一顿,从此断绝父子关系。后来的年日,村里人几乎不与这公公来往,见面也不打招呼,只是看见他背地里时常议论纷纷,尔后哈哈大笑,并给他起个绰号,叫“扒灰老头”。

我长这么大,对“扒灰”这词的印象,就始于这件事,乃是指公公与儿媳发生不伦关系。除了这户人家,我活了几十年,也没听说过类似事件。有人说,婚礼上公公与儿媳亲嘴这是盐城的习俗。作为盐城人,我并不苟同。我家是盐城最北边的,靠海边,离连云港不远。在我们当地,从前婚礼闹洞房时,有拿公公与儿媳开玩笑的习惯,但仅是玩笑,很少动手动脚,只是图个喜庆热闹,说说笑笑而已,笑完就忘了。而今,这种习惯也渐渐少了,因为每家娶个媳妇都不容易,不敢有丝毫差错和怠慢。有的人家稍微富裕和讲究点,都是在酒店办婚宴,闹洞房就免了;而有的人家在屋里屋外摆几桌,晚上闹洞房,公公几乎不进洞房。小辈们要怎么闹就怎么闹,年轻人的事,长辈也不参与,自己躲一边偷着乐。再则,经常会有媒人在洞房打圆场的,即使年轻人再闹,也是有分寸的,适可而止。我见过几次闹洞房的,无非就是年轻人刁难新娘,叫新娘帮点根烟,或新郎新娘吃苹果之类,从未见过有过分的举动。如网络上流传的各种恶搞,把新郎绑在电线杆上,或趁机吃伴娘的豆腐,像这类事,在我老家都是没有的,也是不能容忍的。

我说的是我的老家,作为盐城人,有资格这样发言。但我不保证盐城的其它地方,因为即使一个盐城市境内,方言就有多种,盐城市区及盐城南边和盐城北边,相互对话,也未必听得懂。我老家的风俗,与连云港、淮阴都差不多。我们从小看的都是连云港电视台,盐城台信号差,接收不到。现今若无有线电视,也是如此。并且,我们镇上一半是连云港人。小时候街东边是盐城的,街西边是连云港的,而东边经常停电,西边却很少停电,所以那时我们特别羡慕住在西边的。我们对自己是哪里人,自小没啥概念,直到读书考试要拿户籍时,才清楚自己原来是个盐城人啊,但感觉就像是被盐城扔到角落的弃儿。可无论怎样,我们都逃不过是盐城人的宿命。因而,有人说,婚礼上“公媳亲嘴”,这是盐城当地的风俗,作为盐城人,我们不背锅。

至于有人说起“扒灰耙”(不懂请百度),反正在盐城北边各县,我是没见过,连我老家当地老人们都没听说过。但近日因“公公强吻儿媳”这件丑事疯传,我在网络上查阅资料得知,江浙有些地方确实有此风俗,而其它有些省份地区,也有这个风俗,甚至在一些城市大行其道,渐渐流行起来。然而,无论是哪儿风俗,公公和儿媳亲嘴,都是伤风败俗,天理难容。恶搞的肇事者绝对是些社会渣滓,素质低没教养之徒。在事发当时,竟然还起哄,这类亲朋有没有,看来都是无所谓的。但,有他们做亲戚,除了丢脸,还是丢脸。

可从这件事,我们也看到这位公公的为人。若是换个农村老实巴交的农民,或就是一般的正常家庭,就算公公喝醉酒,也绝不会干出这等丑事。这样的事,连想都不敢想,让儿媳挽着公公更是罕见。喝醉酒绝对不能作为借口,甚至有人说他是为了一万块钱,才干出这事。无论出于什么原因,都表明这位公公为人差劲,平时就是好色随便之流。也有人说,他是一位工厂主,那就是有点钱骚的,好为非作歹。在任何时候,其行为举止都掩饰不了内心的肮脏和龌龊。就算后来传言说他后悔了,但这种后悔是不可饶恕的。

很显然的,这件事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新郎和新娘,但不知新郎的母亲是否逆来顺受,外人无法察知。据说,事发后其儿子把这位公公揍了一顿,我们只能说,揍得好。而今,新娘也被娘家人带回。要说将来如何,这家人相处起来确实尴尬。也许将来因这件事,新郎新娘离婚亦说不定,因为这总是过不去的坎,抹不去的心理阴影。无论是儿子,还是儿媳,这一生必因着这位老流氓公公,而背负笑料。这是老天爷都无法调解的。

但愿,吃瓜群众笑完就算了,手下留情;但愿,新郎新娘,且行且珍惜;但愿,亲朋好友不要再把恶俗当风俗了;但愿,这位公公悔改彻底。若无公开下跪以表诚意,如果我是娘家人,绝对不会谅解!要么他自绝于世,要么他去深山老林出家修行。好了,作罢!

(高歌,2018年2月27日)

推荐文章